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施政:旅美社会学家程惕洁再谈“煤改气”闹剧

2017-12-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河北沧州进行的“煤改气”工作。(微信图片)
河北沧州进行的“煤改气”工作。(微信图片)

退休后居住美国旧金山湾区的社会学家程惕洁,秋冬之初由老伴陪同回中国治病和旅游。期间,恰逢中共召开十九大和十九大后“煤改气”,回美国后写成《“煤改气”闹剧亲历记》一文,在网刊《公民议报》发表。记者就此文与程惕洁先生电话交谈,上一篇他谈到匪夷所思的“煤改气”经历,这一篇程惕洁要讲述“煤改气”过程的暴力施政。

程惕洁的文章写道:旅游结束,我跟老伴儿折返河北农村,住在太行山下一个朋友家中,每天服用中草药。进入十一月没几天,气温开始下降,夜里很冷。我问朋友为什么还不供暖,他告诉我如下匪夷所思的信息:省市区连发命令,说为了环保,要求城乡居民都必须“煤改气”。命令下达没几天,政府就派推土机进村,见锅炉房就拆,见燃煤灶就砸,跟暴力拆迁一个味儿。紧接着,天然气公司开始进驻,拆除使用多年的热气水管,家家换煤气管、安装气錶,昼夜施工,闹得乌烟瘴气。

文章接着写道:都改成烧气倒是干净,可哪有那么多气?有工程师计算过,要满足全省烧气,产气量少说还得发展五年才够用。再说了,就算有足够天然气,可价格比烧煤贵两倍,农户烧得起吗?

程惕洁对记者表示,中国各地今年秋冬的“煤改气”,是典型的暴力施政。他说:“原因就是权力不是老百姓给的,是‘等级授权’,上面给的。上面说一句话,我就要上面高兴。‘等级授权’就这样危险,他们不去考虑老百姓怎么样,又没有监督,媒体不能自由报道,这是个体制性错误。”

中共建政68年,可以说暴力施政68年。为什么暴力施政无法根绝呢?程惕洁说:“还是共产党一党专政,宁左勿右,这是传统。历来当官的受到冲击,拿掉的都是因为右。所谓右,无非就是多一点实事求是。左的那些人胡搞乱搞,往往拍拍屁股换个地方,又是升官。‘等级授权’向来是惩罚右不惩罚左,这就是根源。”

程惕洁表示,除了“煤改气”,近来北京驱逐“低端人口”、拆除招牌,也都是暴力施政的典型。他说:“像蔡奇这些领导人,都是从基层火箭式提拔上来的,他们在地方上习惯了搞这一套。以后习近平新的班子有没有新气象,关键还是看政治的改革、社会的改革,能不能跟得上,如果跟不上,以后类似的笑话还会有,不会根绝,说不定更严重的政策失误还会有。希望这个事情敲个警钟,换一批人、抓几个贪官、抓几个典型处理一下,体制性的改革跟不上,我看重复历史上的错误很难避免。”

程惕洁在他的《“煤改气”闹剧亲历记》文章中写道:亲身经历的“煤改气”闹剧,显示出中共体制的暴力施政恶习。这种不让选举的政府,总害怕独立媒体和司法,迷信等级授权、拍脑门决策、依靠暴力、“敢于刺刀见红”,种种恶习,正是李锐所批评的“拿小民当敌国”的老毛病。如果暴力施政的通病不改,所谓“构建和谐社会”的美妙设想,恐怕只是一场白日梦而已。

(特约记者CK 责编:吴晶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