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振荣对中国民主化的期待展望

在六四民运23周年的星期一,本台记者采访了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韩国分部的代表武振荣,听取了民运人士对于中国民主化的期待和展望。
2012-06-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武振荣(刘水提供)
图片:武振荣(刘水提供)


武振荣是一位学者,长期研究中国民主化。他于2002年决定“投笔从戎”,亲身推动民主化,由此离乡背井,来到了当时金大中总统执政的韩国。他在采访过程中表示,金大中是一个闻名全球的民运人士,满以为可以以韩国为据点推动中国民运,可以受到韩国政府的支持,但实际情况并不如此。

10年来,他们频繁地与全球民运人士交流,发表了500多篇民运方面的文章,但是实际的中国民运活动却在韩国受到限制。

武振荣表示,韩国的光州事件和中国的六四在发生时间上差了9年,8年后的1989年韩国国会正式提出光州事件,17年后立法,进行平反,对牺牲者予以赔偿和道歉。从韩国的处理模式来看,他认为,中国政府对于六四平反失去了时机,同时也埋下了民运呼声继续高涨的隐患。

他将这一隐患比喻成没有安全阀的锅炉,由于没有及时安装安全阀,它随时都可以爆炸。

他指出,在23年的期间,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尺度虽然在逐步放宽,人民可以出国旅游,但是,在六四没有平反、共产党仍然一党专政、拒绝开放党禁、未执行民主主义的情况下,逐步走向民主主义的可能性比较少,迎来另一个大规模民运的可能性相对地更大一些。

在采访过程中,武先生以朝鲜的三代世袭做举例,认为朝鲜是一个家天下的专制。而隔邻的中国目前由太子党的红二代参政和掌权,他以“五十步笑百步”来评价朝鲜和中国,认为两个都是没有安全阀的锅炉,不一定哪个会先爆炸。

武振荣表示,六四虽然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平反,但却获得了全球人的认同和支持。他仍期待中国政府的道歉和平反,但更寄托于中国人民的认同和支持。

他还说,民运的目的是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希望六四获得平反,希望中国执行民主主义。那一天,应该是他可以回国的时候,他希望这一天会早一点到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首尔特约记者刘水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