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泛亚危机负责,谁为受害者买单?(下)

2016-03-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云南泛亚兑付危机持续发酵,中国多个省市的泛亚投资者前往各地政府,要求上报中央,彻查泛亚诈骗行为。(微博图片)
云南泛亚兑付危机持续发酵,中国多个省市的泛亚投资者前往各地政府,要求上报中央,彻查泛亚诈骗行为。(微博图片)

赶在2016年猴年春节之前的二月五号,昆明市政府发布了有关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是否涉嫌犯罪的第九个通报。通报称泛亚确实有违法犯罪活动。既然是违法犯罪,相关政府部门是否要为20多万人蒙受的投资损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广大投资受害者,即那些自称的“泛友”是否也要为自己的损失承担一定责任,不应一味向政府讨说法,让政府钢性赔偿损失?

在本次调查报道的第一部分,记者采访的泛亚投资受害者罗勤勉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他本人投资泛亚2000多万元人民币,损失惨重,政府应该为他及其他投资受害者的损失赔偿, 因为泛亚是昆明市和云南省两级政府批准成立的,有国有银行深度参与,有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国有官方大小媒体宣传, 有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官员为泛亚喝彩撑腰,他们平头百姓正是因为相信政府相信党才投资泛亚, 泛亚有政府背景, 泛亚经营有政府行为。

记者网上查阅泛亚受害者成立的“泛亚债权人联盟”网站。网站在主页上干脆直截了当地说,云南和昆明政府不仅主导了泛亚成立和运营,而且成立工作组日常监管泛亚的运营,云南省和昆明市应该有责任追缴和赔偿广大受害者的“血汗钱”。

不过,著有《普通百姓致富之路》-中国版的《富爸爸,穷爸爸》一书, 在中国被誉为“草根时代的财智英雄”和“草根金融家”的段绍译先生却不认为政府应该为危机全部买单:

“泛亚本身应该占70%以上的责任,因为泛亚一开始就不坏好心。如果泛亚不出事,其他人都不会有事。其次,媒体和政府应该占15%左右的责任,因为政府官员支持泛亚和媒体宣传确实误导了受害者,没有政府官员的支持和媒体的鼓噪,泛亚骗不了那么多钱。 最后,受害的 老百姓自己也应该负有4%到5%的责任, 毕竟受害者自己无知, 不知道怎么鉴别骗局。 在我的学生中, 没有一个人上当受骗, 因为泛亚对于他们来说, 一看就是一个骗局。”

段先生进而认为,那些当初为泛亚站台撑腰的政府官员也可能一开始并不知道或看不懂泛亚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他们为泛亚站台撑腰只是为了红包之类的私利;现在广大受害者让政府负责赔钱没有法律依据:

“也就是说, 政府主要负有道义上责任。如果没有书面的承诺和担保, 受害人无法让政府赔偿。 何况将来类似泛亚的危机还会有很多, 政府不会开赔偿的先例。 如果受害者闹得厉害, 比如说有些受害者基本生活因泛亚都受到影响, 政府可能动用其它办法给予那些可能会生活补贴和救济。 我预测, 处理泛亚的最终结局是泛亚的当事人被判刑,受害者的钱可能会被追缴回10% 到20%, 那些因投资泛亚而生活可能的人得到政府一定程度的救助,整个案子最终不了了之。”

不过,“泛亚债权人联盟”网站2016年3月13号刊登“泛亚事件十大奇葩”一文列明,虽然泛亚没有经过中央主管部门批准,但是十六家国有大银行却擅自为泛亚开通银商转账绿色通道;在成立和运营的四年期间,泛亚每天都向中国商务部,国家统计局,新华社,美国彭博,英国金属导报上传泛亚数据,通过这些权威机构向全世界发布泛亚指数。试想, 在中国, 如果没有中国一定级别的政府背景和政府支持,那家交易所能被国有银行如此厚爱?又有哪家交易所可以貌似权威似的向中国政府部门、官方媒体和国际媒体发布相关指数信息?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独立学者巩胜利表示,中国政府在监管泛亚交易所方面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因为首先是政府许可泛亚成立和运营的, 是政府发文使泛亚具备了合法的身份。换句话说, 既然批准泛亚成立和运营,政府当然要担当监督的重任。如果政府不作为,老百姓要政府干什么?如果泛亚在运营当中犯规,政府的监管去哪了?如果这次政府不对泛亚危机负责,接下来还有谁会相信政府方方面面的机构能够发挥作用?现在, 泛亚运营不是一年两年,说倒就倒,说关门就关门, 这说明中国的市场监管机制有死结,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则,所以也出现E租宝那样的案件。如果政府在每每出事之后都置之度外,将来中国的企业运行也好,交易所也好, 还怎么玩下去?

