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事件不孤立

2016-04-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来自全国各地的泛亚投资人,2015年1月11日再次发起大规模维权,数千人聚集在北京中国国家信访局追讨投资款。(微博图片)
来自全国各地的泛亚投资人,2015年1月11日再次发起大规模维权,数千人聚集在北京中国国家信访局追讨投资款。(微博图片)

泛亚事件爆发之后,有有识之士指出, 泛亚并非孤立案件,因为大陆还有1,000多家类似昆明泛亚那样的地方交易所,均面临清理整顿的问题; 昆明泛亚事件可能意味着一波危机的开始爆发, 各式打着金融或交易创新旗号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将显现出原形, 暴露出真实面目。为泛亚站过台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曾说,“泛亚模式开启了稀有金属商品投资的大门”,那泛亚事件的爆发是否也打开了类似事件或危机爆发的大门?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制作有关云南昆明关泛金属交易所危机系列调查报道第四集。

中国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泛亚危机发生之后曾说, “泛亚是冰山一角,未来若干年,可能一年也可能三四年,中国会出现一些局部的、违约引发的金融动荡。”中国深圳独立理财专家邹涛表示,类似泛亚事件的事件将来在中国肯定还会有,所不同的可能只是换个名目, 改个形式,更加具有欺骗性:

“中国的特色就是最后由老百姓对损失买单, 因为这是特色吗, 特色就是实验, 实验结果受苦的都是无知(职)无权的老百姓。美国也有庞氏骗局的发生,但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下的所谓金融产品或金融创新为什么最终变成了一个金融骗局,骗局的受害者都是那些社会底层的普通百姓。将来,普通百姓要想保护自己的微薄血汗钱,不再在所谓金融创新的骗局中上当受骗,除了提高自身的辨别骗局的能力之外,投资还是要选择国家层面、执政政府搞得全国性大型平台比较稳妥。将来,类似泛亚的所谓金融创新还会有,它是骗局还是创新, 取决于国家监管的提高和严厉程度,监管责任制是否到位。我想, 泛亚事件不仅为社会, 也为中国政府的监管者敲响了警钟,不然一些中国特色的东西到头来就变成了中国老百姓受苦的东西。”

中国官方媒体财新网针对泛亚事件2015年年底曾报道说,“泛亚的逻辑很明显。借国家信用中饱私囊,地方政府、企业甚至银行都获利不菲,最后是投资者甚至财政买单”。网上有报道说,有迹象表明,在还没有泛亚完全爆发危机的2015年4月份之前,银行系统的部分客户得到了优先出金。人们不禁要问, 谁是那些“银行系统的部分客户”。此外,另有报料还说,云南当地监管部门一些官员也参与了在泛亚平台上的交易,但是他们经过后台内情交易已在危机前夕全部平安赎回了本息。

曾经以“草庵居士”为笔名和网名发表大量评论和文章的美国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梅凤杰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昆明泛亚属于网络经济的产物,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网络经济本身并没有错,错在中国在实行或发展过程中没有确实起作用的监管制度和社会制度,政府应该为此负责, 因为现在对类似泛亚问题的清理整顿无法奏效:

“现在中国政府的清理整顿是无序的,是反应式的, 是在危机爆发后的应付, 不是从头进行标本兼治的治理。换句话说, 在中国大陆监管制度问题和体制内腐败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所做的实际上压制矛盾, 掩盖问题, 而不是从根本上建立规范有效的监管机制。 正因为如此, 未来中国大陆还会有类似泛亚的事件不断发生。”

梅先生指出,由于中国法规给予大陆法系, 而非英美的海洋法系,强调案例,再加上信息不透明公开,结果看似健全的僵硬法规往往赶不上经济形势的变化, 从而使一个本来可能好的事情最终演变成诈骗。梅先生透露,他已经知道中国大陆迄今已经有200多家类似泛亚那样的公司倒闭。在这种情况下,梅先生建议普通人在投资时要调整回报过高的期望,对政府的言行不要信以为真:

