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煌第四次斯德哥尔摩裸奔:“这绝不仅是裸体”

2015-12-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5年12月10号,孟煌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会场外第四次行动艺术“裸奔”——天溢提供
2015年12月10号,孟煌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会场外第四次行动艺术“裸奔”——天溢提供

十二月十号傍晚,旅居德国的著名画家孟煌为表达艺术家对于自由,对于最根本的艺术价值的维护,第四次在诺贝尔奖颁奖式进行时展示行动艺术“裸奔”。

二〇一〇年,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中国政府非法逮捕判处了刘晓波,使得他无法“自由”出席诺贝尔奖颁奖典礼,这个事件在二零一一年三月开启了刘晓波的朋友,画家孟煌为了刘晓波的“自由”,以自由为题材的行动艺术,他邮寄了一把“空椅子”给监狱中的刘晓波。但是令孟煌没有想到的是,二零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居然授给了一位一党专制政府的文化干部莫言,而莫言毫不掩饰地为中国政府及其言论审查辩护。这使得孟煌的行动艺术“空椅子”,发展成了“为了维护艺术自由,艺术家的基本价值,抗议世界上掌控的艺术权力的官僚机构与政治权力合作的‘裸奔’”。

十二月十号,从二零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给莫言的颁奖典礼开始,孟煌到斯德哥尔摩颁奖典礼会场外进行的“裸奔”艺术,今年举行了第四次。记者通过网络通讯,及孟煌裸奔的协助者密切追踪了这个从下午三点半钟开始的“裸奔”行动艺术。晚上九点多,记者获悉被瑞典警察暂时拘禁审查的孟煌重新获得自由,为此,立即电话采访了他。

关于第四次行动艺术的第一幕:孟煌先生介绍说,“这是我第四次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广场进行裸奔。出发的地方就是在第一次的位置,就是背对着音乐厅左手的一排房子的一个超市,我在超市的地下室厕所换好衣服。我先把手铐铐在了一只手上,另外一个手铐放在口袋里。”

第二幕,开始及展开:“我和一位朋友往音乐厅的栅栏旁边走,走到那里之后我立即把手铐铐在了警察的防护栅栏上,迅速地把特制的衣服打开,脱掉掉到地上,同时我的脚也从鞋里脱出来。我就高呼,自由!抗议!……这次比往年要长了几分钟。但是瑞典警察非常厉害,他们随身携带的工具太全了。他们楞了一会儿后,迅速地找到工具——手铐的钥匙,把我所在栅栏上的手铐打开,把我带走了。”

第三幕,拘留及暂时监禁:“他们把我放到了警车上,并没有给我带上手铐,特别友好。在车上呆了大约十几分钟,听到命令后就开到了斯德哥尔摩警察局的监狱。我在里面先是登记,先是上了四楼,又从四楼换到六楼的监狱,小的单间。在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又有一个警官下来把我再次带到四楼审问。”

第四幕,审查及结论:“最后他决定放我出来,他问我最后的诉求是什么?我说,公开化,上法庭,请瑞典文学院公开地向我,向艺术界道歉。后来他们决定不罚款,说我们决定取消诉讼。我说明年我还会来,他们说,如果你明年来,我们还会抓。”

尾声,艺术家究竟为什么而生?艺术家安身立命的基础是什么?孟煌挑战的又究竟是什么?“我问过我自己,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告诉自己,我不是为了民主,我是艺术家,是为了自由,自由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对警察局的人说,正是因为当年莫言他为严重的审查制度辩解,攻击了自由,所以如果我作为一个艺术家不出来表达,那么我都怀疑我的身份。我必须捍卫这个自由表达,‘这不是一个裸体’!我必须捍卫自由表达,我才能说自己是一位艺术家!”

(特约记者:天溢 / 编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