谈谈『普世价值』(吾尔开希)

“普世价值”这个名词近来变得十分热,这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民运非常喜欢这个名词,原因在於首先,我们尊崇的价值观:人权,自由,尊严,本来就是普世价值;其次这个名词望文生义,十分容易理解;第三,这个名词可以让共产党一度试图拿来成为其专制理论根基的名词“亚洲价值”相形见绌,优劣立判;第四,这个名词在帮助我们向全世界寻求支持时,最能获得共鸣。
2012-07-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西方民主国家也喜欢这个名词,纠其原因,也很简单:首先,这的确是这些民主国家的立国根本;其次,面对今天日益紧密的国际关系以及因此而衍生的国家间冲突,尤其面对因价值观不同而出现的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之间冲突时,这些国家常常用“不得乾涉内政”作为防卫,西方民主国家也越来越意识到对於突破这样的防卫,普世价值不仅是个好用的名词,更发现立足於普世价值的策略往往最符合冲突各国丶区域乃至全球的整体利益。

正是因为这些优点,我们一直应用这个名词,也许中共也意识到这个名词是动摇其统治根基的威胁,动员其手下无耻文人展开对这个名词的围剿。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在各大中共舆论阵地,包括报纸丶杂志以及网站上,对於“普世价值”一词的攻击到达了可笑的地步。

为什麽说这些攻击是可笑的呢?因为这些攻击没有一篇像样的文章讨论到人权丶自由丶尊严等这些我们所主张的普世价值的内涵,更没有一篇敢於碰触到问题的核心:中国政府为何拒绝普世价值?这些攻击几乎都集中於一点,那就是西方民主国家,尤其是美国,对於这些所谓普世价值并未能全然遵循。等於承认,英美政府能否遵守这些价值,是这些价值是否被称为普世价值的判断依据。

我们作为中国民运人士,主张,中国人民,如同全世界任何国家,每一个人,都毫无例外地应该拥有包括公民与政治权利在内的基本人权;包括思想丶言论丶结社丶宗教自由在内的自由;并享有作为现代国家拥有上述权利与自由的公民的尊严。请注意,提出上述主张,我们完全没有丶也完全无需以任何其它国家当作标准。事实上,我们过去的言论中除了为说明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发展区别之外,很少提到美国,很少提到西方民主国家,而是光明正大地讲述我们自己的观点和主张,但批评者却言必及美国,我常常笑这些喜欢义愤填膺地指称我们是美国走狗的中共言论打手,没有坦荡的胸怀,没有可供站稳脚跟的言论基础,只有严重的美国情节。

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民主国家,其立国根本,为法治,为人人平等,为自由至上。绝大多数法律的立法精神都尽量符合这些价值观,对於历史上未能完全符合这些价值观的立法与政府行为,不断修正并诚恳致歉。

我不否认,当短期国家利益与这些价值观冲突时,民主制度并无法保障政客们一定可以在每个决策中都体现丶都遵循丶都捍卫这些价值观;也正因此,民主制度才会要求人民每隔几年就审视一次他们的选择,他们授权的这些政客能否忠於他们的嘱托,能否遵循这些普世价值。这每隔几年一次的选举,以及保证这些选举得以公正的选举制度丶多党制度丶言论与媒体自由,才是西方民主国家恪守普世价值的铁证。那些拿着中共的经费替中共说好话的无耻文人,请你们攻击一下这一点,并回答我一个简单问题:请问这些普世价值,哪一点不符合中国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