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中院宣判两起“暴恐案” 8人死刑

2014-12-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乌鲁木齐中院对“4.30”和“5.22”“暴恐案”作出判决。(央视截图)
乌鲁木齐中院对“4.30”和“5.22”“暴恐案”作出判决。(央视截图)

乌鲁木齐中院宣判两起“暴恐案” 8人死刑

新彊乌鲁木齐市法院星期一对今年春天该市发生的两起“暴力恐怖案件”作出判决,8人被判处死刑。但有专家认为,中国政府要缓和新疆的紧张局势,必须反思自己在新疆的民族政策。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导,新彊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12月8号同时对该市今年“4.30”火车南站和“5.22”公园北街两起暴恐案件进行一审宣判。两案共有8人被判死刑,5人死缓,4人无期和有期徒刑。

报道说,法院依据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对两案依法作出判决。

报导指两案审理过程中,法院使用被告人本民族语言文字诉讼,依法保障被告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各项诉讼权利。被告人亲属及各界群众旁听了庭审。
美国马里兰州霜堡大学中国穆斯林问题专家马海云教授说,中国法院对暴恐案件的审理往往过于强调速度:
“发生了震惊中国的暴恐案件,案件处理的速度太快,而且量刑是否合适,这些都没有一个比较公开的处理。我觉得比较遗憾。”
今年“4.30”火车南站案,当时一批被指为暴徒的群众在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出站口接人处持刀砍杀站内其他群众,现场发生过多次爆炸,造成3人死亡,79人受伤。另一宗“5.22”乌鲁木齐公园北街早市暴恐案,案件共造成39名群众遇难,94人受伤。

马海云教授说,对乌鲁木齐市两起暴恐案件进行更公开的审判,会有助于司法公正和社会稳定:
“这样更有助于平息民愤,使人们了解恐怖活动的来龙去脉及其背后的深层原因。”
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记者说,这两起案件的被告不可能得到公正审判,而且中国政府拒绝对引发事件的根本原因进行思考:
“如果要增强民族之间的了解,缓和关系,中国政府必须改变目前在新疆的民族政策。”

自新疆发生多宗严重暴袭案后,乌鲁木齐市宣布,从今年5月起至2015年6月进行为期一年的专项行动,坚决打击恐怖分子。
但美国霜堡大学马海云教授认为,中国政府必须对自己在新疆的民族政策进行反思。他指出,中国的民族政策本来是对中国宪法的补充。但是,民族政策在地方上的实践在某种程度上忽略甚至取代了宪法,尤其在民族关系紧张的自治地区更是如此。马教授指出,中国宪法,尽管不尽完美,但在内地却保障了汉族公民的基本权利。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而在汉族地区实施中国的基本大法实际上导致了中国法律实施的二元分化。这是解决新疆暴恐问题的关键所在:
“比如在宗教政策上,新疆不应该落后于其他地区,如果中国其他地区的宗教政策不像新疆那样极端的话,新疆宗教政策就应该和其他地方接轨,应更加宽松,。而且王乐泉在新疆制定的那些土政策应该废除,起码应该提交全国人大进行讨论。”

另外在语言文化方面,中国各个少数民族地区的政策也不一样,马海云教授说:
“比如在东北的朝鲜族延边地区,当地的民族语言教育很发达,并没有强调要强制进行汉语教育,但是这并没有引起当地的社会不稳定,而且当地的汉族人还更乐意把孩子送到朝鲜语的学校学习。为什么要在新疆强调汉语教学,同化维吾尔族人的文化呢?”

(记者:高山  责编: 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