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变身“第三学期” 奥数补习班最受青睐

2017-07-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一些孩子在上“奥数”补习班。(Public Domain)
一些孩子在上“奥数”补习班。(Public Domain)

中国媒体报道说,暑假期间,很多家长给孩子报“奥数”补习班,暑假已成了孩子的“第三学期”。有评论认为,不顾孩子实际情况,一窝蜂上“奥数”班,会扼杀孩子对数学的兴趣。

湖南《长沙晚报》7月28日报道, 暑假期间,很多孩子并不能从书山题海中解脱出来,暑假已变成“第三学期”。在暑假期间的各类补习班中,奥数又格外受家长青睐。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显示,6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其中14.5%的受访者表示非常多。

报道举例说,一个叫小东的小学五年级学生,暑假时间安排还是和上学时差不多。他每周二、三、五下午要去奥数培训班,每天要花1个多小时做《黄冈小状元》习题。同时周末两天下午他要去学跆拳道,还有作文课、数学课,以及绘画课都在等着他。报道说,小东妈妈夏女士以前只是根据孩子的兴趣报了一个培训班,后来她发现,儿子的同班同学中,有的成绩已经很好了,但周一到周五晚上要花一个小时学奥数。夏女士的紧迫感突然增加了,赶忙也给儿子报了奥数班。报道又举例说,一名叫于洁(化名)的小学五年级学生,从读三年级时,就开始上奥数班。于洁妈妈认为,如果能在奥数比赛中拿奖,冲击名校就增加了砝码。但于洁在课堂上跟不上老师的讲解,她认为奥数很难,坐在那里很是煎熬。

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蓝云7月28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认为,如果不顾孩子实际情况,一窝蜂上“奥数”班,会扼杀孩子对数学的兴趣。

“我们小时候没有奥数班,但是有数学兴趣小组。完全是出于兴趣,这不会成为一个负担。但现在如果不分青红皂白,不管你有没有兴趣,不管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大家都要去上这个奥数班的话,一个很恶劣的后果就是:我们很早就把孩子对数学,甚至对整个学校学习的兴趣给摧毁了。”

报道说,原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清华大学附中校长王殿军近日表示,自己的女儿上了几次奥数课就被他喊停了,因为那些题目连他自己都不会做。王殿军认为,不是因为题目难,而是奥数班解题的方法“不正常”。奥数题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无助于数学学习,反让学生“思维走歪了、兴趣学没了”。

早在2001年,中国教育部曾发布禁令,规定奥赛“成绩”不得与中小学录取挂钩。2010年,北京、广东、河北等多地教育部门下令禁止举办“奥数班”,叫停奥赛。

美国马萨诸塞大学波士顿学院社会学教授邓小刚对此评论说,

“开奥数课的老师,他会得到巨大的经济利益;获奖的少数人,奥数会对他们有好处。这变成了一个产业,全国上下都把孩子往里送,这又变成了一个公害。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

上海澎湃新闻网7月28日报道,上海市教委去年要求,严禁将升学与奥数成绩、英语星级考等证书挂钩,并明示问责制度。不过,一些家长仍热衷给孩子报“奥数”班,为孩子“减负”仍任重道远。

(记者:林坪 编辑:嘉远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