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刘晓波事件(余英时)

2017-07-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AFP)
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AFP)

刘晓波得肝癌大概已经到了晚期,所以共产党把他从监狱里放到医院,但是还是有看守看得很紧。我们在国外的只看到刘霞去跟他问病的一个镜头。 不过看出刘晓波非常消瘦。所以我想他这个病已经相当严重了。 刘晓波之所以在关了多少年之后得了肝癌,我想跟共产党对他在监牢里对他的压力和种种欺压有关系。他的心情非常坏,因为癌症往往跟心情有关。虽然刘晓波只叛了11年,事实上等于判了死刑。共产党不会让他在监牢里过好日子的。继而久之,不是心脏病就是其他的病,就是癌症。现在癌症到了晚期,那是非常难办的事情。共产党对他还是有非常多的限制,第一不会早放他,还是等于关在监牢里。不过从监牢换成医院。

可见共产党的心狠手辣。刘晓波事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全世界的反应。我所看到欧洲的反应,有日本的反应,还有美国许多不同的人的反应,几乎都是一致的,认为刘晓波应该放出来,应该让他到美国来治病。而且美国国务院跟官方都直接或间接地表示希望把刘晓波接出来治病。共产党对这一点是把握得很紧的,绝不肯让刘晓波因为病的关系,就放松对他的惩罚。所以出国之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当然国际压力也很大,比如德国一个团体就非常支持刘晓波。现在习近平要去德国开会,我想他也会遇到很尴尬的事情,但是共产党心狠手辣是一向的基本的原则。它不会因此就有点好心肠出来,是不可能的。所以刘晓波的命运事实上已经决定了。不过因为压力的关系好像最近有一种放松的口吻。不是放他出来,说外国专家如果愿意到中国来帮他治病中国也让他去,这一点是最起码的东西。如果你不让外国专家到中国去给他治病,那就证明你是一定要把他整死。他们为了避免更大的罪名就想办法来缓冲一下。不过外国的医生怎么去?谁来负担这个经费都不知道。而刘晓波既不能出来也不能到诺贝尔奖委员会去领他的奖金,如果他领奖金他就有钱可以自己治病,如果不能出来奖金也拿不到,那他就要完全靠大家捐款呀或者怎么样的。但是捐款也不一定能够实现。因为可能共产党不允许外面的任何钱到他那里,一切还是要控制在共产党手上。所以我们从刘晓波的事件对中共至少看得更明白了。

有许多人总是以为习近平可以缓冲一点。现在他已经拿到最高领袖的地位了。跟毛泽东相距不远了,应该可以宽大一点,事实上完全不是如此。 主要原因就是习近平对自己掌握的权力还是没有很大的信心。最明显的就是郭文贵在美国一连串的广播,说他将来要召开十九大的会议对他造成很大的威胁。这里面郭文贵基本上虽然是以王岐山、傅政华为报复的对象,可是慢慢的也要涉及主席的地位,找谁来接手?如果王岐山不能接受十九大以后的常委,那谁来接替他?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刘晓波事件不是很简单的,因为我的许多国内的朋友也给我打过电话,他们说虽然官方从来没有任何报道,报纸上不可能刊登他的病情,但是私下大家都知道,要封也封不了多少。常常传说还是很多,同情的也是相当不少。所以说长期以来被共产党压得大家几乎都不知道刘晓波是什么人了,可是这个事情不是官方镇压就能把人整死的。刘晓波的名字跟他的所作所为,跟他向往的东西也无非是宪法,是人权,是基本自由民主体制与法治这一类人人都要的东西,所以刘晓波在我所知道的知识界人士中,是有非常崇高地位的。而且他现在才六十一岁,看这样子,也许活不过一年或两年,如果他死掉了,当然是令人非常惋惜,可是另外一方面他在历史上的不朽的盛名是一定会传下去的。

说老实话,今天的党主席将来在历史上的地位跟刘晓波一比,我想会有很大的对照性,一个是正面的,一个是负面的多,所以我觉得刘晓波事件不应该只从眼前看,从生死上看。 生死现在对他已经不重要了,他能够对这个极权的挑战已经到了历史上不朽的地位。以后写共产党统治几十年的历史一定要提到刘晓波的,而且是越来越正面的。跟过去反右运动中,和的林昭一样,林昭是北大的女学生,因为反抗极权政权最后被枪毙了。现在大家又开始对她注意, 林昭的墓地在苏州常有人去祭拜,我们常常听到关于林昭的报道。而刘晓波的影响远远超过林昭,而且他又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唯一一个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竟然在监牢里现在已经八九年了,而且又到了死亡的阶段,所以我想刘晓波事件反应中共政权的本质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觉得共产党愚笨愚蠢可以说是到了极高的程度,没有人再能蠢过这件事情了。我觉得把刘晓波放出来或者让他在有病的情况下松一松。对共产党在世界上的名声会好得多,人家觉得它还有点人道的意思,这样看来是一点人道都没有了。所以对于刘晓波来讲已经无所损失,他能完成的他能达到的已经到了一个最高峰了。有这样的人在中国出现就表示中国的知识界还没有完全投向共产党,尽管现在被压得很厉害,国内没有人敢公开如何,可是私下的抗议还是会有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还能坚持对于刘晓波施展全面的镇压,对他消息的全面封锁也可见共产党对自己的政权的稳定性始终没有信心。我觉得共产党最大的问题就是知道它现在有所有的权力,以及几百万的军队,有几百万的警察可以镇压一切,但是在人心中没有真正的合法性,许多人就是为了生活不能不跟着走,但是没有人心里拥护这个政权的,当然拥护它的人也会有很多,不过这些人我们能看到的都是一些五毛党,此外就是有钱人,因为共产党的政权现在已经变成大资产阶级专政了。

在每个大城市每一个地方包括香港在内都是如此。习近平到香港这件事情也可以反映出他对自己政权的恐惧,所以香港泛民主人士都不敢见面,都没有谈话,说话是以解放军为后盾向香港老百姓示威。老百姓并没有被他征服。我昨天还打电话给香港的朋友,他们觉得习近平的到来不但没有增加香港一半人对于北京政权的好感,反而觉得更是可怕。在这个情况之下,我觉得刘晓波事件更值得注意了。因为香港在反抗习近平抗议的时候,打的旗号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第一条就是释放刘晓波,所以刘晓波已经深入人心,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跟香港无关,可是香港人第一件事情想到的就是要释放刘晓波,作为香港人能接受中共政权的条件之一。这里就可以看出刘晓波三个字的份量之重。所以共产党如果坚持这样下去真是到了一个众叛亲离的状态,没有人心里会服它。表面上只能接受它的暴力统治,但是这个暴力统治能维持多久,是天晓得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后注视刘晓波不是他个人生死问题。就我能看到的状态刘晓波的生命不会很长久了,是不是能救过来是很成问题的。事实上就算能救过来,共产党绝对不会让他自由的。刘晓波不是以后在活动上还能发生什么作用,但他的《零八宪章》轰动一时,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不可能发动什么运动了,因为他已经被看得紧紧的,所以从社会政治活动方面讲刘晓波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就他个人他的道德跟政治最高成就上讲也到了顶点了,无所遗憾了,但遗憾的是他活在一个政权之下,这个政权是中国古往今来所没有的残暴的政权,这是值得整个中国人痛心的地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7月5日作者录音文件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