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定性泛亚事件,“泛友”能否挽回损失?

2016-05-2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5年12月21至22日,山西太原、四川成都、新疆奎屯、云南昆明、江苏常州、陕西以及北京等地的泛亚投资人连日集会追讨投资款。(微博图片)
2015年12月21至22日,山西太原、四川成都、新疆奎屯、云南昆明、江苏常州、陕西以及北京等地的泛亚投资人连日集会追讨投资款。(微博图片)

云南泛亚事件发生迄今已经快一年了。云南昆明警方泛亚有色金属专案组2016年3月31号的新一轮通报将事件基本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今后将“全面加强追赃挽损工作”,受害者从4月1号到6月30号这段时间可以登录政府设立的登记平台及网站,登记个人信息。咋一听,将彼此称为“泛友”或“难友”的广大泛亚投资者,特别是那些普通百姓投资者,似乎一下有望追回自己不明真相也好, 出于贪婪也罢而投入泛亚的大量资金。另一方面,中国广大投资者是否会“吃一堑,长一智”,今后不再沦为资本围猎的受害者?中国究竟什么投资可以能让百姓可信?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播记者闻剑制作的有关云南昆明关泛金属交易所危机系列调查报道第五集。

虽然政府公开宣称今后要全面加强追赃和挽回损失的工作,但广大泛亚投资受害者似乎并没有完全“相信政府、相信党”,只是乖乖地到政府指定的网站登记个人信息,被动地等侯结果,因为至少云南昆明市和四川成都两地的数百泛亚投资人,在昆明警方的最新通报和政府登记网站设立之后的4月10号,为追讨被泛亚事件黑洞吞噬的血汗钱,不顾警察镇压而分别举行集会。

围绕涉及20多万受害者和400多亿元人民币资金的泛亚事件,广大投资受害者要想追回自己的款项,我们首先要弄清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泛亚4年经营中所谓“非法吸收”的巨额“公众存款”去哪了?

对此,著有《普通百姓致富之路》-中国版的《富爸爸,穷爸爸》一书, 在中国被誉为“草根时代的财智英雄”和“草根金融家”的段绍译先生认为,:

“投入泛亚的钱多数是追不回来的,多数在投进去后已被花掉和挥霍掉,像公司的浪费、在全国各地办公地点的设立和办公设施的购买、员工的雇佣、媒体宣传和广告、房屋租赁费,等等。由此, 真正能够被追回的钱可能是冰山一角。 我个人认为,钱能够被追回20%就不错了。 按照我们党一贯的办案风格, 即使追回20%也不会全部返还给受害者, 因为追回的钱因为当事人和办案经费而最终可能都被抵消掉, 不过, 由于泛亚受害者不断地闹,国家可能在办案经费上有拨款,追回的20%左右的款项可能按比例分给大家,办案经费不会占用。”

不过, 有人在网上分析说, 430亿元人民币的部分款项也可能被泛亚挪用,即将新加入投资者的资金补给早已加入的投资者, 从而制造赚钱的假象。那些拿到这部分资金的所谓老投资者可能现在也是“泛友”的一部分。此外, 还有分析认为,没有被及时查封的泛亚货物已经被拍卖也可能减少追回资金的数目。2016年2月初, 有泛亚事件维权者在网上披露泛亚在上海仓库的货物私下被拍卖的消息。中国“财新网”2016年3月26号在刊登的“断崖人生:泛亚投资者群像”一文中说,“22万人参与,涉及资金400多亿元的泛亚交易所, 最终不过是一个局, 绝大多数投资者血本无归”。近日,在网上有分析说, 拍卖泛亚遗留资产和抵押品“大约100万可以回15万”。

美国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梅凤杰先生表示,泛亚吸纳的430亿元资金实际上已经在泛亚各种各样的运作和诸如股市及房地产的投资当中早已失去了踪影, 昆明警方说“全面加强追赃挽损工作”只是他们解决问题的一个方式:

“警方介入追赃挽损只是想压息民众的愤怒。 从以往经验判断,泛亚能够追回10%的损失就非常不错了。不仅如此, 从法律层面看,追赃挽损需要通过很多程序和需要很多费用,其中很多资金已经被转移到海外,成为个人资产, 难以追回。另外, 泛亚事件涉及的部分资金已经转投到国有企业。众所周知, 中国政府一直采用各种方式保护国有企业。 在这一点上, 中国和美国一样会采用风险自负的原则。一言以蔽之, 中国政府向百姓承诺追赃挽损只是为了在平息民愤和争取民心,实际效果并没有多少。 这样,时间上拖久了,百姓在无奈之中可能就接受损失了”。

