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妻弟被控诈骗案开审 刘霞首次公开露面称盼自由

2013-04-2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刘晓波妻子刘霞(右)和律师莫少平一起前往法庭。(法新社)
图片:刘晓波妻子刘霞(右)和律师莫少平一起前往法庭。(法新社)

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之妻刘霞的弟弟刘晖被控诈骗,案件周二在北京开审。大批公安在法院外戒备,刘霞在多番交涉后被获准旁听,法庭将择日宣判。这是刘霞遭软禁两年来首次公开露面。她和家人都认为刘晖是因为受刘晓波及刘霞追求民主的牵连才被报复控告,有可能要面临重刑。

四十三岁的刘晖与公司拍档被指在2010年一个房地产项目中骗取300万元。去年3月,刘晖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被捕,同年9月被警方撤回起诉意见后,获准取保候审。但自去年底先后有记者与维权人士成功探望刘霞后,今年1月公安再以同样的罪名拘捕刘晖。

刘晖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在庭审结束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庭上做的是无罪辩护,刘辉被认定诈骗的证据不足且当局撤诉后再以同样罪名起诉的做法欠妥:“从法律的角度讲我们认为刘晖是无罪的,公诉机关指控的证据我们从辩护律师的角度来讲认为他的诈骗证据是不充分的,都不能认定他构成犯罪。一开始他的亲属和他本人受到各方面的压力,说你可以请任何律师但不能请莫律师,这种说法一旦拿到阳光下就是违法的。公安机关撤回起诉意见之后在没有新的、实质性的证据情况之下重新移送到检察院起诉,这个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刘霞周二获准到庭旁听,是她遭当局软禁两年来首次公开露面。刘霞在法院旁听完案件后对香港有线电视记者表示,申请旁听曾遭到当局拒绝:“他们想打断我一个腿,再打断我一个腿,但我要求我自己站直了,别趴下。真的是心力交瘁,因为我弟弟对我而言特别重要。这么多年我虽然是姐姐,但是一直是我弟弟照顾我。今天(旁听)是特批的,我哥跟他们谈判特批的。我希望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能像今天这样(和外界接触)。”

据英国广播电台周二引述分析人士认为,这次是特别情况下的一个特殊处理方法,目前仍有待观察中国当局是否有其它针对异见人士的相对宽松的措施。

莫少平律师还表示,今天他和刘晖的另一位辩护律师尚宝军在休庭后和刘霞一起吃饭,这是刘霞在丈夫刘晓波被捕后首次在当局默许下同外界接触:“确实因为刘晓波判刑的事情我们(和刘霞)有两年多没见面了,她也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她弟弟的罪名是不能成立的。刘晖现在看守所,我刚和他会见完。下一次没有庭审了,下一次就是宣判,如果不采用辩护意见和他自己的辩解的话,坐牢这种准备他肯定有。”

庭审结束后,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在推特上转述正在德国的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鼓励刘霞称:“告诉刘霞,别害怕!要光明正大的走出囚禁她的家。”

胡佳周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刘霞坚定地认为是因为她去年10月以来和外界有所接触(才起诉他弟弟),比如说我们去探访她,另外AP(美联社)跟她有过很近距离的见面,我们在去年12月28日刘晓波生日的时候又闯关进去,把视频也公开在网络上。刘晖的案件究竟是一个完全的经济纠纷还是政治化的陷害,抛开法庭是否公正来讲,还没判决。确实有可能如刘霞认为的那样刘晖有可能被判处12到14年的监禁。”

据现场民众称,怀柔区法院外开庭前戒备森严,大批穿制服的警察拉起封锁线,每隔两三步就有人站岗。包括欧盟、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国的驻华使节都有到场,但法院以座位不足为由拒绝他们入场旁听。

欲前往法院旁听的的北京市民葛智慧周二对记者表示:“法院门口我还没走到呢就不让我进。当时我正走在路上,被六辆警车和几辆便衣车给截住了,呼啦一下警察全上来了,就不让我动了,然后就给我拉走了,拉到了山里去,休庭之后才把我拉回来。警察把两边路口都把守着,就是进法院的那条路口,谁都过不去,来个人就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