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阿胶的巨大需求使非洲驴大批遭殃

2018-01-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非洲野驴(互动百科)
非洲野驴(互动百科)
  

据《纽约时报》日前报道,世界各地数以百万的人把驴当作食物、商品和人等的主要运输工具,但在中国,驴被当作是传统药品阿胶的原材料。随着中国人对阿胶需求的增加,中国本身的驴子数量近年来大幅减少,而近年来非洲的驴只也在大批遭殃,非洲许多村民大量丢失赖以生存的驴只。

《纽约时报》1月3日发表一篇题为“中国阿胶需求巨大,非洲驴遭殃”的文章说,阿胶是一种中国传统药物,由经过熬煮的驴皮中提取的明胶制成。

阿胶在中国一度主要用于补血和平衡阴阳,但现在却被用来治疗一系列从延缓衰老和增强性欲、到治疗化疗的副作用和预防女性不孕、流产和月经不调等身体状况。

报道说,虽然阿胶在中国已存在了几个世纪,但它如今重新受到崇尚是2010年左右开始的。15年前,中国的阿胶售价每公斤大约130元人民币,而现在的售价则已飙升到每公斤5700元人民币。

报道说,随着需求的增加,中国一度为全世界最多的驴子数量从1100万头减少到不足600万头。一些人甚至估计可能只有300万头。而驴不像牛或猪那样可以密集繁殖,增加驴的数量是一项颇为困难的任务。母驴一年只产一只驴崽,并且容易自然流产。

为此,中国阿胶公司早已开始从发展中国家购买驴皮。总部设在英国的非营利组织“驴庇护所”(Donkey Sanctuary) 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4400万头驴中,每年大约有180万头为了制造阿胶而被杀。

该组织的快速响应与活动经理西蒙-波普(Simon Pope)指出,中国对阿胶的巨大需求没有减弱的迹象,因此,驴像被用吸尘器吸走了一样,离开了依赖它们的人群。

北京林业大学的研究人员去年11月曾警告说,中国对阿胶的需求可能会导致驴“成为下一个穿山甲”。

研究人员在《马兽医杂志》(Equine Veterinary Journal)上表示,中国选择以高价从世界各地进口驴,这可能会导致世界其它地区的驴面临潜在的危机。

美国马里兰州的亚太法律中心的孙远钊先生就此表示,实际上,许多中药如今都有替代品,实在没有必要为中药而大批杀任何动物:

“其实,阿胶有没有替代品应该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为了阿胶而杀驴子,然后只用驴子身上的一小部分做阿胶,这种做法是否可取应该考虑。”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从吉尔吉斯斯坦到巴西再到墨西哥,进入中国的驴皮来源各异,但无论是从被杀驴只数量,还是对当地的影响来说,非洲仍是驴皮贸易的中心。坦桑尼亚靠近肯尼亚边境的蒙杜利地区一位警察官员说,那一带的驴皮贸易2016年爆发,越来越多的人带着驴进入马赛地区,并把驴送往中国人开办的加工厂。

十四个非洲国家与巴基斯坦一道实施了各种各样的禁令来禁止国际驴只贸易。因担心国内的驴只很快将彻底消失,坦桑尼亚去年6月也加入了禁止驴只贸易的国家行列。而肯尼亚的驴皮贸易迄今没有放缓的迹象。该国2016年的驴皮价格增长到2014年的50倍,活驴价格从60美元涨到了165美元,涨幅近三倍。

根据政府的一份备忘录报道,肯尼亚的三个由中国人所有或与中国人合作的屠宰场,两年内处理的毛驴将近10万头。驴皮和驴肉均被运往中国。据说第四个屠宰场正在筹备。肯尼亚驴保护组织的一位兽医科学项目开发官员表示,肯尼亚的驴只无法维持这种需求。

美国纽约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中心”负责人、曾经从事过中医商务的谢家叶先生表示,中国其实应该在国内发展养驴业,而不应该到国外去大批收买驴皮:

“据我的理解,中国的驴子供应应该足够,不知为什么非要去非洲或其它地方去收购驴皮。其实,饲养驴子并不困难,中国应该发展自己的养驴业。”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随着人们不满情绪的加深,驴主和肯尼亚兽医协会在内罗毕等城市举行了抗议活动。去年7月,另外一千多名驴只被盗窃的受害者在向肯尼亚农业、畜牧业和渔业部递交的请愿书中呼吁,立即停止驴皮交易。


(记者:希望;责编:陈平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