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上任后美中关系分析(余英时)

2017-03-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待习近平(法新社)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待习近平(法新社)

川普在国会的演说相当复杂,他集中在国内的问题,但是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采取什么一个态度,对敌人, 对友好的国家到底怎么样, 完全在模糊之中。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就这个问题来谈一谈。

刚好在川普国会演讲的前一天, 2月27日, 中共派国务委员杨洁篪代表习近平到美国来特别去访问白宫,想就中国跟美国的关系做进一步的协商和确定。最后川普安排了5分钟到10分钟的时间跟他匆匆打了个招呼,可见中国对川普跟他的政权对于中共政权将来走哪条路非常关心, 而且非常不安, 有一种惶恐的状态。

之所以如此我想跟川普在当选前会见台湾的蔡英文总统有关。因为蔡英文是第一个台湾的总统, 几十年来跟美国官方有过接触的。这个情况引起很大的波动。中共当然非常愤怒,希望川普澄清。 川普始终认为一中的问题是几十年前的,现在情况变了,应该重新检讨。他也没有说废止,只是说重新要检讨到底应该怎么样,而且很明显地表示对台湾是关心的,是一种友善的态度。川普这个表现在以往的几个总统中都很少见。

中共这次的表现有几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最有趣的就是中共的发言人关于这次杨洁篪访问白宫非常小心谨慎,唯恐得罪川普,所以说得非常委婉曲折,也相当柔性,不像以往一副凶狠的样子。共产党官方的新闻稿里面报道了川普过去跟习近平通过一次电话,那是美国非常重视中国跟美国合作的关系,希望加强高层交往,在各个领域都密切合作,这是官方非常友善的表示。这次杨洁篪来跟他的谈话内容,还有其他种种表现,让我们看到中共对美国有各种示好,表示软弱。

第一个,中共法院最近判了川普在中国的商标官司战,打了10年了,一直打不赢,最近突然算胜了,这当然就是讨好川普,希望通过这个关系得到川普的同情跟支持;

第二个,比如说杨在白宫的发言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能不能见川普总统他也没有把握,到处试探,希望一见,最后见面得到了满足,可是没什么谈话。这就可以看出他柔软的态度;

第三个,我们还看到一个迹象,就是中共在南海耀武扬威,派了海军去做各种演习,还表示任何人来侵犯我们的主权我们就不惜一切。结果这次美国派了航空母舰到南海去,到达以前,共产党就把海军全部撤退了,这也是一种柔软的表示,不要跟美国起军事上的冲突;

第四个,我们还可以看到习近平为什么对川普到中国去访问5月去参加他的会议那么急迫?这个原因就是川普一直表示跟俄国交好,对普京很欣赏,虽然习近平也表示佩服普京,可是到底俄国跟中国的关系有非常难过的一面,就是从前的苏联老大哥现在变成小老弟,远远跟中国不能比的这一点,其实普京始终不服气。尽管他们之间在经济上有许多交易,可是俄国的民族意识也很强,最近在抢占乌克兰的土地。光是在经济上落后于中共这是他们不服气的地方,因此他们非常不愿意普京跟川普联合起来对付中共,所以他请求川普到中国去见面是非常迫切的,因为普京跟川普也可能在5月参加一次共同的会议,会议是在芬兰召开,而这个会议是习近平所不参加的。

从这几点可以看出来,中共现在对于美国的态度又回到一种有求于美国的时代了,就像以前江泽民时代就怕美国最惠国待遇不给他,所以就不断地释放被抓的异议人士,放到美国来或者释放出监牢,后来就不干了,觉得我已经强大了用不着听你的话,现在好像又慢慢回到有求于美国的一种姿态。

同时,美国对于台湾将来到底采取什么态度中共也没有把握。从前可以说是许多总统都一面倒地倾向于中共,对于台湾根本不当回事儿。虽然有台湾关系法,如果中共侵略的话美国一定有所支援,同时也要卖武器,但是卖武器不是卖的最好的,所以从这方面看,美国在川普时代对于台湾的地位可能有所提升,不一定会改变一中,改变一中也可能引起很大的纠纷,就是台湾也维持现状,可是美国对台湾比较看重,这一点是已经确定的。

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的本质是怎么样。换一句话说共产党是一个恃强欺弱的人,只要自己处在相对弱势的时候,它表现得非常客气,比如说毛泽东在重庆时候谈判,首先站起来讲蒋主席和蒋委员长万岁,但是他心里可能佩服蒋介石,恨不得马上就杀掉他,可是就要忍耐,等到回去以后我们再慢慢想办法。同样的美国过去有苏联支持,它对美国凶狠,等到跟苏联闹翻以后,怕苏联打它又赶快向美国讨好。所以才有文革以后中美关系开始改善,这就是共产党在弱势的时候的一种表现,可是等到它觉得力量已经够强大的时候,立刻就换一个面孔。川普没上台以前在南海东海所表现的强硬的态度这些都是真面目的典录。

我们觉得从中美关系转变30年来到川普上台会有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川普的顾问中间反对中国的、对中国抱否定态度的相当多,一时不能化解。今后的变化虽然还没有正式出现可是我们看大的趋势是不会比从前更热烈,而是比从前更冷淡,甚至会不会发生冲突那就不敢说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