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艺术家孟煌声援刘晓波作品“空椅”继续延伸

2013-04-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在斯德哥尔摩的“空椅”。(天溢提供)
图片:在斯德哥尔摩的“空椅”。(天溢提供)
Photo: RFA

为了表达艺术家对于人与社会,以及友人的关注,二零一二年三月旅德艺术家孟煌开始创作他的行动艺术作品“空椅”。他从德国邮寄出一把空椅到中国,给被关在监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二零一二年十月,他邮寄出第二把空椅到瑞典,请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带回中国。

2010年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在中国的监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政府禁止他出席颁奖典礼。颁奖典礼留下了一把空椅子。

2011年3月,旅德艺术家孟煌为了表达对被关押在监狱中的刘晓波关心,表达艺术家对自由、人性和社会问题的关切,从德国邮寄给刘晓波一把空椅。

为了让这把观念作品“空椅”,更深入地带入当今世界人们的心中,2012年10月,他邮寄出第二把空椅到瑞典,请可以自由进出中国,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带回中国,转交给刘晓波。

三月下旬,对于这把依然在空中飞翔的空椅,孟煌与作家廖亦武从德国追踪到瑞典斯德哥尔摩。

为此,有关这部作品的时空发展,重新回到柏林的孟煌先生对记者做了诠释性的介绍。

孟煌作品“空椅”场景一:“我是三月十八号晚上和廖亦武一起到了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十九号吃完中午饭,我们和另外几位朋友,还有柏林文学节主席乌利•施莱博一起去了诺贝尔文学院。”

孟煌作品“空椅”场景二:“我们到的时候有一位叫做塞恩的,名片上写的是高级经理接待了我们。他说这个椅子在他们那里。因为他们接到的时候椅子坏了,所以他们准备修好之后再寄给莫言。”

孟煌作品“空椅”场景三:“那我就问他,我想看看这把椅子。他就出去打电话,回来的时候他说找不到。过了一会儿他又告诉我,修好这把椅子后他们准备把这把椅子留在诺贝尔文学院,等莫言来的时候再转交给他。当时他说,先不要急于下结论,我们可以通过伊妹儿来慢慢来商量这个事情。”

孟煌作品“空椅”场景四:“可是,第二天旅馆的人通知我说,几分钟之前有一个人拿着一把椅子,放下就走,是本地人,但他们谁也不认识他。椅子上贴了一个条子,‘孟煌’,下面有一个括号‘廖亦武’。当然都是汉语拼音写的。”

孟煌作品“空椅”场景五:“于是下午我和老廖又去了诺贝尔文学院。塞恩先生说这个椅子是我昨天要求要的。我就告诉他,我昨天没有要这个椅子。”

孟煌作品“空椅”场景六:“可是到了当天晚上,马悦然发给我一个邮件,他说很高兴在地下室找到了这把椅子。今天我又收到了他的一份邮件,是他给艾未未写的。完全证明了是他找到了这把椅子,并且是他请人把这把椅子送给我们的。”

孟煌最后说:“二十号,我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就告诉诺贝尔文学院的塞恩先生,我的这把空椅子,是我个人的一个观念艺术作品。在这把椅子的旅行过程中,凡是接触到这把椅子的人都将成为这个空椅子概念的一部分。我告诉他,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最后这个参与的结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