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干预太多 中国调查记者进退两难

2017-12-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资料图片:多家媒体采访北京开售奥运门票的混乱情况。( AFP)
资料图片:多家媒体采访北京开售奥运门票的混乱情况。( AFP)

有最新调查报告显示,与6年前比较,目前中国大陆调查记者因受到外部内部行政控制施压,职业认同感下降,从业人数锐减。有分析认为,中国当局对媒体管控越来越严格,记者和媒体难以对突发事件或社会问题进行调查报道。

据台湾中央社12月4号报道,中国《现代传播》2017年第11期发表的“新媒体环境下中国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显示,这项调查是与6年前的相关报告做对比发现:首先,中国大陆传统媒体调查记者从业人数减少幅度达57.5%。在2011年首次调研的74家传统媒体机构中有30家媒体已经没有主要从事一线调查报道的记者,新媒体机构新增调查记者数量有限,整个调查报道行业面临人才流失和队伍萎缩的严峻考验。

江苏无锡的民间环保人士吴立红就此表示,和10年前相比,中国大陆媒体对环保问题的深度调查报道越来越少,

“以前无论是《南方周末》这些商业媒体还是《人民日报》等官方喉舌的记者,对环境污染问题还能做一些深入报道。但是最近几年,由于政府管控越来越多,一些敢于深入调查的记者不断受到打压和构陷。作为环保人士,我看到一些记者不但不说真话,而且说谎话。”

报道说,在总体特征上,当前中国大陆调查记者群体主要集中在澎湃新闻、财新传媒、新京报、界面新闻、北京青年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大河报、中国青年报等,这9家媒体聚集了40%的调查记者。而瞭望东方周刊、财经国家周刊、南都周刊等原来拥有较多调查记者的新闻杂志,如今已基本没有主要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从地域看,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新媒体机构比较重视调查报导。

在西安的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对本台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大陆的突发事件发生后,很少有官方媒体记者进行深入调查,比如北京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丑闻和驱赶低端人口事件。他说:

“调查记者都是跟着政府唱同一个调子,不敢作任何独立的调查。”

这项调查报告还显示,在工作满意度上,中国大陆调查记者自我评估的工作满意度并未显著下降,而新入行和新媒体机构调查记者的工作满意度比较高。

马晓明对此表示,中国大陆调查记者目前处于进退两难境地,

“(他们)如果不跟着政府的指挥棒转,就会丢掉饭碗。但是,不实事求是又违背记者的天职和自己的良心。”

调查还显示,中国大陆调查记者的职业忠诚度普遍较低,还伴随高度的职业不确定性,有高达36.8%的调查记者不确定未来还会从事多久的调查报道;有43.6%的调查记者明确表示,5年内不再从事调查报道。

(记者:高山;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