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是赵紫阳遗嘱执行人(张伟国)

刚刚问世的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在海内外引起巨大的反响,这对刻意回避六四20周年的北京当局,无疑是被将了一军。在此背景下,看杜导正先生在香港《明报月刊》刊登声明,实在可圈可点。杜先生声明的要义,一是斥责英文版的序言和标题「扭曲了赵的原意」;二是不同意在目前的时机出版。
2009-06-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赵紫阳与鲍彤(张伟国提供)
图片:赵紫阳与鲍彤(张伟国提供)
张伟国提供



众所周知,赵紫阳的录音回忆录的作者是赵紫阳,着作权是赵紫阳的,赵紫阳去世了,这个着作权就是赵紫阳的家人的,或者是赵紫阳委托的「遗嘱执行人」。杜导 正等人当初劝赵紫阳为历史留下证言,并为赵紫阳录音回忆录的制作呕心沥血,功不可没。而且,他所主持的《炎黄春秋》杂志,近年来屡屡发表田 纪云等人怀念 赵紫阳的文章,实际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开始逐渐恢复赵紫阳的名誉,客观上为今天赵紫阳回忆录的出版做了重要的铺垫。这无疑是令人敬佩的义举, 定将载入史 册。

但我相信,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杜导正并无意要分享赵紫阳回忆录的着作权,也非赵紫阳选择的「遗嘱执行人」。更何况,对于赵紫阳的观点和有些说法,迄今为止依然身在中共体制里的杜导正也公开表示不完全同意,更不要说对大洋彼岸哈佛大学教授麦克法夸尔英文序言的某些提法有自己的看法,或者在出版时机的选择上要求以中共处境的政治需要考量,都在情理之中。

然而,我也相信,杜导正先生肯定十分清楚,他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却不能要求作者和编者听命于他。他当然可以对于自己撰写的序言提出修改意见,也可以对已 经出版的序言发表这样那样的声明,甚至可以声明收回他的序言,但是在赵紫阳回忆录中究竟选用序言的哪个版本(或以哪个版本为准),除了事先的商定和尊重作者要求以外, 主要应是编者、作者和出版者的协商(或协定)而定。或许,海外这种出版自由的规范与大陆出版业的「潜规则」是无法等量齐观的。

说到英文序言到底是否「夸张赵紫阳个人的功绩」,相信一般读者在读了赵紫阳的回忆录,了解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实践过程后,是不难得出自己的结论的。其实,麦克 法夸尔本来对赵紫阳的评价也是有一些保留的,但恰恰是在研读了赵紫阳回忆录的全部书稿之后,形成了现今全新的独立看法:邓小平是中国改革 的教父,赵紫阳 才是中国改革的真正设计师。当然,杜导正完全可以批评麦克法夸尔对中共的政治机制没有像他那样的深刻了解;同样的是,麦克法夸尔与中共体制也未见有任何的 利益瓜葛,似不会因为需要某种政治保护,而必须迎合中共的主流意见,与中南海对邓小平的评价保持一致。更不用说,由于时空条件上的优势,以及严格的学术训练,麦克法夸尔在别人对他的论点提出批评之前,自己早就在反覆不断地证伪了。
 
杜导正在声明中强调反对现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六四20周年)出版,在此之前他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曾表达了:等过了六四20周年再出版的意见。当初 他劝赵的时候则说,作为「六四」当事的一方,写出事件的全过程,前因后果,总结一下经验教训。然而,当这些经验教训有了最好的用武之地的时候,杜先生给人的印象似乎有些犹豫了。我不说这是叶公好龙,但多少有点自相矛盾,也许他有难言的苦衷——不得不向自己所在的体制所作一种「交代」。

其实,对于出版时机的选择,一般情况主要由出版商与作者和编辑之间协定确定,这中间,杜导正或其他人无论是作为赵紫阳的老部下,还是作为一个曾参与赵传制 作的工作人员,可以提建议,也可以公开或不公开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但不能越位拍板。赵紫阳女儿王燕南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首先肯定录音是真的;其次,现在出版不是早了,而是晚了,早在赵紫阳讲这些话的时候就应该出版了。这无疑是赵家意见的权威表述。

杜导正声明说,他们工作结束后将录音交给了作者,「从未给过其他人」。我相信这完全是大实话,但在字里行间不难看出,杜先生的这种说法是要与体制外的鲍氏父子划清界限,这固然有他在那个体制里生存不得不为之的苦衷,客观上对他本人未尝不是一种极大的伤害,这对他甚至是一种奉献和牺牲。

杜先生这份声明其实已经产生了一个事先意想不到的效果,即他挑明了一个大家早已心照不宣的事实:赵紫阳和鲍彤的思想灵魂是一体的,鲍彤在赵紫阳心目中的地位是无人能取代的,他才是赵紫阳最信任的人。这也间接证明鲍彤、鲍朴父子出版赵紫阳回忆录的授权,恰恰是来自作者本人而非其他人。与其他的战友和部属相比较,赵紫阳和鲍彤之间显然是一种荣辱与共的生死之交。当年为了整垮赵紫阳, 邓小平、李鹏坚持要把鲍彤打成“坏人”,送进秦城服刑坐牢,赵紫阳非常清楚鲍彤这是替自己去坐牢。鲍彤坐牢期间,赵紫阳就已经通过鲍彤夫人在探监时转告了 鲍,利用监狱好好休息,出来后再帮他写《北京十年》(即现在问世的回忆录)。而鲍彤也把这视为赵紫阳这位老首长给自己最后的任务。这既是赵鲍之间关于今天推出的录音回忆录的最初约定,也是他们这对合作伙伴的最后一次合作。那种相互间心心相印的默契,在今日中国已绝无仅有。

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了,鲍彤为赵紫阳回忆录撰写的「导言」里开宗明义提出:「赵紫阳的遗言属于全体中国人。以文字形式公之于世是我的主张,事情由我主持,我 对此负政治上的责任。」这一句话所透露的重要资讯是:鲍彤就是赵紫阳遗嘱的执行人。而杜先生的声明,则在客观上对此作了背书。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文章仅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