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解读自愿遣返 张向忠对台北很失望

2017-04-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说:中国大陆新公民运动成员张向忠。(夏小华拍摄)
图说:中国大陆新公民运动成员张向忠。(夏小华拍摄)

脱团跳机的大陆异议人士张向忠,周三遭台湾政府随原旅行团强制出境。台湾官方口径一致表示,张向忠是“自愿返回”。但是,根据本台独家掌握张向忠的声明,“他们问我『现在』要不要回家,我说我『不回去』,时间到了我再回去。如果被解读成『愿意随团回去,我对台北非常失望』。

在台湾,主管两岸事务的陆委会周四召开例行记者会,当被问到“张向忠案”,发言人邱垂正表示,张向忠被移民署查获后,政府听取诉求、制作笔录,安排面谈再次确认他的诉求以及主张,经过相关机关审认,与现行的“专案长期居留”条件不符,建议他随团返回。

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如果你(张向忠)愿意透过我们协助,返回原来的旅行团,我们也可以安排返回旅行团,我们会跟陆方表达,希望用两岸旅游协议的相关规定来处理你的案子,我们也会向陆方表达,我们会持续关注你的人权状况。”

不过,陆委会的说法却遭返回厦门的张向忠打脸,根据本台掌握的声明指出,张向忠在讯问时表示,他不是要赖着不走,而是两年内大陆实现自由民主的期间,随时准备回去。

大陆异议人士张向忠:“他们问我,我『现在』要不要回家,我说我『不回去』,时间到了我再回去。真实情况是不是我说的,你们可以公开做笔录时我的签字,上面有没有说『我愿意跟团一起回去』。如果没有,却被解读『愿意随团回去,我对台北非常失望』。

张向忠因为积欠卡费,被贴上“诈骗罪刑事犯”标签,他在声明指出,参加新公民运动前,做了联合国人民大学的志工,为了让贫穷的孩子学习到国外先进技术,和几个朋友在北京开一家蜂蜜店,结果被警察限制开业,房租、装修打水漂,虽然用了信用卡,但是可以定期还钱,并且资助其他人避免被抓捕,后来自己也被抓。张向忠出具一张出狱后,对贫穷山区送学费的照片。

台湾朝野之间,曾提出阴谋论,有人质疑张向忠来的时机敏感,是不是大陆派来的“特务”?

大陆异议人士张向忠:“如果我追求的目标是台湾一样的民主自由,如何中共近期有在大陆实现民主自由的构想,我非常高兴做一次“民主自由的特务”,让大陆也和你们一样,在普世价值下自由生活。”

如果张向忠真的因参加公民运动成了“政治犯”,却能顺利跟团出境,也引发台湾方面议论。他则解释,因为自己坐牢期间,被其他犯人扎针感染,造成左眼失明,相关单位默不作声,也因此他从未被“边境控制”。

遭遣返回大陆的张向忠“暂时”平安,不过,他也担心新闻锋头一过,人身安全仍然堪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