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乐教案张少杰受审 控方证言出自黑监狱

2014-04-1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下午庭审结束后,张少杰的两名律师被禁止离开法院。(赵律师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下午庭审结束后,张少杰的两名律师被禁止离开法院。(赵律师提供/记者乔龙)

河南省南乐县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张少杰牧师被控“诈骗罪”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案件星期四在县法院开庭。辩护律师发现控方提供的一份关键证言竟然出自失踪数月、相信被囚禁在黑监狱的所谓受害人李彩忍。律师要求法庭调查李彩忍的下落,解释她为何受到法外羁押。当天庭审结束后,双方未就下次开庭达成一致。

备受海内外关注的南乐教会牧师张少杰案开庭时间经多次延期后,星期四上午一审开庭,经过近五个小时的审理,下午五点结束,。张少杰的两名代理律师之一赵永林在庭审结束后告诉本台,控方出示的证据中,竟然有失踪多月的基督徒李彩忍的证言:“他们最重要的一个证人是叫李彩忍的受害者,指控称张少杰诈骗了她七十万元。但是李彩忍在庭前我们多次寻找她,她已经被限制自由,而且是被非法羁押状态。公诉人在举证中,取出一份李彩忍的笔录,是在李彩若失踪以后,说明公诉人见到了李彩忍。我们说你这个公诉人居然见到李彩忍,你们为什么不对这种非法羁押公民,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纠正?所以我们也向法庭提出一个要求,请法庭终止审理,马上对李彩忍所受的非法羁押,进行调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离开法庭了”。

记者:明天会不会继续开审?

回答:明天不会开庭,如果他对李彩忍的问题处理不了,接下来的庭审完全非法。

下午庭审结束后,警察禁止两位律师离开法院。被限制自由的赵律师说:“不让我们出法院。他一开始说外面有押解当事人的车,过了一会又说你们不能走,审判长要找你们谈话。找我们谈话为什么要限制我们的自由?后来又下来一帮警察声称要对我们强行安检,说怀疑你们有录音。现在他们还是在限制我们自由”。

周四的庭审在高度戒备下进行。南乐信徒李女士上午告诉本台:“现在我们南乐县的警察非常多,各个路口几乎都守严了。有很多乡里的人、大队的人,还有县里的、穿警察服的、开着警车的人,很多。就连张少杰的家门口都有人看守”。

张少杰的家属获发两张旁听证。上午九点,张的妻子和女儿闪闪,获准进入法庭。闪闪于中午对记者说:“今天大概十点半开始庭审,我跟我的母亲进去了,审判庭有17个坐位,其余的都是人大代表或者政府的人。在庭审中,我的父亲精神状态很好,还告诉我们说‘不要怕’”。

为张少杰辩护的赵永林和刘卫国两位律师因受到当局阻挠,一度被困在濮阳市。闪闪说:“昨天晚上,我姐姐本来打算去濮阳接律师的,路上被警察拦下,扣留了车,所以今天迟到出庭”。

赵永林在中午休庭时告诉记者:“今天来开庭不是很顺利,因为昨天我们跟张少杰女儿约好,早上到濮阳去接我们,但是今天早上我们得知,她在昨天于濮阳和我们见面后,回到南乐就被公安带走,直到今天凌晨一点多才放人,但是把她的车扣留,就没车来接我们。到法院9点40,但在门口被法警要求把手机给他们保管,我们拒绝,后来经过协调,法官出来把我们接进入,后又要求我们存包,我们也拒绝”。

赵律师说,上午的庭审仅90分钟:“上午的主要议程是当事人(张少杰)行使申请回避的权利,提出公诉人回避、刘卫国律师也提出公诉人回避,被法院驳回。上午是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进行到这里就休庭了”。

记者:上午好像大部分时间都在吵吵嚷嚷,不让律师出庭啊,路口戒备啊,是不是?

回答:对,都是一些琐碎细节,纯属浪费时间。

记者:张少杰状态如何?

回答:张少杰状态很好,头脑很清晰,敢于伸张自己的权利,家属只进了两个人。

此外,控方在起诉书中指张少杰借帮助教徒骗财,及组织群众到县卫生局、人寿保险公司聚集,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触犯刑法。法院曾宣布案件于1月28日及2月21日开庭,后又取消。

据悉,南乐教案因张少杰为教会土地维权,导致信徒集体到北京上访,当局指张少杰在幕后指使。刘卫国律师曾对此表示,当局对张少杰所谓的诈骗罪指控,缺少证据,而“受害人”李彩忍却被当局非法羁押,不知身在何处。

南乐教案三名关键证人李彩忍、武贵山及赵国立,其中赵国李本周二下午逃离黑监狱,周三下午又被抓回。而在当地的外媒记者,也被警方接走“热情招待”,无法正常采访。早上在现场围观的李玉凤对记者说:“我早上八点就到了,我开始走到十字路口,警察查得挺严厉,我步行到法院门口。八点半钟,张少杰的妻子和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妹妹,想去旁听,他们没有让进,现在仍然人很多。刚才警察已经盘问过我。王译被南乐的警察带走了,到底带到什么地方,我们还不清楚”。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吴晶)

完整网站