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是住破了就扔的老房子吗(郑义)

2017-06-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照片摄于2017年3月24日,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75岁在香港用全息图说话。(AFP)
照片摄于2017年3月24日,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75岁在香港用全息图说话。(AFP)

在BBC即将上映的纪录片《远征新地球》中,享有盛名的物理学家霍金将现身说法,来谈谈我们人类的生存危机。据媒体报导,霍金将重申他的预言——在未来一百年内,人类必须离开地球,到外太空寻找新家。十年前他已经提出这个问题。 2006年他公开向这个世界发问:“在一个政治、社会和环境如此混乱的世界,人类如何活过下一个百年?”一个月后他说:“我不知道答案,因此我提出此问让大家思考,同时(让大家)意识到我们现在面对的危险。”他担心地球上的生命会因“一场突然爆发的核战争、一种经过基因改造的病毒或者其他什么我们尚未考虑到的危险”而灭亡。除此之外,致命的威胁还有环境污染、工业化带来的全球气候变化、人工智能、外星人入侵以及小行星撞击等等。据悉,这部《远征新地球》的影片将进一步阐释霍金的观点,即:人类必须逃离地球。

我不知道该怎样来理解霍金的逃离计划。地球是一个住破了就扔的老房子吗?我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对于高智商的神人一般不敢妄加评论。但既然我们使用的都是人类语言,而且也遵循一般人类思维逻辑,我就无法压制自己好奇式的冲动,试图去理解霍金。十年前,霍金对人类的忧虑是:“在一个政治、社会和环境如此混乱的世界,人类如何活过下一个百年?”关键词是“政治”、“社会”、“生态环境”和“混乱”。进一步的解释是“污染”、“气候变化”、“核大战“、“人工智能”、“外星人”和“小行星”。——我完全理解霍金的忧虑,但完全不能理解因此而必须逃离地球。比如,他认为宇宙如此丰富,外星人确实存在,人类应避免与之接触。那么,逃到新地球就安全无虞了吗?可能恰恰相反:星际殖民行动必然大幅提高与外星人发生危险接触的机率。小行星撞击也一样,上帝会赐予新地球免于小行星撞击的格外恩典吗?而其他几项危机,如政治不合理、社会混乱、环境污染、核战争、基因改造的病毒、人工智能等,到新地球就不会再来一遍吗?因此,我认为霍金提出的“远征新地球”方案根本是文不对题,不仅于事无补,还制造了新的混乱。

霍金不理解:问题不在于地球,而在于人类。更准确地说,问题不在于地球,也不在于人类,而在于人类本性中某些自我毁灭的因素。比如贪婪:我们有必要因满足无止境的物欲而肆意挥霍地球资源吗?我们有必要因仇恨、偏见、少数人的权力欲望而发动战争以至于核战争吗?我们有必要把从政治魔鬼那里夺回的自由再奉送给经济魔鬼吗?简而言之,我们真的要不惜以自我毁灭为代价去和魔鬼交换无限的占有吗? ——写到这里,我发现诗人歌德的史诗《浮士德》终于再现。

在若干关节点上,“新地球”与《浮士德》若合符节:年老的朽坏的身躯——期望重新再来一次——与魔鬼立约,以灵魂来交换无限的知识与能力——填海造地创造理想之国——在歌德的诗篇里,新世界终于出现,但人类贪婪野蛮的罪性并未改变。在经历这一切之后,浮士德懂得了谦卑。他最后的彻悟是:“我不再有超越尘世成为神的欲念。”“我要坚定地生活在尘世间。”

让我们再回到霍金。我想问一句,如果找到一个“新地球”,霍金愿意去那个“新地球”生活吗?他多半会被囚禁在一个牢固的“生物圈N号”里,或者躲藏在地层的深处。那里的天空可能是紫色的,云彩是某种泡沫体,植物可能是红色的,最美丽的花朵是黑色的,太阳是暗红色的,放射出致命的射线,水不可接触,更不能泛舟清波,那里的动物以硫磺或硅为食,那里的地心引力或是不可承受之重或是不可承受之轻……总而言之,我会感谢霍金一片美意,但不愿争当“新地球”的移民,而宁愿在老地球的监狱中度过一生。当然,以科学家、工程师们之睿智,他们一定事前有所准备。远征新地球时,一定有超级的人工智能专家和基因改造专家,他们将用试管和芯片创造出一个适宜于“新地球”的新人类。他们也许成功,但与我们老地球人类还有什么关系呢?

在霍金列举的生存危机中,最具摧毁性、突然性的是核大战。如果大国之间互相投掷核弹,除大量人口即时死亡,其后续效应“核冬天”更为可怖。进入大气层的烟尘将长久遮蔽阳光,地球急剧降温,植物因停止光合作用而死亡。那么,这将是人类末日吗? 1983年,一个五人科学家小组“TTAPS”估算内陆地区气温将降低到摄氏零下40度。这一结论遭到许多科学家质疑,认为严重不到这种程度,不会是“核冬天”,更可能是“核秋天”。1990年,TTAPS小组修正了自己7年前的数字。改进后的电脑模型显示,降温幅度没有原先估算那么大,大部分地区不过降温10到20摄氏度。我想说的是,不管是“核秋天”还是“核冬天”,人类不会死绝。即便生态、物种遭到摧毁,幸存下来的少数人类退回石器时代,但地球依然存在,太阳、月球依然与地球保持原有关系,天空依然蔚蓝,植物依然青绿,水依然是H2O,男人女人依然结成家庭繁衍后代……相比之下,我不会参加霍金的星际远征而更愿意逗留在这个备受摧残的“老地球”上。因为老地球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这里有我们所习惯、所珍视的一切。

我以为,人类生存危机的解决之道不是逃离地球,而是重建人与自然、个人与社会、精神与欲望之间的平衡。重新认识自大机器生产以来的历史,克服狂妄、贪婪,摈弃人类中心主义;摆正人类和地球家园的关系,对大自然心存敬畏,和谐共处;停止一切征服——不管是对大自然还是对他人……只要朝这个方向走,危机定然缓解,从回黄金时代。当然也可以继续走向毁灭。但那不是地球的毁灭,而是人类文明之毁灭。当地球不胜重负时,只需要轻轻一抖,去除多余的负担,便可恢复它庄严的平衡。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