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事件折射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还是无序?

2016-06-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5年12月21至22日,山西太原、四川成都、新疆奎屯、云南昆明、江苏常州、陕西以及北京等地的泛亚投资人连日集会追讨投资款。(微博图片)
2015年12月21至22日,山西太原、四川成都、新疆奎屯、云南昆明、江苏常州、陕西以及北京等地的泛亚投资人连日集会追讨投资款。(微博图片)

云南泛亚事件受害者已被通知从4月1号到6月30号这段时间可以登录政府设立的登记平台及网站,登记个人信息,为官方所说的追赃挽损做准备。不过,在上一集报道中,受访的两位专家都认为追赃挽损即使有进展,受害者不要指望收回全部损失, 追回一小部分就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权当聊以自慰。随着泛亚事件调查和处理的缓慢进展,在中国经济毫无起色的拖拉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多像泛亚那样的金融诈骗浮出水面,就连银行理财、票据理财、保险理财和债券基金这些看似很安全的理财产品,2016年都出大事了。在这种情况下,致富在时下的中国是难还是易?泛亚等相关事件折射出人们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谁究竟应该为泛亚之类的投资乱象负责?是制度本身,还是总想一切都说了算的政府,还是百姓投资“责任自负、风险自担”的意识有待提高?

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制作的有关云南昆明泛亚金属交易所危机系列调查报道第六集。

虽然股市、楼市、民间借贷、银行理财、P2P、信托、债券、货币基金、黄金、购汇和储蓄等的投资品种在中国已经面向大众, 但是股市、楼市、民间借贷和P2P是中国投资的四大主要战场,普通大众大都只知晓这四个投资渠道,媒体的焦点也大都聚焦于此,事件发生的数量也大都表现于此,特别是P2P 更是让许多人到了一谈P2P而色变的程度。不过,像云南昆明泛亚事件究竟属不属于P2P 还在争论之中。认为泛亚是P2P的人认为泛亚一开始本来是做有色金属交易的, 只是渐渐在交易模式上偏离当初设定的轨道,走上线上欺世诈骗的不归路;认为不是的人则争辩,泛亚就是做有色金属交易的,与做网络借贷的P2P不是一回事,不能以泛亚、快鹿和中晋等事件而妖魔化P2P, 让P2P“沦为史上最惨背锅侠”。

然而, 不管怎么说,中国投资市场, 特别是股市、楼市、民间借贷和P2P 四大投资战场出现光怪陆离的乱象,在中国知名财经评论人士叶檀看来, 折射的一个共同逻辑其实都是中国“实体经济风险的上升”。中国地产评论人士刘光宇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现在中国虽然有许多有钱人,但是投资渠道相对还是狭窄,去年股市断崖式的暴跌让人迄今心有余悸,迄今总的来说还算不错的房地产市场也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成为投资者的摇钱树:

“从国家角度看, 政府可能虽然并没有说要改变房地产作为国家支柱产业的地位,但是在战略上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政府在考虑如何摆脱经济发展对房地产的依赖。然而,中国经济发展短期内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不容易,所以说中国政府目前是在摆脱房地产与依赖房地产这个平衡点上不断摸索解决之道。说实话,房地产把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耽误了很久,因为这么多年来,中国经济一直依托房地产发展,其它经济领域的发展已经被耽误了。”

刘先生强调,如果政府不能摆脱经济发展对房地产的依赖,中国房地产有一天崩盘是必然的;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房地产逐渐降温,软着陆,实现政府不让崩盘, 老百姓不允许崩盘的皆大欢喜局面。 刘先生强调,现在中国老百姓相对发家致富更加容易了,很多老百姓改革开放之后都发家致富了; 然而,许多发家致富之后的人还在抱怨,这是需要中国社会反思的问题。

说到发家致富这个话题,中国独立投资理财专家邹涛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中国每一波赚钱的机遇都与国家政策紧密相连:

“中国自从1949年以来一共有四次让普通老百姓致富的机会。第一机会是1978年的改革开放,人们开始利用国家给予的政策,下海经商。例如,在我所在的深圳,鉴于当时中国比较落后的局面,有人从香港走私家电到深圳就可大赚一笔。第二次让普通百姓致富的机会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股市初创时,购买原始股的人,他们很容易地赚到很多钱。当时一张身份证都可以炒到几千到上万块钱,因为当时购买股票要看身份证。第三次赚钱机会是1998年到1999年开始的房改,许多老百姓通过房屋致富。第四次赚钱的机会是目前的国企改革。当然,国企改革实际上一直在做,有些人通过贱买国有资产发家, 但目前看来这方面还不是很明显。

从以上四次机会不难看出,中国赚钱的机会与执政党给予的政策密不可分。邹先生戏谑地说,对政府政策先知先觉的人可以吃肉,中知中觉的人可以喝一点汤,喝一点粥,有时甚至还可以吃一点骨头;后知后觉的人是买单的,不知不觉的人是等死的;在中国,致富要靠当权者的政策,不是靠自身辛苦努力就能达成的,这是中国社会制度所决定的;国家政策给予你致富机会,可能10年到15年才来一次, 未来也是如此。”。

按照胡润富豪榜排行,2015年中国大陆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为596人, 首次超过美国, 成为全球制造富豪最多的国家; 但是邹涛表示, 在中国人们将来致富则将越来越难,并不容易, 因为致富的机会更少,不像以前那样百废待兴,机会很多。邹先生预测,将来在中国赚钱的一个机会与诸如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等高科技有关:你要么参与到高科技产业中去,要么成为高科技企业的员工,要么做高科技方面的生意;股市致富的机会已经不复存在,房地产的致富机会也会越来越少。

