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C年度报告:美国应让中国对人权负责

2017-10-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在发布会上谈及刘晓波和其他系狱中国政治犯的遭遇。(章丽拍摄)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在发布会上谈及刘晓波和其他系狱中国政治犯的遭遇。(章丽拍摄)
Photo: RFA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10月5日在华盛顿发表2017年度报告指出,中国在人权法治、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实践“一国两制”等领域全面恶化,特朗普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让中国对人权问题负责。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在发布会上谈及刘晓波和其他系狱中国政治犯的遭遇:“这一年我们也看到了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不幸去世,他是在狱中服刑期间罹患了肝癌。他的去世提醒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政治犯在狱中的令人震惊的遭遇。CECC的数据库就记录了超过1400名的中国系狱政治犯。而中国当局还在继续任意扣押刘晓波的妻子、诗人刘霞。”此外,卢比奥还提及香港雨伞运动学生领袖被改判入狱,谴责中国政府对香港“一国两制”的不断干涉和破坏。

委员会共同主席、众议员克里斯托夫•史密斯在发布会上特别强调了中国日益严重的人口贩卖问题.他说:“我们在报告中特别关注了人口贩卖问题,这一问题很严重并且越来越糟糕。据估计有6200万女孩因为性别选择堕胎而消失,这就推动了性贩卖。”

卢比奥和史密斯并都指出,特朗普政府应该出台相关政策,要求中国政府对人权问题负责。

此外,美国基督教人权团体“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709案”被捕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正在狱中服刑的中国维权律师夏霖之子夏崇禹、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等人出席了发布会。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在会后对本台指出,中国的人权状况近年来严重恶化:“我的判断是,应该是文革以后出现的最严重的状况,在践行法治方面,无论是709律师们,还是公民维权人士们,还有香港刚刚被囚的三位良心犯,这些都显示整个状况处在一个严重恶化的状态。我觉得国际社会到了应该清醒的时候了,应该直面独裁者对公民基本自由的这种侵犯。”

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日前在美国华盛顿参加首轮中美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曾经就709案向郭声琨致联署信的江天勇律师的妻子金变玲告诉本台:“之前我们709家属也给郭声琨写过公开信申请信息公开,写了很多信,但是我们没有收到一封回复的信件,所以我们希望郭声琨来到美国对话,应该对我们709家属有一个交待。”

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表示希望特朗普总统在访华时能够提及中国系狱良心犯的状况。她说:“希望特朗普在访华的时候提到中国很多在押的良心犯,包括我先生唐荆陵和其他的良心犯。他们所面临的处境是非常严峻的。”

这份长达330页的报告从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劳工权益、人口贩卖、少数民族权益等多个方面回顾并分析了2017年中国的人权状况。报告指出,在过去一年中,习近平不断加强集权;中国政府不断打压劳工维权人士和环保活动人士;要求文人和学者表忠心;钳制外国非政府组织、媒体、智库和网络公司等的活动;限制宗教自由,特别是加强了对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控制。此外,中国政府还违反国际义务,坚持强行遣返朝鲜难民,等等。

(记者:章丽/华瀚; 责编:嘉远  网编:李想)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何时清

无锡

十九大前,中共對環保鬥士吳立紅進行騷擾。

從事環保事業三十年的太湖環保鬥士吳立紅告訴記者,他是一年四季被官方監控,中共花的錢肯定不少。「兩會、5月上旬、6月上旬(六四)、10月1日、奧運會、G20峰會……我不是被他們監控,就是被他們帶到別的地方旅遊。他們還開警車來監控我,還讓村幹部戴著墨鏡和口罩來監控我。」

就在不久前,9月29日,當地環保部門的負責人朱棟梁帶著好幾個人,拿著黑色的公文包到吳立紅家騷擾。吳立紅表示,中共為了監視他,在他家周圍布滿了監控,甚至這次去他們家找他談話的人中,一個中共安全部門的人在胸口放了一個小型的監控器,全程給吳立紅錄像。

「這三十年我就堅持用自己的錢來做環保,而他們呢?花老百姓的錢,幹的都是齷齪事。(當天)早上他們讓我去他們相關單位。我說我不會去。我以前在那樣的單位上過班,都是騙人的。就是因為我不願意欺騙民眾,不願意跟這幫人為伍,就離開了,後來還退出了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吳立紅說。

2017-10-06 21:13

何时清

无锡市

中共「維穩」經費知多少? 黑色產業鏈被揭

十九大前,中共對環保鬥士吳立紅進行騷擾。(吳立紅提供)

從事環保事業三十年的太湖環保鬥士吳立紅告訴記者,他是一年四季被官方監控,中共花的錢肯定不少。「兩會、5月上旬、6月上旬(六四)、10月1日、奧運會、G20峰會……我不是被他們監控,就是被他們帶到別的地方旅遊。他們還開警車來監控我,還讓村幹部戴著墨鏡和口罩來監控我。」

就在不久前,9月29日,當地環保部門的負責人朱棟梁帶著好幾個人,拿著黑色的公文包到吳立紅家騷擾。吳立紅表示,中共為了監視他,在他家周圍布滿了監控,甚至這次去他們家找他談話的人中,一個中共安全部門的人在胸口放了一個小型的監控器,全程給吳立紅錄像。

「這三十年我就堅持用自己的錢來做環保,而他們呢?花老百姓的錢,幹的都是齷齪事。(當天)早上他們讓我去他們相關單位。我說我不會去。我以前在那樣的單位上過班,都是騙人的。就是因為我不願意欺騙民眾,不願意跟這幫人為伍,就離開了,後來還退出了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吳立紅說。

2017-10-05 19:5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