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管控网媒崛起双重夹击 中国至少10家报刊元旦起停刊

2018-01-0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北京街头的报摊。(AFP)
图为北京街头的报摊。(AFP)

踏入2018年,中国最少10份报刊同时停刊。这些报刊分布在多个省市,类型遍及专业报、地方报以至在地铁派发的报纸。有分析认为,多份报纸同时停刊固然与网媒兴起有关,但是当局钳制新闻自由导致读者和人才流失,可能是更重要原因。

网媒冲击下全球纸媒持续萎缩,中国也不例外。北京、天津、乃至浙江、湖南等地共至少10家报刊,从元旦起停办。

其中天津是“重灾区”,停刊的4份报刊包括1985年创刊,被公认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体育专业报纸之一的“球迷报” ,同样在元旦停刊的“北京娱乐信报”前身是1981年创办的“戏剧电影报”,11年前转型为地铁报, 成为北京地铁唯一向乘客派发的报纸。而安徽的“大别山晨报”和“皖南晨刊”,甘肃的“白银晚报”,浙江的“台州商报”以及湖南“湘潭晚报”也选择在这一天告别读者。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负责人刘开明认为,全国有多份报刊同时停刊,反映新媒体对传统纸媒的冲击白热化,以及政府管控带来的影响。

刘开明:网媒兴起,人们获得咨询的方式非常多元,而且非常便捷,现在行业报几乎没人看,生活类的报纸除非办的很有特色,否则也没人看,主要的都市报现在也慢慢的萎缩。当然另一方面,新闻的管控和媒体的管控也有很大的原因,因为中国有对新闻媒体管控,所以我们的资讯不能够反映现实,都是经过过滤的,基本上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以前可能是通过各种财政拨款来养活这些媒体,可能慢慢财政拨款也减少了,而且确实没有读者,所以财政拨款也觉得没有价值了。这些报刊可能从出生那天起就是赔钱的,所以关门是必然的。

资深媒体人朱欣欣表示,大批报刊同时停刊很大程度上和当局钳制新闻自由有关,除了一般报刊,就连相对软性的娱乐和体育报纸也受到管控。

朱欣欣:有些(体育报纸)想探讨一下体育的机制、背后制度性的问题,或者权力对文化体育界的干预,他们这些报刊肯定不能触及较为深层的探讨。报道社会新闻类的,或者经济类的,官方管控是最严的,还有思想文化类的相对也是管的比较严的。 我们看西方的纸媒也不是都办不下去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如果提供比较公平的、开放的大环境呢,纸媒还是有自己发展空间的。关键还是在中国,没有依法来治理媒体的环境,这样媒体面临双重压力,政治和市场压力。

失去读者的刊物流失的不止广告,还有编采与评论人才。

朱欣欣:最关键的就是现在中国的媒体,真正有思想的,有才华的编辑记者都希望表达自己独立的思想和见解,他们自然和官方对媒体的管控、意识形态的统一思想肯定会发生冲突的,这些人在传统纸媒很难发挥作用,很多优秀的人才都转移到网络上去了。所以说在纸媒领域优秀的记者、编辑、策划人,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责编:寇天力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