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板栗树之毁灭(郑义)

2017-04-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那时候,遍布美东的是一种巨大而美丽的树——美国板栗树。 (郑义提供)
那时候,遍布美东的是一种巨大而美丽的树——美国板栗树。 (郑义提供)

都说美国的生态环境好,尤其是东部,草地冬天也不枯萎,不像西部那样黄成一片。到处是茂盛的森林,林子裡有成群的鹿,松鼠到处乱蹦,还有獾子、鼹鼠、大雁和熊。遍布河流湖泊,像姜太公那样扔一根直钩就能钓出鱼来。我到美国多年,一直住在东部。秋天时,整条纵贯东海岸的95号公路红得跟着了山火一样,不光是枫树、黄栌,什么树都红了叶子,实在是美极了,壮观极了。后来我才知道,一百多年前,美东的大自然更美,更壮观。那时候,遍布美东的是一种巨大而美丽的树——美国板栗树。

你不要以中国板栗树或任何其他树种来加以联想,要联想,也是一隻猫和一头牛,一匹马和一条大型恐龙。美国板栗极为高大,高30米,也就是10层楼,直径有3米,足需5、6个人合抱。生长得居然很快,几年就开花结果,而且木质坚硬,可以做家具、地板、盖房。奇妙的是,板栗木含有丰富的单宁,具有天然的防腐性,不用进行化学处理,直接可以做栅栏、枕木、码头。还有你想不到的,木质还十分均匀,是木刻家们的首选。还有还有,这麽大的树,结出的栗子味道非常甘美,(不是味同嚼蜡的转基因,)一家老少坐壁炉边读《圣经》、聊家常时,就放到热灰裡去烤,又糯又甜。磨成粉可以添加到小麦粉裡做麵包。你最难以想像的是,这种神话似的巨树曾一度几乎完全覆盖了整个东海岸:从美国最北部的缅因州向西南延伸,经过阿巴拉契亚山脉和俄亥俄山谷,席捲十几个州直到中南部的密西西比州。其总数有多少呢?大约有40亿棵!以今日美国3亿人口计,人均十几棵。还需要种粮食吗?天天可以吃慈禧太后喜欢的“栗子面窝头”啊!这些神奇的板栗树贯穿了美国文学,许多书裡都留下它们伟岸的身影。那位在瓦尔登湖畔离群索居的梭罗,曾如此动情地写道:“这些古老的树木就像我们的父母,可能还是我们父母的父母。”不幸的是,梭罗离世后不算太久,美国板栗树也走上死亡之路。一场来自亚洲的瘟疫灭绝了美国板栗,可能来自日本,是一种真菌,可以通过动物和鸟类轻易扩散。首先树皮出现病变,然后整株死去。19世纪80年代,第一批受感染的板栗树被发现。20年后在纽约被报导,引起普遍恐慌。童子军冲洗树皮,试图挽救。人们砍倒病树,全部烧掉,连一根树枝也不放过。民众、科学家和政府合力拯救,但用尽一切办法也无法遏制。再20年后美国人承认现实,放弃抵抗。曾覆盖过辽阔土地的巨人般的板栗树,就这样消失了。

橡树填补了板栗树留下的空间,也还算得上高大雄伟,木质也不错,但继承不了美国板栗树的诸般神奇:橡树的果实不好吃,木质也不天然防腐,森林中的松鼠数量大幅下降,有些昆虫濒临灭绝。

以下是近年来发现的美国板栗树清单:

在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阿勒格尼国家森林地区,发现数百棵健康的中年美国栗子树,可望得到立法保护。

在维吉尼亚州奥古斯塔县附近的乔治•华盛顿国家森林发现了300到500棵,只有一棵较大的开花结果。虽然当地有严重的板栗树枯萎病,但这棵树和另外几棵大树看上去并未受害。

密歇根湖北部的一个大岛上发现了一个遗存群落,面积0.33英亩(相当于一块小型独立房宅基地),全是幼树。

2007年,在俄亥俄州东北部的布拉斯维尔镇(Braceville)附近发现了少量美国板栗树。

2007年6月,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法明顿(Farmington)发现了一棵长成的美国板栗树。

2008年3月,俄亥俄州宣布在伊利湖附近的沼泽地发现了一棵美国板栗树,高89英尺(27米),周长为5英尺(1.5米)。发现这棵树已7年,树的确切位置至今仍然保密。
…………
1983年,一些试图再创辉煌的人成立了美国板栗基金会,成员多达6000人,有退休科学家,也有农场主。他们拥有486个果园,12万棵实验树。首席科学家赫巴德在维吉尼亚培育了成千上万的杂交板栗,期望从中找到抗真菌病的品种。希望寄託在中国板栗树——虽然中国板栗树矮小,木质也不够好,但能够抵御这种枯萎病。杂交后的新品种有抗病性,但各种特性不好。经过多年一代代反复杂交、筛选,赫巴德终于获得了一种含有94%美国血统,6%中国血统的杂交品种。美国板栗的优点保存下来,还具备了中国板栗的抗病基因。遗憾的是,这个品种比较娇气,只能在维吉尼亚生长。

为了拯救美国人梦中的板栗树,科学家们设计了种种方桉。除杂交外,还有人用真菌来攻击真菌,有人用上了转基因技术,但是他们所期待的“幸运品种”至今尚未出现。

我一直在猜想,那棵给美国板栗树带来毁灭命运的亚洲或者日本板栗树是怎麽进入美国的呢?历史上语焉不详,但肯定是一艘来自日本的船。每一个自成体系的生态系统既是顽强的,也是脆弱的。只需要一条三桅帆船带来一棵外来植物或动物或昆虫,数万年形成的生态系统就命运莫测。严防外来物种入侵——这就是现在各个国家都在边境上实行严格检查的原因。据“第二届国际生物入侵大会”消息,目前中国确认的外来入侵物种已达544种,其中大面积发生、危害严重的达100多种,每年造成上千亿元的经济损失。而且蔓延范围迅速扩大。中国已经成为遭受外来入侵物种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当然不仅仅是中国,这种交流也是互惠的。亚洲鲤鱼入侵美国,大闸蟹入侵德国,都成了难以挽回的生态灾难。

美国板栗树的故事很像一个凶险的预言。那条横越太平洋带来真菌病毒的海船总在我脑海裡浮动。现代交通的发展,带来了财富与文化,同时也带来了疾病、外来物种、战争。战争也许可以制止,但物种入侵和物种毁灭是不可能制止的。美国板栗树的悲剧将会以不同版本在世界各地重演,这是没有疑问的。未来的世界将是一幅什么景象呢?恐怕没有哪一位生态学家能保持乐观。

伟大的梭罗如是说:“如果一个人活得很真诚,他一定是生活在遥远的地方……”——当今之世,有哪个地方是遥远的呢?

先知般的梭罗如是说:“我平生所赢得的最大赏识,就是有人问我在思考什么并倾听我的回答。”——当今之世,还有多少人会询问梭罗,并倾听他的回答?

现代科技和商业成功地把多彩多姿的世界改造成一个小小的“地球村”,听上去似乎是福音,但也许是灾难。一蹓躂就从村东头到了村西头,真就给我们带来无限的幸福喜悦吗?一个多姿多彩的广阔世界变成了慾望和金钱的小小村落。

在我们没有止境的慾望中,一切真正美好的事物都将变成美国板栗树传奇。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