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柳州人士六四打横幅 看望受难者张善光被软禁

“六四”23周年纪念日,上海王扣玛等四名访民到人民广场打出“勿忘六四”横幅,广西柳州当天也有三名青年到公园打出标语“勿忘六四,精神永存”,并给游客讲解六四真相。此外,湖南民主人士张善光和周志荣因到邵阳看望“六四“受难者李旺阳而被软禁。
2012-06-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上海访民“六四”当天穿黑衣到人民广场纪念死难者,王扣玛等四名访民更打出“勿忘六四”横幅,向世人展示上海市民对中共当局以党代国、以权代法的抗议。

王扣玛周二对本台表示:昨天我,沈佩兰,童国庆,杜阳明大家都穿着黑衣服到广场上去看看,我们找了一个不是很注意的,但是人多的地方,我们打出“勿忘六四”横幅,我们打出了就收掉了,希望政府要重视这个日子,不能让六四这个悲剧再次重演,当时在广场上看上去似乎警察少了,但是我们感觉到便衣很多。

而与此同时,广西柳州的李德鑫、李江涵、陆振彬三名青年来到柳州马鞍山公园山顶一同纪念六四死难者并留影纪念。

李德鑫周二对本台表示:我们的活动在12:40左右开始,活动将近1:30 结束,我们是在山上的,打出了一个“勿忘六四,精神永存,纪念六四23周年”横幅,游客看到以后上来咨询,了解,(问)我们这个行为是什么意义,他们相当一些人,尤其年轻人都不太知道六四事件的整个经过,我们向他们解释,也有一些游客跟我们合影,留下联系方式。

但当天晚上,李德鑫、李江涵被警方强行传唤,抄家,陆振彬失踪。

周二下午一点多才回到家的李德鑫说:晚10点,砸了半个小时的门,都穿便衣,只有一个人亮了一下警官证,强行把我带走,搜走我家两台电脑主机,还有黑T恤到派出所,两个人问讯,内容是,关于六四当天放上网的相片,谁组织的,谁提议的,衬衫是谁购买的?纪念的目的是什么?然后就将我留置在房间内,到今天下午一点多,他们补办了所有的传唤证,扣押清单,然后就将我放回来。

而李江涵是在当晚12点左右在网吧里被抓走的。
李江涵说:在一家网吧以查身份证为由带我走,说口头传唤,暴力抢夺我的手机,过程中我被打了一巴掌,把我所有的物品全部搜去了,进行讯问,语言上辱骂我,态度非常恶劣,让我签字我拒绝,以搜查为名,到我家去看了一下。陆振彬我们现在一直联系不上他,他电话提示关机。

此外,湖南异见人士张善光和周志荣“六四”当天前往邵阳,打算看望因“六四”而坐了21年牢的邵阳工运领袖李旺阳,结果被带回软禁。目前周志荣被释放,但是张善光依然被软禁在当地招待所里。

张善光周二对本台表示,他俩到了邵阳刚吃完饭就被公安强行带离,没有成功看望在医院里的李旺阳。

张善光表示,他和周志荣特意选在“六四”这一天到邵阳看望李旺阳。他说:因为这一天正是他遭遇迫害的那一天,他刻骨铭心,我们也刻骨铭心,所以我们决定在这一天去看望他,让他心里感到好受一些,感觉到我们没有忘记他。

说起李旺阳的遭遇,张善光感慨万千,他表示:李旺阳病情严重,生活不能自理,没有地方住,他的家也给拆掉了。李旺阳是邵阳工自联的负责人,号召罢工,游行,后来被判了13年,在监狱里受到虐待,殴打,身体很糟糕,出狱以后他身体就不行了,他当时就向政府请愿,要求政府治疗他的病,政府又把他抓起来,又判了10年,坐满之后,去年五月出来的,每个人被政府减刑两年,他共坐了21年牢。去年九月我去看了他,清楚地了解他的身体现状,他现在眼睛看不到,耳朵也听不到,而且还有其他各种疾病,心脏病,甲亢,结核病,气管炎,他现在非常的糟糕,他妹妹每天从家里给他送两餐饭送到医院来。由于李旺阳没有电话,记者无法联络到他本人。

李旺阳1950年出生,今年62岁,他是湖南省邵阳市玻璃厂工人,他个性刚烈,1989年民运发生时,他出任邵阳市工自联主席,带领工人游行,民运被镇压后他被判刑13年,2000年出狱,之后不到一年又再次被投入监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