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申诉律师致函锦州监狱 六医院诊刘霞有心理疾患

2014-03-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资料图片:刘晓波妻子刘霞(右)和律师莫少平。(法新社)
资料图片:刘晓波妻子刘霞(右)和律师莫少平。(法新社)

中国大陆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代理律师莫少平春节后致函辽宁锦州监狱,要求书面解释为何三年来不准律师见当事人,不准律师和刘晓波对法院的判决要求再审进行沟通。莫律师还披露,不久前刘霞到北京六家医院体检,结论是刘霞患有抑郁症及焦虑症,但无器质性疾病。医生建议,刘霞改善生活环境。

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现在锦州监狱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申诉代理律师莫少平星期一告诉本台,刘霞每月下旬获准到锦州监狱探望丈夫刘晓波,而委托的律师则从未获准见当事人,对此已致函锦州监狱管理局。

“(刘霞)这回应是(3月)二十几号去看他(刘晓波),具体时间我就不确定了。”

记者:您曾经说过,要给锦州建议管理局发函,有没有发?

莫少平:函件我们发了,春节(2月份)以后,我们已经发了,现在还没有回覆。其中一个原则就是要求会见刘晓波,我们作为他的申诉代理律师,会见刘晓波有充分法律依据。律师曾去见监狱管理局,他们很客气,也把所有的手续都接受了,并且很客气地回答说他们自己定不了,一定把你们的请求向上级汇报,但是始终没有给我们回覆。

莫少平说,首次发函是为得到对方的书面回覆。

“发函就是让你明确答复,一是你应该按照承诺,请示上级领导,你同不同意我们会见刘晓波,我们作为申诉代理律师会见刘晓波,我们要具体商量申诉的相关的、要求再审的这些材料,要跟刘晓波进行充分沟通,现在不让见面,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沟通,所以我们把准备再审的相关材料要跟刘晓波沟通,不见肯定不行。”

莫少平还说,第二个原因是律师打算采取下一步行动。

“你说不同意我见,你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书面答复,说明理由,我们也可以采取救济手段,或提前诉讼,起诉你,我们认为你的书面答复没有法律依据或违反法律规定,我们可以采取诉讼程序,让法院裁决监狱管理局应不应该让刘晓波的代理律师见当事人。”

记者:现实法律中有没有规定,律师不能会见服刑者?

莫少平:没有,以前杨建利(八九民运人士,2002年被抓,现旅居美国)入狱,我也是他的律师,最后他被判刑五年,他在服刑期间,我见过他很多次,虽然要提前约好何时见,但是没有阻止,不让见。

本星期二是刘霞的生日,据香港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周一引述刘霞母亲表示,刘霞曾于今年2月住院,目前病情已有好转,但仍需要定期到医院检查。刘霞的母亲还说,刘霞本周日曾到父母家,与亲人提前庆祝53岁生日,又表示,刘霞近日亦曾到锦州监狱探望丈夫刘晓波。

莫少平披露,刘霞最近在北京六家医院完成体检,诊断结论是刘霞没有器质性疾病,但须改善生活环境。

“关键是心理上的,人家诊断结论是你(刘霞)有抑郁症,另一个是焦虑症,这种情况除了药物调解,更重要的是她必须改变生活环境,药物只能是稍微调解,换一个环境对她才有利,因为核心问题是心理疾病,据我这里了解,心脏等,没有器质性病变。”

记者:莫律师,这是什么时候做的检查结果?半个月前?

莫少平:对,她去了六家医院之后,基本上就是这么有一个结论。

自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刘霞遭警方软禁,外界无法获得她的情况。近年来,外传刘霞健康不佳,精神压抑,心脏也很不好,而且有严重失眠。她希望出国治疗,但被警方阻止。

莫少平说,警方为避免医院的反感,改穿便衣跟随刘霞体检,而刘霞则用其他姓名登记。

“刘霞看病,他们(警察)不仅跟着去,后来有些医院很反感,怎么可以来一帮警察总跟着,有的医院住了一天就轰她走,不能住。后来警察也穿着便衣,甚至有时候刘霞去看病,就用化名,这样才勉强完成全部检查,她前后跑了六个医院。”

今年春节后,曾与刘霞通过电话的学者徐友渔认为,当局长时间软禁刘霞,毫无任何道理,更找不到借口。

“她(刘霞)根本不懂政治,也对政治不关心,就是一个艺术家而已,我觉得(当局)这样做当然是一个赤裸裸违反法律、宪法的行动,在这里没有任何借口,找不到任何借口,哪怕是荒唐的借口都没有。如果换别人,还能找荒唐借口,说违反这个,违反那个,对刘霞没有一丁点理由。”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