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死亡公安强扣遗体(图)

湖南邵阳的八九民运人士李旺阳星期三在当地一家医院离奇死亡。他的妹夫当天上午告诉本台,接到医院电话通知说是自杀身亡,但死者从无透露要轻生的念头,而且是在公安看守下丧生,质疑死因。当地国保接受记者询问时,称是“自杀”,但是强扣遗体,不让拍照。死者多位亲友要求当局交代真相。湖南民运人士周志荣当天发起“成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签名运动。
2012-06-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维权人士朱承志(右)探望李旺阳(左)。(维权网)
图片:维权人士朱承志(右)探望李旺阳(左)。(维权网)


“六四”二十三周年期间曾多次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要求当局“平反六四”的前邵阳工自联主席李旺阳,星期三在邵阳大祥区医院离奇死亡。他的妹夫赵宝珠当天上午告诉本台,接到医院传来的死讯后,公安又强行带走遗体,更觉得情况可疑:“昨天下午6点多钟我们去看还是好好的,今天早上6点多钟医院打电话跟我爱人和我,就说他去世了。医生说是自杀,现在在医院警方都在这里。遗体让警方强行带走了。”


记者:他们来了多少人把遗体带走了?
回答:他们来了几十个。
记者:有没有和警察交涉?
回答:交涉。他现在就是问我们要不要尸检,要看检不检验尸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据维权网周三消息,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到医院之后,发现哥哥已不在病床上,而是整个人挂在病房的窗户上,具体死亡时间和死因不明。

赵宝珠说,医生告诉他们是自杀:“医生打电话的时候和我们说是自杀,我们看了以后我们质疑这个事。”
记者:他平时有没有自杀的念头?
回答:没有。从来都没有,我们要跟他们交涉。

六四前夕,李旺阳因接受多家境外媒体采访,要求当局平反六四,还政于民,后被公安看守在医院。而本周日试图到医院看他而被公安阻止的湘潭民运人士周志荣表示悲痛和震惊。他说:“我今天已经知道李旺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感到非常的沉痛。目前中国大陆的情况往往都是‘被自杀’,李旺阳在医院里面住院是被当地的公安机关非法看守,而不是家属亲人看守。李旺阳没有违反中共的任何法律。他有病住院应该由他的亲人守护,可是却被当地的公安看守着。他们看守李旺阳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他跟民运人士接触或者怕民运人士去看望他。这些都是没有法律根据的。”

62岁的李旺阳1989年是玻璃厂工人,因参与民运及组织多次游行,当年被以“反革命罪”判刑13年,后因签名要求“平反六四”,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去年5月出狱时,已经双目失明,两耳近乎失聪。

周志荣说,李旺阳的死,当局要负责任:“如果他违反了中国的法律,可以抓他坐牢或者拘留,但是在没有违反法律的时候,像看守陈光诚那样把他看守起来,是中共的非法行为。李旺阳究竟是自杀还是‘被自杀’,当时他死的时候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只有警察围在他身边,是中国公安机关的法律责任。”

他说,在中国,“被自杀”的情况非常普遍:“像一个维权人士‘被自杀’、‘被死亡’的做法是一样的,他们拒绝亲属去查看遗体,不准对遗体拍照。他们强行抢夺尸体后,现在尸体究竟在哪个地方,这个已经变成中共的国家机密。”

记者致电邵阳市大祥区国保大队的苏警官,他称李旺阳是上吊自杀,具体原因还在调查。
记者:苏警官。
回答:你说。
记者:我想问一下李旺阳是怎么死的?
回答:现在公安正在调查这个事,这个初步认定是自杀,上吊自杀。
记者:但他家里说他没有自杀倾向。
回答:这个事我们公安会调查的。
记者:他死的时候周围没有人吗?不是一直有人看着他吗?
回答:这个我不清楚,我不在现场。我没有必要和你讲。

湖南另一位之前试图探望他也被公安阻止的民运人士张善光表示,获悉上述消息后非常悲痛:“我很悲痛的,我刚和看守我的公安人员提出要求放我出去要去看一下。这是我的老朋友,因为我在监狱里面长期和他在一起。这个人人品很好,我们现在无法表达。”

他表示,没有想到李旺阳坐牢二十多年,没有死在监狱,却在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后,离奇死亡,人民不会忘记他。

据维权网报道,维权人士朱承志说,6月4日那天,他与李旺阳两人进行了亲密无间的交谈,感觉他乐观向上,身体正在逐渐好转。就在周二,李旺阳还要求妹妹为他买一个收音机,以帮助他锻炼听力。安徽异见人士张林在推特上留言说:在十个国保的严密监视下,双目失明、双腿瘫痪、双耳失聪的李旺阳怎么可能自杀?他在狱中苦苦煎熬了21年都不自杀,怎么会在获得自由后自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