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中文界出版现状已经严重影响欧洲汉学的学术判断能力

2017-04-1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诗人贝岭(天溢提供)
图片:诗人贝岭(天溢提供)
Photo: RFA

到欧洲进行有关出版自由问题具体考察的贝岭认为,中文出版现状,以及欧洲图书馆收集资料的倾向已经影响到未来五十年欧洲汉学界的学术研究和判断能力。

三月下旬,流亡美国的诗人贝岭先生再次到德国进行大约一个月的短暂学术访问。据记者了解,贝岭目前正在一个台湾研究机构的支持下,从事一项有关两岸三地出版自由和出版状况的比较和交叉影响,以及这个现状对于国际社会及学术界有关中国和中文知识界问题研究的影响。这个研究不仅涉及学术,而且同时包括一些现实的社会、政治问题。为此,记者本周,采访了贝岭先生,请他具体谈了这个两岸三地的出版问题对于德国及欧洲汉学界的影响。

对此,贝岭先生首先对记者说,“在欧洲大学的汉学图书馆,这些年我发现持续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中文书的购买进入量里面,中国大陆的书的比例过分高,而香港和台湾的书籍在汉学的中文和中国研究上已经日益被中国大陆的简体书排挤到百分比越来越小的地步。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对于大陆出版书籍的问题,贝岭先生说,“中国大陆的很多出版书籍,在翻译类里面大量的进行删节和对某些段落进行弱化、模糊。还有一个就是选择性的出版,异议学者及独立知识分子在中国大陆几乎没有机会出版。”

为此贝岭先生说,这意味着欧洲汉学界进行研究所参考的资料,首先受到中国大陆共产党政府的定向,其次这些书的语言方式、叙述方式、选材和资料都受到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门的规范。为此,贝岭先生认为,“这也就是说,在过去十几年欧洲所培养出来的汉学研究人员,中国研究的博士、硕士生,甚至大学撰写中国研究主题的学生和学者,在这些欧洲最好的大学里面,他们看到的资料几乎都是中国大陆出版的简体字书籍。而香港和台湾的,尤其是当代研究的一些重要书籍在这边完全看不到。这些书的缺失造成了整个汉学研究里面,一代的汉学研究人员和学者,他们不可能完全了解整个当代中国的另外一个侧面部分。”

对此,贝岭先生忧虑地说,“这就等于说,在他们对于中国的认识中,会培养出整整一代缺乏足够的判别能力的,完全以中国大陆出版书作为参考书目的一代学者。在未来五十年中欧洲学界可能会产生判断力和认知力的偏差。这是危险的!”

 

(特约记者:天溢 / 责编:寇天力)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zfrane

cd

这是可怕的!模糊概念就能误导学者,民众!所谓大屁股掘起!伟大负心之类!善良的民众要注意警惕之……!

2017-04-16 13:1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