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年之畔》获韦克斯福德电影节纪录片特别奖

2017-09-2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电影节放映《凶年之畔》后的讨论会。(天溢提供)
电影节放映《凶年之畔》后的讨论会。(天溢提供)

黄文海记录中国民工生活的纪录片《凶年之畔》,再次在爱尔兰韦克斯福德纪录片电影节获特别奖,该片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电影界。

旅居香港的独立电影制片人黄文海先生,是八十年代末期以后,在中国影视界产生的脱离体制的一代艺术家中很重要的一位成员。他一九九六年到二〇〇〇年期间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二〇〇一年正式脱离体制,成为独立电影制片人。十六年来,他拍摄的电影《北京郊区》、《军训营纪事》、《喧哗的尘土》,《静静的锯》、《梦游》、《我们》、《凶年之畔》等片在国际电影界引起关注,并且多次获得了各种不同类型的奖。记者获悉,九月二十一号开始,黄文海先生再次到欧洲参加爱尔兰一个著名的纪录片电影节。为此,星期一记者采访了黄文海先生。

关于他这次到爱尔兰的活动,他对记者介绍说,“我这次来爱尔兰是参加韦克斯福德的独立纪录片电影节,是从二十二号开始到二十六号结束。我的电影《凶年之畔 We the workers》很荣幸地被他们作为开幕式电影放映。”

关于他的电影放映的情况,他介绍说,“除了有一百多名观众来观看以外,在放映后的交流也非常的圆满。因为他们请来了一位爱尔兰当地最大的联合工会的主席凯利(Jimmy Kelly)先生,这个工会有将近十万会员。还有爱尔兰第四大政党,‘人高于一切党’的议员坎尼(Gino Kenny),中学教师协会的负责人摩恩内(Annette  Mooney)女士,我们在一起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交谈。”

据记者了解,黄文海的电影《凶年之畔》获得了韦克斯福德纪录片电影节特别奖。实际上黄文海先生的电影在欧洲以及世界各地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电影界,黄文海先生自己也感到了这一点。对此,他说,“我个人是觉得,电影一般是应该在电影专业界,或者在电影艺术的范围内进行交流。但是我发现,实际上这部电影已经越来越超出了电影的范畴,很多和政治、社会各类问题关联的人士团体,也都非常关注这部电影。为此,我们也就当前世界经济、政治中,全球范围内中国劳工的处境展开了非常深入的交流。这样的影响也包括这个月的十二号,我的电影在美国国务院的放映,在那里放映了这个电影的一个六十五分钟的版本,当时的一个探讨我觉得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作为一位艺术家,黄文海获奖后特别在致辞中提到,“我们这些来自专制、极权国家中的独立导演将作品带到西方放映,往往并不自信。这些作品所反映的是一种极端的体验——好像是来自监狱的呼嚎,这对于生活于自由、民主体制下的人民有什么用?”

据记者了解,对于黄文海先生的《凶年之畔》,电影节的评审团在评审中认为:这部影片为国际社会的人权及劳工事业的推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