梅先生以上说泛亚可能投入国有企业的钱难以追回是因为被投资的国有企业并不知道泛亚的资金是违法所得,诈骗所得,国有企业反而还控告泛亚违反投资协议;再者,泛亚投入国有企业的资金也可能已经亏损。现已同其余十几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一同被捕的泛亚负责人单九良早在2015年10月初通过香港《南华早报》对外表示,“来自投资者的钱已经通过泛亚借给超过400个投资人了”,泛亚“已经将借款人的名单交给昆明市政府和云南省政府了。" 此外,单九良还指出,“超过90%的钱已经被借给不到100家私人企业。余下的债务则是超过400个个人欠的。”。 如果果真如此, 政府应该有“追赃挽损工作”的明确目标,应该依据法律说明单九良所说的400多个投资人是谁,有没有涉及国有企业;“不到100家私人企业”又是谁, 有没有涉及权钱交易和腐败。

中国独立理财专家邹涛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除了正常的运营成本人力成本开销之外,泛亚可能像成千上万发财心切、急功近利的人一样,将圈到的许多钱投到2014年年底和2015年年底开始上涨的中国股市, 2015年六月中旬中国股市大崩盘让泛亚损失惨重;加上其它因素,泛亚由此已经没钱赔偿投资受害者的损失,国家也不可能拿纳税人的钱补偿投资受害者的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广大投资者与其花费大量精力进行无法追回损失的维权, 不如静下心来反思,将来不要重蹈覆辙。那在中国,适合普通人投资的平台究竟存在不存在?普通人如何选择才能合理防范风险?邹先生投资选择有四点前提:

“第一个前提是钱绝对不可以离开自己的账户, 一定要在自己的监管范围之内,否则风险将不可控制,借钱的成为爷爷,被借的变成孙子。第二个前提是投资如果需要变现,变现必须能够快速实现,而且不需要经过第三方就能做到。第三点是投资的平台必须是国家或中央政府设立的, 绝对不能是某个私人公司或企业设立的平台。私人投资平台可能在某个时间段发展很好,但总体抗风险能力差,一旦出现经营起伏和遭遇大的经济环境变化就可能变成烂摊子。 第四, 我们选择的投资品种一定要有某种程度的风险补救机制。 风险补救机制指投资的平台只要不倒闭,经济的长期发展和投资人自己通过不断加仓拉低投资成本的办法, 最终获得投资回报。”

邹涛认为, 迄今,值得普通人在中国长期投资的只有国家设立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像昆明泛亚那样的投资机会和已经泛滥的所谓P2P投资平台,普通投资者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不要被一夜暴富和快速致富的宣传或所谓权威人士的建议迷惑。

不过,梅风杰先生认为,2015年中旬的中国股灾已经向世人证明,看似完善健全的中国股市也是问题百出,变着法从普通投资者手中圈钱, 中国基本上适合没有普通人投资的机会或平台:

“中国老百姓即使手里有余钱也找不到好的投资机会,因为存到银行面临中国政府每年超发货币引发认为通胀的压力,存到银行中的利息也是少得可怜,赶不上通胀的速度。不仅如此, 现在将钱存在银行也不见得安全, 因为银行也存在很多风险,也可能倒闭。如果投资股市,股市又被利益集团操纵,波动极大,不赔钱就不错了;如果投资房地产,中国房地产的泡沫现在已超过当年的日本。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想不出中国政府如何让老百姓能够放心地投资,老百姓将手中余钱兑换成美元可能唯一比较保险的投资办法,因为人民币未来贬值基本已成定局。”

中国2016年春节期间,朋友圈疯转这样一个不知是让人哭、让人笑或让人无可奈何的微信。微信中一个儿子对妈妈:“妈,我回来了,今年赚的钱全赔在股市里,现在一无所有了”;妈妈回答说,“孩子,你并不是一无所有呀。最起码,你还有脸回来啊! 爸妈都没脸见你”;儿子赶紧问,“怎么啦?”;妈妈哭丧地对儿子说,“你爸买了‘泛亚’,我买了‘e租宝’!”

美国华尔街日报四月十二号刊登的一篇报道说,根据单单2015年被报道的案件计算,中国涉及类似泛亚那样的所谓理财产品至少243亿美元,有160万投资者身陷其中,泛亚事件占了66亿美元, 即430亿元人民币, 涉及人数22万人,平均每人19万元左右。

由于泛亚、e 租宝和其它大大小小、五花八门的P2P投资平台倒闭事件,所谓“没脸见人”的受害者队伍在中国似乎在不断壮大, 壮大到中国政府开始紧张,担心受害者越来越多,最终影响到社会稳定。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成为林林总总投资事件受害者的如何维权,如何走好下一步将成为一个中国全社会都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即政府应该加强监管,加快金融改革,不要事前大张旗鼓鼓励,事后定性违法诈骗;百姓不要只看投资高收益,罔顾投资高风险。

好了, 今天有关泛亚的调查报道就到这里, 下一集将探讨致富在时下的中国是难还是易?泛亚等相关事件折射出人们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谁究竟应该为泛亚之类的投资乱象负责?是制度本身,还是总想一切都想说了算的政府, 还是百姓投资“责任自负、风险自担”的意识有待提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