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玉生出狱曝警方审讯时罗织罪名 郑州“三看”拒收信函剥夺在押人员通信权

2014-07-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被羁押在洛阳看守所的殷玉生7月19日上午获释。(网络图片)
图片:被羁押在洛阳看守所的殷玉生7月19日上午获释。(网络图片)
Photo: RFA

因参与“六四公祭”而被抓的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7月19日或取保候审,他曝光警方在审讯他时,表现出罗织罪名的意图。同日,有郑州维权人士向被捕的贾灵敏寄出明信片,但被郑州市第三看守所退回。此外,该案的十多名律师,上周五在郑州第三看守所门前维抗议郑州警方以各种借口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

因参与“六四公祭”及普法活动而被捕的“郑州十君子”案出现新进展,本月1日被河南郑州警方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刑事拘留的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7月19日从洛阳看守所获取保候审。
殷玉生周日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7月4日在洛阳市看守所会见了律师是意外。6月21日至7月1日他被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所方拒绝通知家属,也拒绝约见驻所检察官:“我在狱中没有受到所谓的特别的虐待,但是看守所里面的情况和规定上有很大的差别。我可以见到律师是意外,因为是异地关押,郑州警方和洛阳看守所在禁止见律师的通知的沟通上还没有及时达到,朱孝顶律师已经赶到看守所要求见我了,之后我听说律师多次要求见我,就已经禁止会见了。我家人11天左右才收到警方的通知,刚被抓的时候我就多次要求他们通知家人和律师,从大连警方到郑州警方再到大连看守所和洛阳看守所我都多次要求,但他们可能是故意拖延。”

据了解,笔名为“雨声”的殷玉生是洛阳人,2010年因报道“我爸是李刚”的河北大学校园飙车事件被报社辞退,现为独立调查记者。他于今年2月参与民间发起的“六四”25周年公祭活动,4个月后被大连警方抓捕,被无证关押至7月1日,才移交郑州警方带回河南,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拘。而在他被捕前,多名参与公祭的异见人士,包括于世文丶陈卫夫妇及常伯阳丶姬来松律师丶石玉记者等都先后被刑事拘留。

殷玉生表示,在审讯过程中,他全程拒绝回答问题,并怒斥警方欲加之罪。他目前人还在洛阳,将休整几天后到郑州去参与声援活动:“首先,还没出来的朋友要怎么帮助他们这是我要做的,比如声援等。目前我了解的情况好几个人比较不乐观,郑州警方为了表示他们没抓错人,在其他的方面正在找罪名,审我的时候我也看出来了,他们表现出来了,比如常伯阳是在被抓后才开始罗织罪名,姬来松律师和贾灵敏老师,与案件本身关系不大,甚至都无关的,他们因为抓完之后没办法下台,再重新从其他方面找罪名。贾老师和常律师我个人感觉很不乐观,当然还有于世文夫妇,其他人我认为,出来的希望比较大。他们问道具体的问题我都是拒绝回答的,我说关于本案就是你们找事情罗织罪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同日,郑州维权人士陈华瑞收到邮局通知,称她邮寄给被关押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的贾灵敏的挂号明信片被退回。

陈华瑞周日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她向贾灵敏邮寄一封纯属问候的明信片,却被看守所以“物检拒收”退回:“我们家遭受拆迁,受了很多迫害,贾老师给了我们很大帮助,自从贾老师失去自由之后,我们一直很关注,前两天我写了一封明信片,寄到第三看守所,第二天邮局打来电话说‘物检拒收’,被退回来了,邮局说是看守所拒绝了,很无奈,我们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完全断了联系。”

陈华瑞还表示,在押人员的通信自由,被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彻底侵犯,她将采取法律手段,将此事追究下去。

此外,郑州案的十多名律师和网友上周五在郑州第三看守所门前举行示威,抗议郑州警方以各种借口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他们在看守所门前举起相关法律书籍表达抗议,郭莲辉律师还在现场发表演讲说。当天还有许多网友前去郑州第三看守所示威,拉起“谁在侵犯人权,谁在践踏法律”的横幅表达抗议。

特约记者:忻霖/责编:陈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