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李旺阳事件唐柏桥在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图)

湖南人士李旺阳“被自杀”事件引起各界高度关注。6月10号,熟悉李旺阳的湖南同乡唐柏桥在纽约法拉盛召开新闻发布会。
2012-06-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嘉宾从左至右)美国艺术家安娜、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诗人黄翔、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紫荆提供)
图片:(嘉宾从左至右)美国艺术家安娜、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诗人黄翔、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紫荆提供)
Photo: RFA

在法拉盛的民主大学办公室,桌上摆放着蜡烛、李旺阳的遗像、美国艺术家安娜画的李旺阳肖像,以及香港两万多人到中联办抗议的照片。

诗人黄翔听闻噩耗,赶制了一幅书画作品“共产专政的新血债”。

他认为,李旺阳已经被摧残的十分虚弱,还被置于死地,说明有人更虚弱、更害怕。

“比如说,一旦'六•四',包括法轮功,如果还历史以真相,会使一些人很恐惧的。李旺阳的眼睛、耳朵都这么个程度了,还要把他弄死,那不就是弄死他的人比他更虚弱嘛,还更害怕嘛。”

很早就结识李旺阳的唐柏桥向媒体介绍,他曾经和李旺阳关押在同一个监狱。89民运时,作为湖南高自联主席,唐柏桥被判三年,而李旺阳作为邵阳市工自联主席被判13年。1992年,唐柏桥来到美国,收集了89民运受到迫害的200多位湖南政治犯的名单,令外界震惊。人们看到了北京以外大规模的镇压。

2000年6月8号,李旺阳第一次从监狱出来时已接近双目失明,身体虚弱,其祖屋被拆,无处栖身。被人抬到市政府,要求赔偿和治疗。后来因坚持无限期绝食,被重判10年。他妹妹李旺玲因为协助他与唐柏桥和人权组织联系,被劳教三年。

“我跟国内无数的异议人士接触过,帮过他们。大多数家属最多被警告,没有被关三年的。他的案子上充分展现了中共的罪恶。”

李旺阳于2011年5月6日刑满释放,一天也没有提前。今年“六四”前夕,接受香港媒体的采访时,他回顾了自己遭受的酷刑,并表示,「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

“中共原来的如意算盘就是,觉得李旺阳这些人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可能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而他们又长期封闭这些消息,所以他们肆无忌惮。但是香港媒体这样采访,他表达了这样的决心以后,中共地方当局受不了了。我们现在不能肯定是哪一层,但被谋杀是毫无疑问的。”

说到对李旺阳个人的印象,唐柏桥说:“这个人极为刚烈,他就是一个永远不折不弯的巨人。周围跟他接触的人,他从来没有一句、一个念头闪一下:算啦,我放弃了。没有过。所以没有人相信他会自杀。他就是剩下最后一口气他也不会自杀。”

唐柏桥认为,李旺阳的死,唤醒了沉默的人,让人们的良知觉醒。

这次记者会同步在网上做了音频直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