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陈水扁的保外就医(吾尔开希)

2015-01-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陈水扁获保外就医(RFA视频截图)
陈水扁获保外就医(RFA视频截图)
Photo: RFA

前总统陈水扁日前获得法务部的保外就医决定,离开身陷囹圄六年有馀的监牢,回到家中,这是这两三天持续延宕的台湾政治新闻。

但这次的保外就医决策,明明就是执政当局,也就是马英九总统的政治决策,却要由一群行政机关特别设立一个体制外的决策团体承担责任,法务部矫正署以惯常的标准无法通过陈水扁的保外就医申请之后,为方便放扁专门组织的“扩大医疗鑑定十人小组”作成的,至于这十个人是谁?为什麽是这十个人?是由谁决定这十个人的人选?没人多问。反正,马英九无需回答选民的质疑,为什麽要放扁?

我大胆假设,这十个人是罗部长根据层峰旨意,指定的一群一定会做出这个决定的医疗专家。如果我的假设是真,放扁当然是个十足的政治决策。这十个人,虽然贯彻了他们自己原本的放扁主张,但实际上同时也帮着马英九,罗莹雪解了套,迴避了政治责任,践踏了司法行政的尊严与专业,朝野便宜行事,合谋践踏、破坏了民主政治的核心价值。

但是,台湾人民的见怪不怪其实也同样令人担忧。大部分台湾人最近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关六年多,够了啦。”这真是台湾人最严重的毛病之一,乡愿,没原则。而这可能就是马英九敢于如此决策的民意基础。放扁,遂了深绿选民的意,享受了“人权、人道”的美誉,又不必面对更多人民头脑之中深深的质疑。

陈水扁承接两次民意洗礼出任国家元首,而以贪腐玷辱这份深重的託付;我先不说他在总统任内无数次言辞再再表现出他对权力的傲慢,以及一系列对台湾伤害极深影响至今的恶劣政治操弄,就算在他自己认罪之后,又言辞反复,继续挑弄台湾人民对立,对于司法尊严、民主价值以及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台湾人都是一再的羞辱。

我尊重宪法赋予总统特赦陈水扁的权利。但保外就医,我坚决反对。保外就医制度是什麽?非常明确地说,是在服刑人有医疗需求,而监狱的医疗条件不足时,才可以应用的制度。阿扁符合这个条件吗?以我们所瞭解到的由他家人转述的病况,以及这些天媒体报导的阿扁所获医疗条件的报导来看,我绝对无法接受他符合保外就医标准的说法,相信这也是要面对无数保外就医申请的矫正署无法作出批准决定的原因。

执政当局出于政治考量作出释放关押中的政治人物不是不可以,总统在宪法中被明确赋予的特赦权力正是为了这种需求而设立。换言之,倘若总统愿意承担这个政治决定的责任,在民主体制之内,他是有充分的运作空间以及应严格遵循的运作方式。每个台湾人都知道,放扁是马英九的政治决策,如果还不承认这是个政治决策,也太看不起台湾人民的智商了。而以姦巧手段迴避政治决策的责任,则是懦夫的行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竞选者

ddbf

我认为:作为学运领袖,应该把全部精力放在击破大陆独裁,封建,邪恶的非人道统治上。否则:不论你自觉还是不自觉!都是在利用89。6。4学生鲜血,行苦计,钻到民主台湾社会做中共的间谍!

2016-02-27 07:1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