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访民元旦日北京大集访 北京出现“八零后”大学生访民

2016-01-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江苏无锡访民江苏访民孙静芳、孙翼新、黄月琴及沈晓玲,在北京漂泊。(维权人士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江苏无锡访民江苏访民孙静芳、孙翼新、黄月琴及沈晓玲,在北京漂泊。(维权人士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2016年的第一天,两千多位各地访民聚集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外表达各自的诉求,当局出动数百警力,采取封路,遣送访民等方式阻止上访。也有访民到天安门广场表达诉求被公安送往久敬庄访民接待站。据访民称,今年元旦上访的人士中,新增了“八零后”及“九零后”大学生访民,这些毕业生是因不满工资待遇不平等,而进京上访。

新年伊始,各地两千多位访民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外进行大集访。数百警察到场戒备,并切断交通,形成包围圈,将访民送往久敬庄访民接待站。除夕夜抵达北京的四川访民袁英1月2日告诉本台记者:“在国家信访局门口,访民有两千多人,他们喊口号说‘还我血汗钱’,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有很多警察也有很多警车”。

记者:截访人员多吗?

回答:截访人员也很多,警察有几百人。下午三点左右,我离开的时候,警察已经把他们包围在中间,路面被封锁了。后来我听说,警察说不要放人进来,也不要放人出去。

记者:你们这一次来,表达什么诉求?

回答:强征强拆、土地问题,大部分访民都这是。

另一位访民对记者说:“元旦的时候我去看张文和回来的时候,路过那里看到警车把(信访局)那一条路封锁了,警车十几辆横在路上,把路口封住了”。

江苏访民孙静芳、孙翼新、黄月琴及沈晓玲,当天在天安门广场被公安带到久敬庄。孙静芳2日告诉记者,在信访局外还见到了“八零后”及“九零后”的大学生访民:“在信访局门口,那些大学生是八零后及九零后的。有好多大学生在那里,他们是同一个学院的,他们反映不公平。有的在江苏的或别的地方的、贫困地区的大学生,工资待遇不公平。主要是反映这个事情”。

孙静芳对记者讲述和她父母亲等人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带走时说:“我们四个人昨天去天安门,警察一看我们的身份证后就说,他们四个人是上访的,说我们是上访的。他就说你们先去哪里,先去马家楼的话,你们就在这里等车,没有一会车来了,把我们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就在里面把我们的身份证登记了”。

孙静芳说,稍后,江苏省无锡市驻京办人员及市公安局、宜兴的维稳人员都到久敬庄把他们接走。据孙静芳说,她80多岁的父母己在北京漂泊多日。在久敬庄的警察称,现在久敬庄的规定是前门进、后门出,目前,孙家三口仍在北京寻求帮助。

到北京上访多年的新疆哈密访民宁惠荣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感叹道:“现在的问题解决是愈来愈难,访民愈上访愈多,上访以后就变成几件事了。他要你回到当地解决,你上访告的就是当地官员,你的事情当地如果能够合理合法解决,你也不会来(北京)”。

另外,“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微信公众号在元旦日正式开通,该微信公号设置了“反四风”,即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点对点举报功能。有网民认为,该网站的作用不大,但希望能发挥作用。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