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之友会”纽约呼吁释放刘晓波和良心犯(图)

国际人权日来临之际,“刘晓波之友会”12月8号在纽约法拉盛召开记者会,呼吁释放刘晓波和一切政治良心犯。
2012-12-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从左至右)胡平、余杰、吾尔开希 (紫荆摄)
图片:(从左至右)胡平、余杰、吾尔开希 (紫荆摄)
Photo: RFA

记者会由前89民运学生领袖吾尔开希主持。他认为西方政府应该承担非常重的责任,给中国施加压力,现在做的远远不够。吾尔开希:“作为民主国家本来该承担的责任没能承担,几乎已经成为了破坏人权的从犯。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自己是错的,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民主的价值。西方有知识分子,自由的媒体,这些都是可以和我们一起来提醒西方政府的。”2009年的圣诞节,刘晓波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判处11年重刑。第二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妻子刘霞却因他获奖而一直被软禁在家。12月6号,美联社记者到她家中短暂采访。曾任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的余杰表示,还不确定是当局的监控有所松懈,还是该记者恰好把握住机会。

余杰:“在我看来,对刘晓波案,如果官方采取一个新的姿态,让刘霞有自由,那无疑是释放出一个相当重要的信号。现在的新领导人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这样做,我不知道,但是我个人是强烈的呼吁。”余杰宣读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书面发言。丁子霖曾亲自给奥巴马总统写信,希望“美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巴马能够在营救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活动中出一把力。”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宣读了汉学家余英时的来信,余英时称中共给刘晓波判刑是“极端荒谬”,软禁他的妻子刘霞是对法律的“惊人践踏”。陈奎德指出,中共对不同意见的打压是基于自己思维惯势的恐惧心理。陈奎德:“中国共产党运用它自身的经历,来想像其他人的作为。因为它们自身就是通过一些意识形态的宣传来掌握人心,夺取青年,来组党,然后推翻政权,而且使用的暴力。所以它用它那一套来想像其他人,当然它是不对的。但是它的恐惧心理可以从这些方面找到它的根源。”

他认为,135位诺贝尔奖得主联名呼吁释放刘晓波,对北京政权还是会有很大压力。但是从中共政权的传统和面子来说,不会马上在压力之下做出姿态。

会上还播放了23年前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视频讲话。达赖喇嘛表示,中国社会如果希望真正的稳定,就需要给人民自由,让人们心生满足。恐惧和打压恰恰是不稳定的根源。中国本来可以在国际舞台发挥重要的建设性的作用,不过首先需要得到世界的信任。他呼吁中共领导人不要只顾抓住权力,权力应该用于为国家和人民服务。

出席记者会的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的贡嘎扎西指出,“刘晓波先生一个人,怎么能颠覆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是根本没有道理的。但是为什么现在这个局面呢?就是因为集权的统治。大家的努力就是改变这个政权,中国社会变成自由跟民主。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宣读了“刘晓波之友会”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夫妇的公开信,并征集全球签名,希望国际社会正视中国恶劣的人权纪录。公开信同时要求中国作家莫言趁领取诺贝尔奖的机会为刘晓波呼吁。对于莫言的回避态度,胡平引用索尔仁尼琴的话说:“'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它们只是想怎么从网眼里钻过去。'难道莫言先生甘愿做一条鱼么?固然他利用现行体制之下,写了一些对现实有所批评的作品,但是毕竟我们面临的事情是要粉碎这个渔网。因此作为每一个人你不能满足于自己怎么从网眼里钻过去。 ”

胡平表示, “刘晓波之友会”将在纽约设立办公室,举办各种活动,持续为营救刘晓波努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