说到股市是否让人赚钱盈利这个话题,2016年6月9号, 中国官方中财网刊登一篇题为“跌怕了赚点小钱就知足”的评论文章。评论援引一位资深股民的话说,虽然2015年中国股市的股灾让她产生“赚点小钱就知足”的胆小和保守心态,但是坚信沪指将来可以重回5000点,站上6000点只是时间问题。

从宏观角度思考, 广州作家徐琳认为在中国现在赚钱越来越难:

“因为生活中接触的一些朋友和老板都是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 因为业务量降低了,裁员发生了,投资被撤资了,工厂倒闭了。前段时间工人维权事件此起彼伏就是很好的反映,反映经济状况恶化。在投资领域,我个人感觉也不好,因为经常接到陌生人的电话,让你投资;在微信上也收到不少要你去投资的信息。这些都反映,投资不好做才会出现这些陌生人拉你投资的骗人把戏。”

时至今日,姑且不论未来的钱是否好赚,先看看中国百姓究竟是有钱还是没钱?如果你要相信中国一些所谓权威机构的研究或调查结果, 你可能像以上刘光宇先生认为的那样:中国已经有很多有钱人,很多人不差钱。例如,2016年5月,中国西南财经大学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8月,中国家庭资产平均为121.69万元人民币,城市家庭平均为247.60万元人民币,农村家庭平均为37.70万元人民币;中国家庭自有住房拥有率为89.68%,远超63%的世界水平。报告的数据如果属实,中国的家庭资产、存款、房地产赶英超美早已不在话下。

作家徐琳表示,现在普通人在投资上大都有“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井绳”的心理, 中国“那些曾经喧闹的交易大厅回归平静”就是例证。2016年6月14号,中国财经评论人士洪灏在官方中财网上刊登评论文章说,在中国投资最具有代表性的股市泡沫自2015年6月破灭之后,“中国市场像一处古老的废墟, 静静地栖息在世界的边缘”。

说到去年迄今接连发生类似泛亚那样的事件或危机,是政府应该好好反思, 改革制度, 还是说百姓应该反思,反思投资需要了解投资的标而不是跟风这个问题, 徐先生认为, 政府和百姓都应该好好反思:

“个人有个人的反省, 政府有政府的反省。个人投资果真上当受骗了,确实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然而, 当一个社会出现太多的诈骗事件,人们不禁要问, 政府有没有作为?政府如果管理不好,你应该谢罪下台。一个社会中上当受骗者如果太多, 不仅仅是个别或极少数,那这个社会制度肯定出了问题。如果确认社会制度出了问题,政府就要从根本上着手解决问题,即政治制度的改革。如果政治制度这个根本问题不去触动, 而只是就事论事, 修修补补,将来类似的事件或危机还是会再次发生。”

虽然有专家指出,泛亚之所以让20多万人像飞蛾扑火般加入其中, 除了较高的收益吸引一哄而上的所谓投资者以外,政府、官方媒体、国有银行、各路专家的公信力也成了诱饵,但是有人在网上做了这样一个比喻: “如果一条河里有极少数几条鱼死了, 那应该是鱼的问题; 如果河里大部分鱼都死了,那肯定是河有问题”。听众自己可以以泛亚及其它类似事件为例分析一下,时下的中国的问题是“鱼”的问题, 还是“河”的问题。

此外,有网友5月13号发推文称,泛亚维权者在维权过程中过于软弱,不敢将问题的矛头直指中国中央政府,认为问题的根源来自最上层,而是寄希望中央政府解决云南和昆明两级地方政府造成的问题,自欺欺人地只看树木,不认森林,比黑龙江双鸭山煤矿工人在维权抗议中打出“共产党还我血汗钱”标语的抗争差远了。
记者查阅最有影响力的泛亚维权者网站 “泛亚债权人联盟”发现,自从云南昆明警方3月31号将泛亚事件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通知受害者从2016年4月1号到6月30号登录政府设立的平台及网站,登记个人信息之后,广大受害者的维权几乎销声匿迹。

独立投理财专家邹涛表示,他在中国讲课时常调侃地对听讲者说, 2016年你首先做到手中的钱不被骗走或成功守住本钱已经很不错了:

“第二, 你的钱没有在股市等投资中亏掉也已不错, 因为毕竟你保住本金了, 毕竟你比泛亚受害者动辄赔个几十万几百万强多了。在中国将来赚钱将变得很难, 因为中国经济目前在各个行业的转型是很痛苦的。中国虽然表面上说是市场经济,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政府那只有形的手还是起着巨大作用。现在钢铁和水泥行业的窘境就是政府那只有形的手控制经济的例证。有鉴于此, 将来老百姓首先是守住手中的钱, 不要亏掉, 不要被骗走; 第二, 一定要多学一些金融和投资方面的知识, 一定要降低收益的预期;在信息越来越透明和公开的情况下, 将来一夜暴富和所谓赚快钱的机会越来越少, 很多行业的利润越来越薄了。你说, 一个P2P平台称有30% 到40%的利润,稍有一点金融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

邹涛认为,普通投资者一开始大都有暴富和赚快钱的心态,出事之后又有保本息事宁人的心理; 当本钱无望追回时,一部分人选择权当倒霉,从此再也不相信什么投资可以赚钱的理念, 一部分人可以采取过激措施,进行所谓的维权。

好了,今天有关泛亚的调查报道就到这里, 下一集将探讨中国目前的投资市场现状以及发展方向,中国是否可以学习和借鉴美国的投资市场制度和监管办法;如果在政治制度不变的情况下,美国或者西方投资市场管理办法在中国是否奏效以及中国是否要学习美国或西方的投资市场管理经验;泛亚等类似事件的爆发预示中国投资市场的否极泰来,还是从此一蹶不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