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牧民一家五口失万亩草场 农民揭官员谎报耕地数量敛财

2017-04-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斯庆其木格为家中的草场被侵占,到呼和浩特上访。(受访者提供/记者乔龙)
斯庆其木格为家中的草场被侵占,到呼和浩特上访。(受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牧民斯庆其木格对本台投诉,她全家五口,上万亩草场被一名叫石占林的汉族人非法占据。目前全家人流离失所,四处为家。另外,科右前旗阿力得苏木农民对记者说,当地官员谎报耕地数量,骗取国家补贴款。

乌拉特中旗巴音杭盖苏木巴音查干嘎查牧民乌力吉的小女儿斯庆其木格,4月20日向自由亚洲电台投诉,当地一汉族男子石占林,以假合同非法占据了她父亲的一万多亩草场,至今已15年:“他是2004年有一个家的合同,自己写的。他冒充我爸爸的签名,手印也是自己按上去的。致使我们一家五口,流离失所,艰辛打工。我家的11600多亩草场,2002年时被外地人石占林仅用一万元承包了26年。当时我父母离异,五个孩子都由父亲抚养欠下不少外债,且无力偿还。生活的重压下父亲意志消沉借酒消愁,无奈把家里的草场承包了出去。这个低得离谱的承包价其实是乘人之危的产物。2004年石占林又用欺骗手段 冒充我父亲的签名把承包的我家草场,进一步非法流转据为己有”。

斯庆其木格说,由于失去草场,她父亲被迫住到呼和浩特,她的哥哥和姐姐也离开当地,四处为家:“从此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变了味失去草场失去牛羊,,,乌拉特地区因地下矿产资源丰富,草场被非法侵占和非法流转的现象很严重。我们家只是冰山一角却颇具典型意义。失去草场后,我们一家的生活更加艰难。一家人全凭打工维持日子”。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斯庆其木格所指的非法占据她家草场地石占林查询,他否认自己是非法占据:“1989年,我花了十几万,土地没有转卖权,只能转包30年,所以2004年流转过来的,我交钱是以前交的。办草场证有一个确认合同书。钱已经交了,我是把底部改过来,流转写在底部,就是把他的名字写成我名字”。

对于石占林所言,斯庆其木格做出反驳。她说:“他咋瞎说,我这儿还有合同。他没有给那么多钱,他在我们的草场估计赚了有一百多万元,我们也没有给他卖,是租给他”。

斯庆其木格表示,他们的诉求是:“望彻查石占林用欺骗手段非法流转我家草场之事,并追究其法律责任;二 ,希望政府实地调查为我们家主持公道追回我们家的草场;三 ,希望上级关注失去草场后我们一家人及其他牧民的生活困境”

兴安盟科右前旗阿力得尔苏木汉族农民刘先生对本台披露,当地官员谎报耕地亩数,骗取“退耕还林”补助款:“退耕还林项目,一亩地就补助160元。他们套国家项目,套路300多亩。按照退耕还林项目套的,你说3000亩要套国家多少钱。国家的生态资金成立灾难资金了”。

刘先生说,政府修路占据他的100亩公益林地,但拒绝按规定发给他补贴。他感叹道:“现在做假项目都可以,我们实打实的就啥也没有”。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