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首次为艾滋病感染者设独立高考考场惹争议

2017-06-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山西省临汾市一家专门收治艾滋病感染者的全日制学校“临汾红丝带学校”,今年首次为校内16名学生设立两个考场,进行高考考试。(AFP)
山西省临汾市一家专门收治艾滋病感染者的全日制学校“临汾红丝带学校”,今年首次为校内16名学生设立两个考场,进行高考考试。(AFP)

山西省临汾市一家专门接收艾滋病感染者的全日制学校“临汾红丝带学校”,今年首次为校内16名学生设立两个考场进行高考考试。这是大陆首次为艾滋病感染者单独设立高考考场。不过有关的报道却引发了争议。有网民认为,设特殊考场有“歧视”之嫌。有艾滋病感染者表示,自小在这个歧视的封闭环境下长大,可能会令有患者产生报复社会的心态。

山西省临汾市“红丝带学校”的校长郭小平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说社会进步了,但是仍然未能消除部分民众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歧视。该校长担心若红丝带学校的学生与其他学生同场考试,可能会有一些考生有所顾虑。因此,经过郭小平提议下,获得教育和招考部门批准,直接在红丝带学校里设立独立的考场。

有关的报道经过广泛传播后,网上一片舆论,惹来不少网友的争议。

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喜梅看到有关的报道后表示,专门设立这样的学校为艾滋病感染的孩童提供一个读书的环境,虽然是不错的,可是学校不应该为此而宣传它的存在有多“伟大”。

喜梅认为,艾滋病感染者被歧视是现实存在的情况,因此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政策保障感染者的隐私。可是如果患者的身分曝光,迎面而来的是社会上的歧视和远离,导致有部分患者产生不良心理,甚至出现报复社会的心态。

刘喜梅说︰“我觉得,如果正常学校的学生同在一块读的话,那样就不会曝露他们的身分。我跟一些艾滋病感染的大学生聊过,他们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情,想报复社会,把艾滋病传染给别人。因为他们的心灵受到的打击太大了,而且没有人尊重,遭到社会嘲笑和远离,所以他们都会做出这些行为。”

艾滋病政策民间研讨会召集人之一的孙亚也认为,若从小就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学校里生活,接触到的是外界的探访或是媒体的报道, 会让这些孩子也觉得,只有社会的怜悯,他们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并不能为他们培养融入社会的能力。

孙亚说︰“完全被标签化了,除了当地,还有各界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艾滋病感染者了。身分曝光后,这些学生是恐惧感,又是一种依赖感,他们只能依赖社会对他们的关注才能往前进。如果外界不关注他们,他们的生活便变得麻烦。所以说这样的做法是想让这些孩子们融入社会,那就是天方夜谭。”

多年来从事艾滋病志愿工作的文刀指出,报道惹来民间舆论,与政府一直倡议的“反歧视”行动相违背。

文刀说︰“我认为,这个学校是没有必要存在的。其实在我们这些做艾滋病工作的人士来看,这个学校是个笑话。这种特殊化只会加重这些孩子的标签化和歧视化。这个新闻报道出来之后,争议其实也挺大的。官方的报道虽然是正面的,但是我看一些微博的留言,都说这是一种歧视。国家的这种反歧视都白做了,居然考试都要分开考。有人问,难道艾滋病在中国又增加的新传播途径是,通过考试也能传播吗?”

本台记者曾经向红丝带学校致电了解,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而该学校一位对外联络老师的手提电话,也一直处于通话的状态。

网上资料显示,创建于200691日临汾红丝带学校,至目前为止是全中国唯一一所专门收治艾滋病感染者的全日制学校。该学校的前身是当地一家传染病医院设立的“爱心小课堂”。直到2011121日,山西省临汾市教育局正式批复成立临汾红丝带学校,并纳入为国家义务教育行列。目前该学校有学生33人,他们在校的所有费用都由学校无偿提供。

特约记者︰丁汶淇 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