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外国法制史教学受限 大学生禁借西方书刊

原华东政法大学校长日前曝光,在中国大陆有大学法学院禁止向学生外借西方书刊,严查法律教师在课堂上“过分宣扬西方民主”。有分析认为,这是共产党以“七不讲”和“十六条”管控教师思想,是中国法学院自我“阉割”。

何勤华(资料图/public domain)

原华东政法大学校长日前曝光,在中国大陆有大学法学院禁止向学生外借西方书刊,严查法律教师在课堂上“过分宣扬西方民主”。有分析认为,这是共产党以“七不讲”和“十六条”管控教师思想,是中国法学院自我“阉割”。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田雷,9月19日在其主持的微信学术公众号“雅理读书”披露,原华东政法大学校长何勤华,日前在“全国外国法制史研究会”第30届年会上发言,批评一些大学限制外国法制史教学和研究,令老师感到愤怒。他还透露,有些大学校方压缩教学课时、缩减教学课程,甚至一些大学的图书馆以清理审核为由,对凡是带有“西方”字样的书和杂志,全部停止向学生出借;还有部门突击抽查外国法制史教学,以防止老师在讲课中“过分赞赏、宣扬西方古典民主制度”。

记者尝试致电何勤华教授,但未能成功;而田雷教授的则未能在发稿前回覆。

中国知名法学家、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告诉记者,当局以政治干扰、绑架学术,很多教师被迫自我审查,压抑学生独立思想的形成,但从长远来看起不到扭转作用,因为自由化进程不可逆转:

“言论、教育明显的倒退,很多做法和文革做法相似,都反映了中共他所面临的危机。”

有法律学者在此消息下评论称:“将子女和财产都转移到了西方,却在国内禁‘西方’,继续洗脑造愚民。最关键的是某党信奉为祖宗的马列也来自西方,这等思想分裂如何解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陆续出台管控大学教师思想的“七不讲”、“十六条”等规定,曾引发网络轩然大波,此后陆续有消息曝光有大学干预教师的教学自由、限制教师的教学内容。
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认为,中国的大学早已经被打断脊梁骨:

“国家一层的中共机构搞文字狱越来越严。专制体制不断产生愚蠢荒唐的错误,下面就会跟着风走,比上面做得还过分。”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