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司法程序当庭解聘律师 刘敏杰从轻发落难乐观

2017-11-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河北省访民刘敏杰涉嫌“寻衅滋事”案周五开庭。律师郭海跃(图)被当事人当庭解聘 。(郭海跃独家提供)
河北省访民刘敏杰涉嫌“寻衅滋事”案周五开庭。律师郭海跃(图)被当事人当庭解聘 。(郭海跃独家提供)

河北省访民刘敏杰涉嫌“寻衅滋事”案周五(11月10日)在河北定州市人民法院开庭后,出现戏剧性一幕。刘敏杰不满案件由定州市法院审讯,在庭上拒绝合作并当庭解聘代理律师,为审讯增加变数。各方对他能否获从轻发落感到悲观。

法院管辖权一直是河北访民刘敏杰的心结。他强调自己已在北京落地生根,根本不应由河北定州市当局提出“寻衅滋事”起诉,案件也不应由定州市法院审讯。律师郭海跃表示,他的当事人周五在庭上表现消极。

郭海跃:刘敏杰很不配合。一上来他就要求法官回避,把案子送到相关地北京管辖。他也不听法官,法官要他核实身份,他也不说,低头呼呼大睡。公诉人给他念他的相关信息,他也不说听;然后法官问话,他也不说。法官核实我的身份让我自我介绍, 他就上来阻止了:“郭律师,你应该听我的。”

郭海跃与刘敏杰对于应否执着于“管辖权”有不同看法。按郭海跃的说法,刘敏杰只希望律师替他传话。

郭海跃: 他一直认同管辖和回避应该做,可是管辖和回避已经行不通。 当我发问的时候,他就说“我要换律师。法院给了你多少好处?你是叛徒!”冲着我叫。休庭之后,他的家属、爱人、孩子、朋友,很多人都去劝说他,他依然不听。又开庭的时候,我说“刘敏杰我能不能接下来辩护说话?”他说不行,然后他说“我要更换律师。”

他认为刘敏杰原本可以透过审讯让公众听到他的心声,但由于纠结于程序问题,错过了大好机会。

郭海跃:在中国法律上管辖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模糊的,规定还不是很完备,只能由他们说了算。正常情况下法律规定是应该由“行为地”来管辖,但是“户籍地”也有管辖权,他们现在打的是法律擦边球。

案件延至本月28日继续审讯。熟悉刘敏杰的河北访民蔡志国认为情况不妙。

蔡志国:在现行状态下,只有把自己的道理讲出来。如果你一直不配合,他反而可以随便走个程序把你判刑,上诉肯定还是要维持。你就按着自己的意图无声抗争,没有实质意义。

11年前,刘敏杰儿子被杀,凶手抓获之后被判死刑,但最高法院在核准死刑时没有公开开庭审讯,其后主凶又从死刑改判死缓,刘敏杰因此走上上访道路。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