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凯往曲阜为父守灵疑被扣 声援者遭警方殴打遣返

2014-02-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公民声援薛明凯,为“薛福顺非正常死亡事件”成立观察团。 (王江松新浪微博)
图片: 公民声援薛明凯,为“薛福顺非正常死亡事件”成立观察团。 (王江松新浪微博)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原计划周四上午去曲阜为父亲薛福顺守灵,但直到当晚音信全无。朋友们担心他已被当局控制。此前的周三,薛明凯的代理律师到曲阜市公安局就薛福顺非正常死亡递交申诉材料,但警方拒绝立案。同一天,再有前往曲阜声援薛明凯的民众遭到警方的殴打、遣返和软禁。

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于农历新年前夕,在曲阜市检察离奇堕楼身亡,引发各地网民强烈质疑死因。案件的关键证人薛福顺的妻子王书清被软禁,目前不知身处何地。薛明凯和妻子李娜原打算周四(2月6日)早晨从河北邯郸启程前往家乡为父守灵,定于下午抵达曲阜,但截至记者截稿前,仍不知其行踪。

薛福顺非正常死亡公民关注团成员卫小兵对记者说:“今天得到确切的消息,薛明凯和妻子已经决定今天回曲阜祭拜薛父,并正式向官方提出要求彻查死亡真相,释放他的母亲”。

前一晚曾与薛明凯通话的安徽异议人士钱进当天下午告诉本台:“薛明凯昨天跟我说了,他说他今天早上七点十分坐从邯郸到曲阜的长途汽车,与夫人李娜一起去为他的父亲薛福顺守灵,他是下午到。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没办法说”。

记者:他的这次行动知道的人多吗?

回答:多,因为消息我已经发了,具体时间没说,薛明凯的电话(新号码)我也没说,至于他妻子的电话更是保密。

记者随后多次拨打薛明凯新的手机号码,但显示关机。当天傍晚,记者再次致电钱进,查询薛明凯是否已经抵达曲阜。他说,情况不妙,因为之前曾与薛明凯约定特别的联系方式已经中断,相信薛被当局控制的可能性极大:“刚才我也打了他的手机,情况不妙。应该是被控制了,他在手机中说过了,只要是关机状态,打不通,基本被控制了。还有他跟我约了今天晚上再打不通的时候,那就是绝对被控制了”。

薛明凯委托的律师团成员之一张俊杰周三在网络发帖称,他当天下午到曲阜市公安局,向控申部门递交了书面控申材料并就薛福顺非正常死亡事件相关细节,进行了口头交涉。一位蔡姓控申科长接待并分别汇报至局长及政委,后由法制科一贾姓科长答复称,薛福顺于1月29日10点45分该局接警之前,从市检察院坠楼身亡,经山东省三级公安机关技侦部门联合勘验,没发现他杀证据。因家属王书清拒绝对遗体进行解剖,目前证据不够立案条件。但他又称,随着条件变化(意指家属同意尸检),会就案件定性及侦查情况与律师保持沟通。但对于其他的问题,均未正面回应,并拒绝对收到书面控申材料出具回执。

记者周四下午致电张俊杰律师,他说:“我现在的这个地方有些不方便说”。记者稍后多次致电他,但没有成功。

就在周三晚上,前往声援的公民观察团16人被曲阜二十多名国保围困,一名警察掐住声援者应立钢的的脖子,之后又将他们押送到邹城火车站。卫小兵告诉记者,北京警方也到曲阜把人带回后软禁:“昨天被曲阜国保抓住殴打的维权人士中,有陈剑雄、谢文飞、高飞、最后把他们分别送上火车遣返,部分网友上火车后又在曲阜附近的小站下车,再次返回曲阜,广州又去了十多人左右。北京来的观察团成员马强、周莉,他们被北京国保押送回北京了,马强在北京已经被当地国保控制、软禁”。

遭到警方殴打的武汉网民毛善春说:“我们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见到薛明凯的爸爸在曲阜市检察院被死亡的案件之后,我从湖北到曲阜来围观,昨天中午刚下火车,和几个网友一起吃饭时,被曲阜市公安局吴刚副局长和维稳办的人员强行的带到西关派出所,然后把我们分开审查,穿便衣的维稳人员用脚踢我”。

由于薛明凯下落不明,薛福顺坠楼事件更令人关注。24岁的薛明凯因参与民主运动,两度被判刑入狱,而他的父母亲为儿子上访、鸣冤,饱受打压。1月23日,曲阜当局将薛明凯父母软禁在某旅馆,两人逃往市检察院求助,但再被公安分别关押,其间薛福顺离奇坠楼身亡。当局称是“自杀”,而家属不相信。此事引起社会关注。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