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给六四的说法(张伟国)

在六四20周年到来之际,赵紫阳的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出版了。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中央政改办主任鲍彤先生说,“赵紫阳留下了一套录音带。这是他的遗言。赵紫阳的遗言属于全体中国人。”
2009-05-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年来,尽管在经历审查之后,原先强加在赵紫阳头上“分裂党,支持动乱”的罪名都无法成立,高层内部的“在1989年政治动乱中涉及到赵紫阳同志的有关问题” (三十条)报告因为无法自圆其说,也从来没有公开,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当局一直在处心积虑的刻意淡化:早已将六四的定性从原先的“反革命暴乱”改为 “八九春夏之交”的一场“风波” ,再后来就变成更加中性的“六四事件,同时还采用种种“冷处理”的手法,试图从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彻底消除之。但是,中南海权贵仍然拒绝还赵紫阳清白,直到把赵紫阳幽禁至死,中共也不给他一个说法,完全彻底地剥夺了他作为一个党员和公民的基本权利。

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铜墙铁壁的一党专制也无法一手遮天。你不给赵紫阳一个说法,赵紫阳就给你一个说法,赵紫阳是用自己的生命给出了这个说法!

在鲍彤和一批仁人志士的长期努力之下,我们终于在六四20周年听到了赵紫阳的这个说法。那就是:当时多数人是要求政府改正错误,将六四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是站不住脚的,事实已经证明赵紫阳当年的判断是正确的!针对强加给他的有关问题报告,赵紫阳也十分明确的予以反驳:“且不说其中有许多与事实有出入,即使全部是事实,我看也不能根据这三十条作出他们给我的结论。”“

通过赵紫阳回忆录人们再次清晰看到:邓小平,李鹏当年如何绑架国家机器,他们与赵紫阳的分歧实际上是在中国社会政治转型的路向上,到底是融入现代政治文明?还是维护一党专制的既得利益?说到底,是中国在历史关头选择朝什么方向发展的又一次中共党内路线斗争。结果是邓小平用人民解放军制造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大浩劫;铁血镇压造成了全民鸦雀无声的局面,借助政治高压的保驾护航,中国坐上了权贵资本主义的直通车。

一党专制出毛泽东、邓小平这样的独裁者是常态,而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开明领袖实在是异数。当胡、赵被灭掉之后,当年依靠工农民众打天下的中共也就彻底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其异化已无药可救。赵紫阳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终于看清楚“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所实行的民主制度,完全流于形式,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而是少数人,甚至是个人的统治。 ”倒是西方的议会民主制显示了它的生命力。看来这种制度是现在能够找到的比较好的,能够体现民主,符合现代要求而又比较成熟的制度。现在还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制度。

问题是依靠一党专制与权贵资本主义崛起的中共,已经开始影响甚至威胁世界政治文明了,不仅在言论上自称”中国不高兴,而且也把一些原本用于国内的反人道反文明的社会监控措施,肆无忌惮的施用到外籍人士身上。对此,文明世界面临着一个悖论,按照其既定的策略,只要帮助中国发展市场经济和现代科技,中国就自然能完成民主转型。如果这种逻辑是成立的,二十年前当赵紫阳在与邓小平决裂的时候,就不应该成为政治上的失败者,如果这种策略是管用的,绝不可能六四血案和赵紫阳冤案,二十年了仍沉冤莫白。如今再继续这种策略,事实上就意味着怂恿这种灭掉胡赵,炮制六四的集权体制,反噬整个现代政治文明。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