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望力二审维持原判 押送洛阳监狱羁押

2017-01-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中)二审维持原判。(邢鉴提供/记者乔龙)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中)二审维持原判。(邢鉴提供/记者乔龙)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去年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6个月,邢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今年1月4日,信阳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邢望力的妻子告本台记者,她于上周到看守所见到丈夫仍戴着手铐和脚镣。至此,邢一家有四个人因上访维权而被判刑。

信阳市中级法院于今年1月4日对维权人士邢望力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一审4年6个月的刑期。正在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邢鉴11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的父亲已被押送距离家乡约500公里的洛阳监狱,家属探监路途遥远:
“1月4日,信阳市中级法院,将邢望力维持一审判决。次日,家属前往看守所看望邢望力。邢称,法院曾来人到监舍逼迫他在判决书上签字。邢坚持自己无罪,拒绝签字。6日被送往洛阳市第四监狱服刑”

邢望力案的一审辩护律师高承才对记者说,他已收到邢望力的判决书:
“二审维持原判。听他的儿子说可能要提申诉。因为他的案子在二审之后,我就不能会见了。二审判决一下就立即生效了,一审律师就不能再会见了。家属可一个月会见一次”。

45岁的邢望力于去年8月26日被息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邢要求法院提供判决书,以便提出上诉,遭到拒绝。第二天,邢望力在息县看守所内重伤昏迷送院,经过抢救,9月中旬苏醒。官方称,邢望力是在看守所试图上吊自杀,摔倒时昏迷。12月医院为邢望力做了头骨修复手术,换上了仿真朔料头骨。不久前,邢告诉妻子,他受伤是被同一囚室的嫌犯殴打所致。

邢鉴说,他父亲是为了当地一位公民维权,才遭致牢狱之灾:

“我父亲邢望力因调查关注冯国辉离奇死亡一案,被河南省信阳市官方打击报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关押,2016年8月26日判刑4年6个月。次日警方逼迫邢望力认罪,指使在押人员将其殴打致重伤,差些死亡“”。

邢望力的妻子徐金翠对记者说,她5号到看守所见到丈夫,发现其骨瘦如柴,还戴着手铐和脚镣:

“4号我见他时,邢望力说,县法院的刘辉戴着两个市中院的人,让他签字,他没有签,把判决书发给他了。我见他的时候还带着脚镣、手铐。头部还有伤。我说,在里面冻坏了怎么办,人瘦得不像人样”。
记者:现在是不是要到监狱去?
回答:是对,6日七点多,我去了送一件大衣,一件小破袄。看守所说,送来干啥,人都走了,7点半走的,送到洛阳去了。

对于邢望力被判刑后,继续戴着手铐和脚镣。高承才律师说,家属可以向看守所投诉,因是违法行为:

“他现在戴手铐,戴脚镣。应该向看守所交涉,这是违法的”。

截至目前,邢望力一家三口都因持续不断到北京上访,招致当局以各种罪名判刑入狱。邢鉴说,他的外婆何泽英、奶奶邢家英及姐姐邢梅因,分别被关押在新乡市女子监狱和郑州市中牟县女子监狱,唯有他一人逃离中国。他说打算12日进入美国驻泰国大使馆寻求庇护:

“我前往联合国驻泰难民署申请政治庇护并获难民身份,中国政府的迫害如影随行,我很担心自己在泰国被绑架回去。所以我决定前往美国驻泰大使馆寻求紧急庇护,这很有可能会被当作暴徒击毙。但我深信,死在民主的枪口下可以平反昭雪,死在独裁专制下永远是罪犯,也有可能会被强制遣返回国遭受牢狱之灾。如牺牲我一人可以换取更多人的自由,我愿意去做”。

邢望力于2012年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两年,加入这次判刑的刑期,连续执行。因此,邢的刑期比原来的刑期缩短两年,于今年11月24日终止。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