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叫兽”点火,访民齐声怒吼(张伟国)

孙东东本意是要给中南海檫鞋的一番高论,把长期以来处于分散状态的访民用最快速度整合起来了,几乎让他们一个早晨就萌发了互相联合的自主意识。
2009-04-1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孙东东本意是要给中南海檫鞋的一番高论,把长期以来处于分散状态的访民用最快速度整合起来了,几乎让他们一个早晨就萌发了互相联合的自主意识。这可能就是维权运动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临界点,这个上千万的访民群体正在以从来没有过的整体面目发出自己的怒吼。】

众所周知,无论是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之前,还是在那以后一党专制的六十年间,北京大学向来就是中国政治发展的“第一节火箭”,时值2009年的高度政治敏 感性,当局不遗余力地狠抓北大“维稳”,先是以莫须有的理由早早的撤除了“三角地”,前不久又把著名自由化知识分子贺卫方教授流放到新疆,象扎铁桶一般地 灭杀任何可能影响稳定的因素。谁也不曾料到,这个万无一失的局面还是被打破了!破局的并不是中南海全力封堵的《零八宪章》,也不是党内元老的《零九上 书》,更不是海内外民运、法轮功或什么藏独疆独的“敌对势力”,恰恰是中共信赖依靠的北大教授孙东东。

事缘3月23日出版的大陆一份官方 杂志发表了对孙东东的采访,孙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偏执型精 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因为它扰乱社会秩序。”“把他送到医院就是(对其人权)最大的保障。”这番言论引发轩然大波,有人在网上组织签名要求孙东东道 歉,成百上千的访民自发聚集到北京大学校门外抗议,他们打着横幅“向孙东东讨说法”,他们要求见北大校长、要求与孙东东辩论,怒斥北大教授为“叫兽”。 4月8日孙某在网上发表致歉信表示“遗憾”。 但是访民以孙的道歉缺乏诚意为由,依然涌向北大继续抗议,当局出动大批警察维持秩序,并强制把示威访民押上大巴士予以遣散,事情还在发展……

六四以后的20年来,由于中南海顽固拒绝政治改革,经济发展的同时急剧扩大了贫富差距,制度腐败和社会不公导致上访冤民成几何级数上升,据保守估计大陆现有一千万“上访专业户”,数量之巨以至于有人说中国出现了第五十七个民族——“访民族”。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弱势群体,也是一个集社会不满之大成的边缘群体,更是一个抱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特殊群体,由于他们“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加上中共信访制度的黑洞,长期以来各自为战、形同散沙,尽管他们都是“干柴烈火”,却始终被当局分而治之,长期挣扎在一种被剥夺尊严的非人的生活状态。维权运动兴起后,当局特别警觉人权活动人士在访民中的任何活动,惩治也特别重。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孙东东本意是要给中南海檫鞋的一番高论,把长期以来处于分散状态的访民用最快速度整合起来了,几乎让他们一个早晨就萌发了互相联合的自主意识。这可能就是维权运动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临界点,这个上千万的访民群体正在以从来没有过的整体面目发出自己的怒吼。

孙某的检讨之所以缺乏诚意,因为那是“奉命”之作,是权宜之计,是急于息事宁人的政治姿态,他的立场态度、思想方法没有丝毫改变,中共依据他的“理论”打压访民的政策也没有丝毫的变动,访民的不满和继续抗议是逻辑的必然,如果你不给一个说法,访民肯定会给你一个说法!但是,无论怎么说,孙某竟然如此这般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干柴烈火”搬运到北大这个超级火药桶边上,这或许是立了2009年的第一功,冲这一点应该有人给孙东东“颁奖”,这些年来海内外民运和一切反共力量做了这么多努力和牺牲,竟然被孙东东抢去了“功劳”。真是,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