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名农嫁女致信郑州警方要求保障常伯阳的会见权

2014-08-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常伯阳(资料图片)
常伯阳(资料图片)

郑州律师常伯阳今年5月底被当地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拘,后又被以“非法经营罪”正式逮捕。郑州警方一直不许常伯阳会见代理律师及家人。日前,79名曾获常伯阳律师帮助维权的农嫁女致信郑州警方,要求他们依法办案,保障常伯阳的会见权。

北京民间公益组织“益仁平中心”8月14号发布消息,常伯阳律师被以相差迥异的罪名刑拘和批捕,引起了中国农嫁女群体的关注。农嫁女是指农村的出嫁或离婚妇女,由于“出嫁从夫”等非法理由,很多农嫁女无法获得与男性村民平等的土地权益和集体收益分配权。常伯阳律师曾为农嫁女的平等权利奔波呼吁,帮助农嫁女争取合法权益。8月13号,79名农嫁女通过特快邮递向郑州市公安局寄出联名信,呼吁郑州警方依法办案,保障常伯阳依法会见律师和家属的权利。

常伯阳的代理律师,广东公益律师庞琨星期五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常伯阳5月28号被郑州警方带走后,看守所多次拒绝常伯阳依法会见代理律师,也不许常伯阳会见家属,常伯阳在看守所的安危令人担忧。庞律师说: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律师或任何常伯阳家属委托的人,能见到他。作为律师,我认为看守所和案件的侦查机关完全违背了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破坏了律师的辩护权,也侵害了常伯阳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我们向郑州、河南检察院反映过此事,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郑州警方5月28号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拘常伯阳。7月3号,郑州检察院以“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常伯阳。庞琨律师对此评论说:

“毫无疑问,这是先抓人、后定罪、后寻找证据的一种做法。这完全违背法律精神、违背无罪推定,也是赤裸裸的侵犯人权、故意打压公益律师的一种行为。”

庞琨律师说,目前在中国大陆,公益律师的执业环境非常恶劣。

“整体受到非常大的威胁,非常不乐观。最近两年,在年检、执业资格证方面,很多公益律师都受到威胁,还有很多公益律师失去了执业的机会。”

一直关注常伯阳案件的北京公益律师王宇星期五晚间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维权律师常伯阳,因为他一直在做公益维权案件,早已成为当地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被列为打压对象。当局抓他的罪名,只是一个借口,没有任何能证明常律师有犯罪行为的证据,还是把他抓起来。事实上,所有的这些罪名,大家都能看得出,就是构陷。”

北京“益仁平中心”的资料显示,常伯阳律师是河南博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2004年初发起河南首个民间法律援助志愿者组织,2006年担任中国大陆首条乙肝公益热线“爱肝连线”的咨询师,2008年9月与多省市律师共同发起为三鹿奶粉受害儿童维权的志愿律师团,并曾为未成年人、农嫁女、农民工、艾滋病人、乙肝病毒携带者、“被精神病”的访民等弱势群体代理过大量维权案件。

(记者:林坪  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