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遭破坏 中国绿孔雀濒临绝种

2017-08-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云南省巍山青华乡以往会发现绿孔雀的踪影,但由于各种原因,近年绿孔雀已在当地绝迹。(奚志农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云南省巍山青华乡以往会发现绿孔雀的踪影,但由于各种原因,近年绿孔雀已在当地绝迹。(奚志农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云南省双柏县是绿孔雀的主要栖息地,但近年各种基建工程使当地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估计当地只剩下约500只绿孔雀。有民间环保组织呼吁当局停止增建水电站,以挽救比大熊猫还要珍贵的绿孔雀免于灭绝。

孔雀被视为美丽的象征,不过,平时在动物园或者保护区里看到的,大多数是蓝孔雀,如果想看绿孔雀,可能要前往云南省。中国的绿孔雀主要分布在云南红河流域中上游,尤其双柏县境内的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更被视为全球最重要的绿孔雀栖息地。

但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调查发现,这种珍贵鸟类,在中国只剩下500只左右,濒危程度甚至超过大熊猫。民间环保组织“野性中国” 创始人奚志农指出,红河流域上游近年不断有新的基建设施落成,除了政府兴建大型水电站,还有各种民间建的水电站,加上道路维修工程以至开矿,使绿孔雀的生存空间不断缩小。

奚志农: "水电站如果建成之后,水位要升高,有的大型水电站可能要升个几百米,意味着几十米的森林河滩,全部都到了水底。因为它要到那样的林子去找东西吃,孔雀的雄性有那么大的羽屏,需要开阔的地方,去寻找伴侣。它本来的河滩去不了了,可能它更多的需要跑到农民的地里面去。农民就把气撒在绿孔雀上面,谁让你来吃我的粮食,那我就下毒药。"
奚志农今年5月曾经在北京,在环保部门协调下,和水电公司的代表开会。

奚志农: “我当时问了水电公司的人。我说,这个27万千瓦的电站,对于你们这样一个大型央企来说,占多大比重。负责人说,太微不足道了。我说,各位,对一个企业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工程,但对于国家来说,几乎是独一无二的绿孔雀,熟重熟轻?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谈到在中国大陆,环保以至其他保护工程,经常要给大型基建让路,奚志农有很大感触,他以香港为例。

奚志农: “我想,这样的问题在香港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就像超过香港土地四份之三的郊野公园,是宝贵的自然遗产。香港政府想打郊野公园的主意,科学家要来反对,民间保育团体要来反对。但在中国大陆,它什么时候“漂”掉的,你都不知道。”

北京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的创办人汪永晨认同,中国大陆的大型基建环境评估往往不到位,但她认为近年情况正逐步改善。
汪永晨: “它们有很多事情就是“先斩后奏”。毕竟现在的执法力度,比原来还是强了很多,信息公开还是在往前推进的。最主要的还是以前环境和经济比起来,发展是硬道理。这是非常可怕的一句话,是硬道理的话,它就可以置其它一切不顾。

汪永晨表示,近日九塞沟的7级地震,再度唤起中国大陆老百姓对大型基建影响环境生态的质疑。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 石山/嘉華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