“因为中国目前整个投资环境中人的心态非常不正常。在美国, 投资有7%到10%的回报已经非常好了,但是在中国却非常低。 中国私人间的借贷通常在20%到30%之间。在这种情况下, 不择手段想赚钱的政府引导百姓投资,百姓因为相信政府而缺乏风险防范意识,再加上官商勾结,骗子往往打着政府的旗号,百姓在投资上实际上首先要防范的是政府, 其次才是防范诈骗者。泛亚以及其它几个大案,其背后都有政府背书和支持的影子。”

中国官方媒体《北京商报》有记者统计, 从2008年到2015年年底,华夏大地至少爆发七起涉及金额较大和投资者较多的兑付危机事件。例如, 早在2008年7月,设在北京的华夏现货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遭400多名客户围堵,事发前一天公司法人及总裁郭远峰携妻女卷款近2亿元人民币出逃美国。泛亚事件的爆发只是折射出中国交易市场的泛滥。

记者在本次系列调查报道第二部分中采访的泛亚投资受害者罗勤勉先生曾说,正是因为相信政府相信党,他才同其他受害者一样投资泛亚。对此,著有《普通百姓致富之路》-中国版的《富爸爸,穷爸爸》一书, 在中国被誉为“草根时代的财智英雄”和“草根金融家”的段绍译先生认为, 那是罗先生唯心说话,只是想尽量通过政府减少自己的损失:

“中国老百姓真的相信党相信政府吗?众所周知, 我们政府说过多少假话, 政府官员说的又有多少到头来算数?很多政府官员本来就不可信, 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可信。 当然, 政府官员有时并不是故意去骗老百姓, 他们自己也看不懂骗局, 也被骗子迷惑了双眼。”

有人说,中国国家层面的金融危机事件,在中央政府的强力干预下最终都可以在被掌控中化解或解决, 但是以“泛亚事件”为典型, 近几年屡屡发生的由地方政府监管的现货期货市场金融危机事件则引起大小不一的社会动荡。

关注百姓维权的非官方民间组织“权力运动”2016年3月12号透露,中国泛亚受害者同一天在全国各地的银行门前开展维权活动,涉及到的城市有上海、常州、苏州、太原、昆明、南昌、西安和哈尔滨等城市。受害者的诉求是要“云南政府迴避,期望中央调查问题”,期望中央政府为他们追回被泛亚围猎资本圈走的血汗钱,类似泛亚的案件是否继续, 是否泛滥,维权者并不关心。

段先生进而表示,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所谓大宗商品交易所有数百家,泛亚是其中之一;这些平台上交易的东西五花八门,从有色金属到大蒜都有,泛亚只是类似事件发生的开始:

“因为在中国犯罪成本非常低,多数政府官员不懂经济却管经济, 其结果只会使经济越来越差. 再者,老百姓对有关经济学知识不甚了解.”

说大多数政府官员不懂经济,著书立说力挺泛亚的云南金融办主任刘光溪从学历和履历上讲都应不在其中, 因为刘光溪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2011年出版《昆明泛亚金融服务中心建设蓝皮书, 在云南工作之前参加过中国加入世贸的谈判, 在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担任过商务参赞,在上海WTO研究中心担任过常务副主任和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副院长。

说到将来类似泛亚事件爆发的形式,段先生说, 虽然花样和形式可能表面上有所不一样, 但无外乎以下几种:

“第一是像泛亚一样的模式, 交易贵金属之类的东西。第二是炒所谓什么期货,第三做什么现货原油和白银之类的东西。第四就是网上P2P之类的平台。还有就是炒卖什么原始股。”

有媒体近期盘点截至2016年3月的中国金融圈十大骗局。泛亚高居十大骗局之首, 堪称“明星”骗局案例。有分析认为,诸多因素已为更多类似泛亚事件的爆发“积蓄能量”, 2015年只是更大危机到来的序曲。

好了,今天有关泛亚事件的系列调查报道就到这里。 下一集将讨论泛亚事件涉及到的430亿元资金流向了哪里?受害者维权有没有可能追回至少部分资金?广大老百姓如何投资才能减少或防范风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