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超级大桥热充满债务和腐败

2017-06-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6月13日发表其驻北京记者储百亮的报道,题目是“中国超级大桥热背后:债务沉重、腐败丛生”。(网站截图)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6月13日发表其驻北京记者储百亮的报道,题目是“中国超级大桥热背后:债务沉重、腐败丛生”。(网站截图)

美国有媒体关注到,中国大陆已成为拥有世界上最高和最长桥梁、以及最高铁路栈桥等基建设施的国家。但近年来中国大陆的建设超级大桥热的背后却导致债务沉重、腐败丛生。有海外中国学者认为,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仍然会大搞基础设施建设。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6月13日发表其驻北京记者储百亮的报道,题目是“中国超级大桥热背后:债务沉重、腐败丛生”。报道说,在中国湖南的赤石乡有一座建造在一茂密山谷中的赤石大桥,是一个长度近2.3公里的混凝土与钢铁的奇迹。由四座桥塔支撑的高速公路桥悬挂在高出下面玉米地和稻田180多米的空中。赤石大桥缩短了中国西南地区与东海岸之间的车程。

赤石大桥是近几年中国大陆各地建成的数百座大桥之一。中国官员称赞它们是显示能力的证据,表明中国的基础设施比世界上任何国家更大、更好、更高。但赤石大桥的过桥费最低20元人民币,超出了桥下大多数村民的经济承受能力。

除赤石大桥外,中国大陆新建的大型桥梁还有:山东青岛的胶州湾大桥、贵州的北盘江大桥、湖南的矮寨大桥、以及经过贵州的北盘江大桥。

美国的美中科技文化交流中心的谢家叶,就中国大型基建项目与腐败问题表示:

“建设项目独白问题在国外也存在,但在中国大陆,基建工程项目的招标及资金使用等都不公开,因此腐败问题更严重。”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中国大陆各地令人惊讶的基建工程缩短了一些地区旅行时间,促进了商业活动,创造了经济产值,为将来几十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但在政府担保的贷款推动下,在国有建设公司以及从中获利的官员鼓动下,中国大陆许多桥梁道路项目正在积累越来越多的债务,成为腐败的温床,而其运输效益却令人质疑。

湖南的赤石大桥就是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热的阴暗面例证:大桥总造价约合3亿美元,超过预算50%以上,完工期因严重事故推迟,也存在腐败问题。去年10月建成通车以来,大桥及其高速公路一直没有被充分利用,营运亏损严重,无法支付贷款利息和本金债务。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研究中国基础设施开支的英国牛津大学管理学教授阿提夫-安萨尔 (Atif Ansar) 认为,基础设施建设是一把双刃剑。他研究过的中国65个高速公路和铁路项目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有“真正的经济效益”,其余项目的主要贡献更多的是债务,而不是满足运输需求。他警告说,中国政府如不除严格控制项目上马,中国“管理不善的基础设施投资”就可能把国家推入金融危机。

报道说,在中国这个建造了长城的国家,基础设施壮举一直是被引以为豪的。中国迄今的工程奇迹包括:从青海省到拉萨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工程“三峡大坝”,把长江水送到北京的总长约1300公里的南水北调工程等。中国领导人一直为基础设施项目作辩护,称其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中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可与美国在1950年代开始的州际高速公路系统建设相比,但中国的建设速度更惊人。官方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中国就新增加了2.61万座公路桥,其中平均桥长在1.6公里以上的“特大桥梁”363座。据中国政府估计,2015年中国全国高速公路总共亏损了3187亿元,是2014年的两倍多。

就中国政府是否会减少大型基建项目这个问题,美国马里兰州的亚太法律中心学者孙远钊表示:

“虽然中国大陆的诸多基建设施导致地方政府债务沉重,但基于经济增长和就业机会等问题的考虑,中国地方政府还会不断搞大型基础建设项目。”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中国湖南的省级官员承认,赤石大桥的运营陷入了困境,而增加通行费又会导致交通量减少,目前的过桥费最低20元,已经超过了很多人的承受能力。

湖南省交通部门的官员今年4月表示,赤石大桥通过收费还贷的能力很弱,过桥费收入不能保证日常运营的支出,目前还没有能力支付建设贷款的利息和本金。但在中国大陆,由于政府支持,建设桥梁的国有企业不太可能发生贷款违约或破产问题。像赤石大桥这样的工程已让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陷入了债务困境。

(记者:希望; 责编;嘉華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