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第二代”谈“六四”

“六四”已经23年了,“六四一代”青年都已长成中年,他们的子女也都长大成人。这些“六四第二代”是如何看“六四”的呢?近日,记者访问了几位“六四第二代”,听他们讲述对“六四”的认识。
2012-06-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陈桥向记者展示他爸爸刘贤斌的文选《若为自由故》(CK摄)
图片:陈桥向记者展示他爸爸刘贤斌的文选《若为自由故》(CK摄)

在旧金山华人纪念“六四”23周年的集会上,记者见到三位“六四第二代”,他们是:11岁的方希冉,14岁的陈桥,15岁的张睿。三位女孩都是旧金山“六四第二代”小乐队的成员。她们为人们举行了一场纪念“六四”23周年露天音乐会。

方希冉的父亲是方政。方政原为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和同学们一起参加89民运。“六四”清晨,他们撤出天安门广场,走在长安街上,后面有解放军坦克追上来,方政为了掩护一位女同学,被坦克碾断双腿。

方政1999年经旧金山“人道中国”的救助来到美国。今年“六四”,方政应“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的邀请,前往香港“闯关”,参加“六四”纪念活动。

和一位11岁的孩子谈“六四”,能谈出什么呢?

记者:你爸爸在“六四”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他是“六四”英雄。你有这样一个爸爸,你感觉怎么样?

方希冉:他就是一般一个爸爸呗。他比较严肃,但他很好。

记者:你觉不觉得你爸爸是个英雄爸爸?

方希冉:不知道。我没有看到他救那个女生。

记者:你爸爸平常给你讲“六四”的情况吗?

方希冉:他不讲。

记者:那你怎么知道“六四”的情况?

方希冉:偷听啊。啊,不,我不偷听。

记者:又否认了。那你听了些什么呢?

方希冉:就是好多人被压死了,好多好多人受伤了,受重伤了。然后政府不让他们说实话。

第接着是陈桥,陈桥是“六四”参与者、中共政治异议作家、维权人士刘贤斌的女儿。“六四”后,刘贤斌三次被判刑坐牢,如今仍被关在中国监狱中。陈桥跟母亲姓。去年,陈桥被旧金山华人基督教会牧师、中国民运人士张前进接来美国读书。

陈桥来美国后,知道了共产党“六四”杀人这件事。她说:“我最痛恨的一点就是:当年89年都是学生,他们都是建设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他们的活动不是要把中国打倒,而是希望政府能够改善。他们是为中国着想的,但是政府杀了中国的栋梁之才。”

张睿是89民运学生领袖张前进的女儿。她自懂事起,就整天为父亲受政府的迫害而担惊受怕,来到美国后,才结束噩梦般的生活。张睿在国内时就了解“六四”,她说:“爸爸不时跟一些朋友在一起吃饭,我也间接的认识了这些叔叔,就跟我说‘六四’的情况。”

记者问张睿:如果长大到和父亲一样的年纪,会忘掉“六四”吗?张睿回答:“不会,我觉得既然爸爸给了我这个种子种在我的头脑中,我就不会忘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