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赠德国马克思雕像(余英时)

2017-06-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民众围观特里尔市树立的木制马克思塑像模型。(天溢提供)
民众围观特里尔市树立的木制马克思塑像模型。(天溢提供)
Photo: RFA

今天我就要讲一个有趣的题目,德国马克思出生地 - 德国特里尔市,那里有一个小房间是纪念他的。没有什么装潢就是一个空屋子。我在94年访问特里尔的时候还去看过。那时候也有些中国大陆开会的人也去看。他们是朝拜的心理,我只是去看一看马克思出生的地方像什么样子。我们知道马克思是1818出生的,明年就是200周年。所以在200周年诞辰的时候中国要送一个大的雕像给特里尔市,让他们放在一个显著的地方庆祝。

这件事情是非常有趣的,中共当然是为了政治宣传,宣传党现在控制中国,要让全世界知道,要让德国人知道,所以就让党内专门做雕刻的一名雕刻家,也还相当有名,这个人就是吴为山,雕刻过许多东西还得过奖的。雕了马克思像差不多有18尺高送给特里尔市,可是问题是德国的反应非常奇怪,德国人第一根本就不欣赏马克思,他们认为马克思没有用批判的观点去看待社会斗争的一方面,没有看到社会怎么样地建立起来,人与人之间互相支持的关系都看不到,所以他们认为马克思不具批判性,而且发展了一套理论导向一党专政,这是一个最坏的事情,而且整个东德都受其害几十年。

不但是特里尔市,整个德国的政治家跟历史家都怀疑为什么要送这样一个东西给我们?特里尔的市长因为去过中国访问,大概中国又想把钱给特里尔市,特里尔的市长也不便拒绝,不过特里尔的市长也没有完全接受中国的建议, 他们市委员会开会,觉得这个像太大了,18尺太高了,所以大概要剪掉若干尺,剪小一点,第二,这个城市里的人表示我们对冠冕堂皇的马克思雕像并无兴趣,我们有兴趣的是也许把马克思变成一个小孩时候的雕像。这样可以放在公园或者是城市的中心,这样小孩子可以跟它一块儿玩,可以坐一坐。 所以他们对于马克思并没有特别感兴趣是很明显的。

但是中共既然要用钱来诱惑,特里尔市长也不便完全拒绝,最后就打了一个折扣,就让它给一个小一点的雕像,这件事情轻描淡写就过去了。可是在学术界跟政治界的争论,在德国还在进行中。

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国国内也引起很大的争论,对于马克思也有不同的看法。就共产党来讲,共产党本身实际上已经完全抛弃了马克思,而且走到了跟马克思相反的路线。马克思对于共产党最大的帮助就是阶级斗争说。毛泽东用造反来解释阶级斗争,把马克思变成了他的意识形态的正宗,换句话说共产党的合法性就建立在马克思主义上。所以马恩列斯这四个大洋神过去一直都悬在天安门上,最近才不见了。不过毛泽东死了以后,邓小平当政从1980年开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完全退潮,事实上等于没有了。没有人相信阶级斗争,也没有人认为要研究什么马克思主义,虽然马克斯主义的哲学刊物还存在,不过那都是党棍子吃饭的地方,所以,马克思主义研究有什么成绩是谁也不知道的。从这个立场上讲中国已经没有为马克思真正说话的人了,包括共产党在内,包括习近平也不懂马克思。习近平最近装模作样地说要尊重儒家,还手捧《论语》表示他继承了中国文化,以孔子为中国的圣人。吴为山也是如此,在天安门旁边有一个孔子的雕像,这就是吴为山做的。后来受到党内的攻击又把这个塑像藏起来了,现在还在历史博物馆的一个角落。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笑话,共产党现在把马克思当做它的第一大神变成它的政权合法性的来源,是非常可笑而且非常虚伪的。可以说到了不顾羞耻的地步了。一切所作所为都是相反的。这是一个最凶恶的统治阶级,把所有的人都放在自己的剥削之下,党员个个发财,现在变成以贪污为主要的运作方式。虽然打击贪污那是一部分贪污的人不满另外一部分贪污的人,是一种内斗,真正打贪污是不存在的。在这个情况之下送马克思像给特里尔市,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所以国内引起很大的争论。一部分人认为马克思在中国根本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同济大学的朱大可在网上就说送马克思像是一件很荒唐的事。因为我们不要的东西现在退货给德国,这对人家来说是不敬的,这是一种说法;另外一种说法也是朱大可说出来的,说中国受到阶级斗争之害非常深远,现在我们不能倒过来再去害德国,把这个阶级斗争之说又送还给它,万一他们用起来的话那又杀人无数那是我们的罪恶了。这是另外一种批评。还有各种不同的意见在中国闹得纷纷攘攘。可是共产党已经下定决心要以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成功,所谓成功就是把极权的政权在中国完全成立了。所有中国的财富都在党的控制之下,少数个人能够发财的最后也都要和党取得密切的关系不可。看看郭文贵宣布的内幕就可以想到共产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组织,政治组织。在这种社会组织和政治组织之下还要谈马克思主义是相当荒唐的,所以说到了完全不顾自己的颜面的程度,其可笑是超乎想象的。

所以我想这一件事情本身对于中共来讲不但挣不到名誉反而还会受到很坏的反应。其中之一就是国际汉学界的反应。《纽约时报》登载的一篇报道,纽西兰一名汉学家指出送马克思像到德国特里尔只有一个意义,就是要表现共产党党的权力无所不至,说明中国已经无限地控制政权,不但控制政权而且党还控制所有经济权,分给党内有关系的、有地位的党员,这就是中国现实状态与马克思当时提出的不切实际的理想,可以说不但相距万里反而完全相反。马克思经过这样一个共产党的运用就更不值钱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6月15日作者录音文件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