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性残酷迫害 杨伟东全家流亡

2017-09-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杨伟东夫人杜兴和德国前总统高克合影(杨伟东提供)
杨伟东夫人杜兴和德国前总统高克合影(杨伟东提供)

五十一岁的当代中国著名艺术家杨伟东及夫人,和七十九岁的母亲中国著名反兴奋剂医学专家薛荫娴女士今年六月到德国,走向艰难的流亡之路。

生于一九六六年的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杨伟东先生,二〇一二年以来在香港陆续出版了多卷本的记录当代中国社会及思想文化历史的著作《立此存照》。他的母亲薛荫娴女士是共产党中国建立后的第一代著名铅球运动员,第一代运动医学专家,八十年代在担任国家队队医时因为抵制使用兴奋剂而开始受到迫害。二〇〇七年,杨伟东的父亲杨克同遭到国家体育总局来人上门围攻,于同年十二月去世。二〇一五年七月,杨伟东到国家体育总局抗议,被拘捕关押三个月。由于他的母亲薛荫娴二〇一六年以来重病在北京得不到医治,今年六月在多方人士的帮助下,他们得以到达德国。在到达德国后,杨伟东及夫人杜兴和母亲薛荫娴女士选择了流亡之路。关于他为什么会走向流亡之路,记者采访了杨伟东先生。

他首先对记者说,“走向流亡道路,因为我们现在在国内无法进行正常工作了。现在比我最困难的时候,一二年的时候还要困难,现在的博弈方式跟一二年的时候宋庄的警察那种跟我们博弈的方式不一样了。现在是安全局关注我们,安全局关注你,那压力大多了。安全局警察说,我就是共产党门前的一条狗,让我咬谁就咬谁。”

关于安全局,他具体介绍说,“安全局是没有任何法的,比公安局权力要大得多,违法程度也大得多。它现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它想抓你,说抓就抓了,说让你消失就消失了。它比六一〇还甚,它打你,是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来整你,放你也很容易。”

流亡现在意味着颠沛流离、艰难困苦的生活,他们一家三口为何选择这样的道路,杨伟东先生说,“困难再大,我觉得首先是自由是第一位的。第二是我父亲不能够白死。这种不明不白的死,我觉得我们绝对不能够接受。这就说我们再困难,这里面我们是要报仇,还不光是真相问题。但报仇肯定首先要从真相开始。”

对此杨伟东先生认为,造成他父亲死亡,以及对他一家二十多年迫害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大陆的制度。他说,“报仇就说,你怎么报?我把打死我爸爸的人杀了?这种我认为是没有智商的人的做法,而共产党正是想逼迫我走向这条道路。它把一个体制给一个个体造成的伤害,最后想让我们个体对个体的对决。如果你这样做,那等于说搭上我父亲的命,包括我们全家的命最后全都搭上了。这么做完了后,真相就没有了。”

(特约记者:天溢 / 编辑:寇天力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