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记者联会忧中国加强扼杀媒体言论

2017-01-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1月20日,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分会项目经理胡丽云。(記者丁汶淇攝)
2017年1月20日,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分会项目经理胡丽云。(記者丁汶淇攝)
Photo: RFA

国际记者联会(IFJ)1月20日公布的2016年中国新闻自由报告指,自2008年起中国当局扣押的媒体工作者及记者数目达68人,当中有人仍然被监视。联会报告指出,对比过去8年的报告显示,中国大陆当局在不断收紧言论自由,这种趋势在网络言论监控方面更为突出。

国际记者联会周五(20日) 公布中国新闻自由报告,显示由2008年至去年,共有68名媒体工作者和记者,在大陆采访时曾经被扣押,其中在去年被扣的就有17人。

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分会项目经理胡丽云形容,情况令人忧虑。她说,去年广东乌坎村村民维权事件中,香港和外国记者进村采访却被拘捕,也显示了外国记者在大陆采访的难度增加。对比过去8年的报告内容,显示大陆不断收紧言论自由。

胡丽云说︰“过去一年我们国际记者联会,关注大陆和香港媒体发展的时候,对比过去八年来看,我们觉得在2016年中国官方控制媒体的一个手法,越来越有技巧,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严格。”

胡丽云又说,大陆当局不仅是操控官媒,对例如中共党内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这类的媒体,去年成为打压的目标,被迫停刊。同时官方也慢慢收紧对网络的监控,进一步扼杀网络言论。

胡丽云说︰“习近平说了“党媒姓党”的言论之后,不管是直接控制的媒体还是独立运作的一些媒体,都变成可以说是变成了党媒。我们所说的就是一片红色。例如是《炎黄春秋》,官方野蛮的手段直接去干扰,是过去一直没有看见过的。”

曾经是记者的北京自由撰稿人陈凤山对本台表示,在官方加大力度的管控下,一些深入性、有争议性或是被视为敏感题材,传统媒体不能随意报道,媒体为了继续生存,不得不自我审查。记者转到网络上发表个人言论也会受到限制。

陈凤山说︰“最明显的例如“公民社会”这样的词语,耳闻会出现上传的困难,而且在微信的朋友圈或群当中,也会看到有些(文章)被删掉或被警告,越来越严格这种趋势是存在的。言论的这种限制可能是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人会采用一种自我审查的方式去避免这种限制。”

陈凤山又说,记者也好,普通的公民也好,针对时弊发表言论无法传递给受众,即使有机会在海外发表,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他形容,大陆媒体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网上的讨论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让不少记者对此心灰意冷,部分人决定转业。

陈凤山说︰“你在海外发表文章,其实你就已经远离了真正的目标读者,那有甚么意义?我很多原来是记者的朋友,都不做这种纸媒的记者,其中一部分是有政治原因,更多的一部分是这种媒体衰落的趋势造成的。”

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分会项目经理胡丽云认为,大陆新闻自由越趋收紧的同时,部分香港媒体仍然为了公众知情权而挣扎求存,作出敏感报道。她希望媒体不要为了得到“独家”报道,或面对新闻自由的压力时,而背弃应有的专业操守,配合大陆官方的做法,成为中央「宣传口舌」。

 

特约记者︰丁汶淇/责编︰石山/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