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对罢工态度转变

针对近期广东佛山本田工人罢工所引发的一系列工人罢工,中国政府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态度,不再像以往那样高压介入,将工人罢工组织者投入监狱。中国政府为什么对近期工人罢工的态度与以往相比不一样?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为此邀请旅居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负责人李强和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蒲飞进行以下讨论。
2010-06-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记者:“就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在全国各地发生的罢工,从广东佛山的本田罢工之后呢,中国政府对罢工的态度和以前相比竟然不同,比如说不像以前再把这些罢工定作是群体性事件,而没有直接派警察去镇压。更没有在第一时间取代资方成为工人的第一对立面。李先生你认为现在中国政府对罢工的立场和态度的转变采取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为什么和以前相比会产生这样的转变呢?”

李强:“这些罢工它是和以前的那些群体性事件它是有区别的。首先这些罢工都是有一些外资的三资企业,那么这些企业都是外向型的出口企业,也算是私人企业。以前那些企业都是国营企业,所以国营企业首先针对的工人的抗议活动是的具体的对象是针对政府的。在佛山的本田发生的工人罢工它主要针对的是资方,而且它要求的权利是以经济权益为主。要求增加工资和以前的那些罢工是有区别的。所以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它不直接代表资方的利益的,以前那种国营企业罢工实际上政府是代表国有企业,是国家的。所以这个是有很大的区别。”

记者:“我问一下蒲飞,您怎么认为?您怎么分析?”

蒲飞:“我是这样看的,它有几方面的因素。第一,和李强先生说的一致,就是他们针对的只是外资的投资方。它并不是象国企罢工一样,他针对的是整个国家的经营体系,经济体系。和佛山本田罢工同期的有个平原罢工事件,当时平原罢工事件官方由于因为平原它们有一个特别大的国有企业,官方对平原采取高度镇压的态势。平原的工人和官方的警察也好,武警也好对峙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对峙期间由于平顶山当地的移动公司发生火灾,导致平顶山全市的移动通讯中断。而且还引发了工人和警方之间一个特别大的误会,是不是开始动手镇压了。这就说明他这个罢工,它真正的人的具体利益诉求方是谁?对罢工的处理方式仍然是有一定区别的。”

记者:“既然这样讲,随着在全国各地罢工的不断增加,会慢慢的同现在的许多外资企业波及到一些国营企业。假如工人的诉求从现在的纯经济领域也就是说增加工资,改善工作条件,间接或者直接带有政治诉求的话,你认为政府还会听之、任之不管吗?”

蒲飞:“如果提出政治诉求的话,那政府一定会采取一定程度的高压态势的一些手段。比如说我记得成都曾经有一些工厂得到了国营工厂的罢工行为,当时有一些人提出还不是特别强硬的需求而是比较隐晦的政治诉求以及口号。比如说:我们要求回到有资本家的社会。而这种口号并不是很公开的提出来的,是工人私下串连的时候甚至于开玩笑的一些口号。政府当时还采取了特别强硬的镇压措施。”

记者:“那李强你认为假如工人罢工的进一步演变,假如间接或直接罢工的工人加入政治的诉求的话,政府还有没有可能站在一旁不管不问。”

李强:“首先我想外资工厂比如说以出口为主要生产的工厂,它的诉求和国营企业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工人发展到有政治诉求,我觉得还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农民工。他们现在的要求主要还是集中在经济方面的一个要求。中国政府现在采取的措施我们已经看到了。它是在加强全国总工会的职能也就是说要通过全国总工会在到各工厂去帮助工人维权,那么希望在这个程度来讲,它如果想要真正的维护工人的权利话,就可能要满足工人的政治诉求,也就是说要工人的劳动受到尊重。那么中国外来民工他们的积极诉求反映到他们在政治上的地位。如果说是按照中国官方的想法的话,我认为它可能就是要在中国政府控制范围内的政治诉求,比如说对中国共产党的政权一种挑战位置的独立工会的这种运动。当然中国政府从这方面防备的话,我想它应该在一个方面放开工人的政治诉求,就是说在中国政府官方领导下的这样一种诉求。”

记者:“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随着中国工人的慢慢觉醒在经济领域要求增加工资,要求改善其工作条件。假如越来越多的类似的工人罢工出现的话,你认为就你的观察中国政府还会采取这种默认和听之、任之的态度吗?”

李强:“中国政府它现在已经开始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它现在开始的措施是加强全国总工会的作用,如果以前的全总主要是占有基地,就是占领这个市场,让各个工厂建立工会,但是至于工厂维不维护工人的权利,那并不是全总主要关心的议题,主要是防止有独立工会的出现或带有空间。我注意到全总最近发出来的一些紧急的那些措施就都要求基层工会发挥保护工人权利的作用。所以现在至少目前政府走的方向的话是要通过全总来维权,它可能做一些比如说工厂工人选举这些活动等等。当然这是中国政府比较明智的一个措施,但是如果说这个措施不一定会被真正的实行,它可能会受到地方的抵制,因为当地地方工会还是受地方政府影响的。如果这个措施实施不了,那么就很可能会出现刚才所说的工人的抗议越来越多,不是在共产党控制和领导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刚才蒲先生已经说了,中国政府肯定会采取打压的方式,或是采取一些强硬的态度。”

记者:“蒲先生你同意吗?”

蒲飞:“我是比较同意李先生的看法,但是还有一些补充。中国政府最担心的还不是私企的罢工潮,它最担心的是国企的罢工潮。因为中国有很多特大型的国有企业在中级城市。这些国有企业里面是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结构,里面除了火葬场没有以外,任何社会福利机关都有。那里的工人经历过文革、经历过六四、经历了很多改革后的一系列冲击,而且由于在中国建政初期的二、三十年内,工人是有所谓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光环在身上。当光环被退去以后,他们的经济没有稳定下来,而且这里工人的维权极有可能成为政治事件。所以中国政府最担心的罢工,我个人认为不是担心私企内的罢工风潮,而是这种工潮传播到国有企业之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与美国中国劳工观察组织负责人李强和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蒲飞讨论中国针对目前工人罢工态度的转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