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周年后大部分被软禁者未放 香港晚会筹得170万逾拨建纪念馆

2013-06-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六四事件”24周年当天,上海、成都等地均有民间哀悼遇难者活动。而大部分维权、异见人士则被当局软禁至本周三,仍未获得自由。被软禁在广州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说,公安买好了周四让他回北京的机票。 香港支持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已筹得170万元捐款,其中一百万将用作建六四纪念馆。

星期二是“六四事件”24周年,中国多地民众不顾当局警告及监控,自发举行民间悼念活动。据维权网周三消息,周二上午,成都部分知名作家、学者、摄影家、社会工作者张先痴、孙梦渔、朱国干、葛加林等三十多人在府南河边喝茶。十点左右,大家戴上黑袖套,沉痛哀悼“89.64”遇难者。聚会者在公祭辞中写道,24年来,这个巨大的不幸,如同漫天的乌云,压抑在我们的心头。我们一刻也不会忘记,那些纯真的青春和灿烂的笑容——他们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

在北京,虽然当天有公安严控悼念活动及驱赶境外记者,但上海访民郑培培、朱金娣、韦开珍等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去看望被关押的照广军、陈载忠、邓志波等维权人士。晚上还向当年遇难的学生烛光祈福,表达对民主自由的追求。

记者周三下午多次致电各地多位民间活跃人士,如秦永敏、廖双元、刘飞跃、马晓明及唐荆陵等人的手机或座机,但都无法接通。

大部分民间人士未获释

被公安软禁在广州一家宾馆内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三告诉本台,公安计划让他第二天回北京:“以前是5月28日,今年是5月25日已经开始了(软禁及上岗),到6月5日。这一次肯定比原来紧张”。

记者:就您所知道的,还有哪些人到目前为止,还处于被监控状态?
回答:我现在是在广州,我和北京那边的朋友联系,主要是通过电话、微信、短信,截止目前,还真没有听说谁到目前时刻,(监控)已经结束了。

他分析当局延长监控可能与周四逢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去世一周年、当局担心民间人士前往祭奠有关:“您知道6月6日还有一个与李旺阳先生(忌日)有关的时间段,我不知道这个会不会也有一定的影响,对北京或者对湖南有没有影响”。

本台周一曾报道,6月6日是湖南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逝世一周年忌日,许多李生前好友及关注者计划到邵阳大山岭陵园扫墓及慰问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一家。但被公安软禁,估计难以成行。

在浙江杭州的中国民主党人陈树庆周三对记者说,当地一批民主党人和维权人士仍在当局掌控之中,行动受到警方限制,不知周四会否变化:“没有,今天还是看着,今天我单位里有事,我必须去处理,他们(警方)人都跟着去”。

记者:其他的民主党成员呢?
回答:其他的也都是有人盯牢的。

六四晚会筹得170万元人民币两万

六四周年当晚,香港支联合发起的纪念“六四”晚会吸引了十万以上民众冒雨参加,支联会主席李卓人星期三告诉记者,已筹得170万元,对此非常满意:“昨天晚上下这么大的雨,对筹款我本来也很担心,但是后来我们一共得到,一百七十万,我们可以拨一百万元去建六四纪念馆,如果拨去一百万,我们还差五十万元,那就是差不多可以完成整个筹款”。

他说,建立六四永久纪念馆的资金需要500万元,他也感谢参加晚会的内地市民慷慨支持:“我们也很感谢,包括昨天晚上有差不多两万元的人民币,现在内地人很多是捐港币,我们看到内地人也很关心,尤其昨天晚上不少是内地人,他们组团过来参加,这很难得。其实除了香港人之外,现在我们的六四烛光晚会,内地人也可以过来表达,香港很重要,因为我们这个空间可以让内地同胞通过香港,表达他们的诉求,这是我们未来重要的方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