在是否赔偿投资受害者这个问题上,政府起码要兜底,赔偿投资受害者的本金,否则中国何谈法治。至于涉及受害者430亿元的去向问题,我估计其中黑洞比较多,云南政府的介入可能是导致泛亚问题爆发的原因之一,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类似泛亚的问题出现。中国很多事上都讲政治,泛亚也可能因讲政治出事,因为讲政治的投资肯定血本无归。另一方面, 泛亚危机的部分也暴露中国很多官员基本不懂经济, 不懂金融的现象,中国官场上“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的显现依然严重,那些可能涉案的官员可能也像不少受害者那样并没有识破泛亚的骗局,不懂装懂, 结果导致泛亚危机最终爆发。我个人认为, 泛亚问题不可能最终妥善解决。

现在,面临不少前所未有的挑战,习李政府竟然发文要学习毛泽东的处理方法。其结果可想而知。虽然我认为政府起码要为投资受害者兜底, 但是政府却做不到, 因为政府现在成了一个强盗, 不跟百姓讲理。再者, 中国下一任政府官员对上一任没有解决或遗留问题不负责,政府更替在问题处理上没有连续性,泛亚问题今天不解决,明天将会更难。

至于有人说,在泛亚兑付危机爆发前,那些有权有势的投资人早已连本带息赎回了自己的资金,损失的430亿都是普通投资者的钱这个说法,我认为不会是很多人能够连本带息,在危机爆发前抽身而退。在中国, 有权有势之人可以翻江倒海的事例屡见不鲜, 但在泛亚一事上不会是很多人。”

“泛亚债权人联盟”网站2016年3月13号刊登“泛亚事件十大奇葩”一文还列明:中国“证监会意识到泛亚风险巨大,却不请示有关部门立即令其停业整顿,而是採取向外透露风声的方式,(结果)先让一部分人得到消息,先行离场。”

2016年2月初, 中国网络间出现一篇题为“‘泛亚’最响亮的耳光打了谁”的分析文章, 分析云南省和昆明市两级政府在“泛亚”事件中的角色和作为。文章认为泛亚金属交易所从成立到被查处的全过程,当地政府发挥了四个方面的作用。第一,虽然中国地方政府没有权力批准成立“泛亚”这样的所谓交易所,但云南和昆明市政府却把泛亚作为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批准成立。第二,昆明市政府以红头文件形式在2010年12月发文,为泛亚撑腰, 称对泛亚进行所谓的监管。不仅如此,2012年4月,云南省政府金融办还发函明确支持“泛亚”申报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第三,昆明市成立由分管金融副市长任主任、金融办等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泛亚”监管委员会,穿着所谓“监管”的漂亮外套, 实则为泛亚站台力挺。2011年4月,在“泛亚”成立暨开市庆典上,现已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办倒台、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敲响了开市第一锣。第四,云南和昆明两级政府危机爆发前包庇泛亚, 危机爆发后推诿查办泛亚, 因为2011年以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多个通知,要求各地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 但2013年11月云南省证监局等部门却对“泛亚”现场检查验收。

由于以上分析,有人认为泛亚是一出“政府搭台, 骗子唱戏”的庞氏骗局。

深圳独立投资理财专家邹涛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虽然广大投资泛亚的百姓是受害者,国家级官方媒体多次正面宣传播报、一些党政官员和一流专家学者亲自参加泛亚成立仪式,为泛亚站台,为泛亚高唱赞歌, 但是国家不可能拿钱赔偿受害者, 特别是那些没有什么权势的普通投资受害者,政府有关部门既没有权力也没有钱赔偿:

“政府要做的只是公事公办,按照相关国家法律法律给泛亚事件定性,之后处罚那些理应受到处罚的人。泛亚本身也已没有钱赔偿受害者。 这时, 受害者不论如何维权和抗议意义都已经不大, 因为政府不可能用纳税人的钱补偿你的损失。我的看法是, 此时受害者与其抗议和维权,不如静下来反思当初为什么选择投资泛亚,为什么没有看到泛亚表面以下的东西, 以此将来避免重蹈覆辙。另一方面, 钱已经亏了,现在维权如果太激烈,不仅可能违法, 而且也可能伤及自己的身体。一言以蔽之,花钱买了个血的教训,接受和面对现实,今后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

究竟最终谁为泛亚危机负责?谁为受害者买单?云南省省长陈豪表示,对泛亚事件的处置,云南省政府要始终做到“两个坚决”,即坚决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坚决维护投资者权益。无论陈豪省长的话到头来能否兑现,广大泛亚受害者已经用自己谱写的《泛友追梦歌》表达了维权的决心:“22万泛友, 我们维权到底, 手拉手维权到底!”

好了,今天有关泛亚事件的调查报道就到这里。下一集将调查泛亚事件在当今中国是孤立案件还是冰山一角。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